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拳之威

    “拳打爆我?”梁齐闻言确实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不由得捧腹大笑。

    上官晨见状不由得皱眉道:“有什么好笑的?”

    梁齐边笑着,边说道:“我还是头回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我个炼气境地境后期的半体修,你居然想拳打爆我,这不好笑吗?”

    “你不相信么?”上官晨挑了挑眉问道。

    “你还是算了吧,”梁齐收敛起了情绪,冷笑道:“别说是你了,即便是你大哥亲自来,我也有把握,不被拳打爆!”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上官晨冷声道:“就你还想和我大哥过招,配么?”

    “拳打爆你,若打不爆,我当场认输!”

    “好啊!”梁齐闻言不由得喜,当即转头对四周的看众大声说道:“各位,方才,这位上官兄,他说要拳打爆我,若是打不爆,便当场认输,还请你们给我做个证!”

    此言出,顿时引起了巨大的嘘声,不是嘘梁齐的,而是嘘上官晨的。

    “拳打爆,好大的口气啊!”

    “就是,这可是梁齐,我们白玉书院的猛人梁齐,个半体修,你居然妄言拳打爆,简直痴心妄想!”

    “你还真把你当你大哥了,还拳打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瞧你这幅德性,别说打爆梁齐了,能不能拳打爆我都难说,你们说是吧?”

    “是!”众人你言我句的,不断奚落嘲笑着上官晨,令整个战王殿内充满了欢笑声。

    他们本就对梁齐充满信心,此番上官晨又说出拳打不爆,便当场弃权的话,令他们的信心变得更足了。

    “靠!”离轩见状不由得咒骂道:“这傻子在想什么,拳打爆个半体修?”

    “上官晨还是性情太偏激了,”离荀也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拳要是没打爆,他若放弃比赛了,我们白白损失分,他若不放弃,那不论是他,还是雁月阁,还是我们玄殷书院的脸,怕是都要丢尽了。”

    “前辈你也真是的,”红嫣埋汰道:“你明知道上官晨性子如此,方才也不去提醒番!”

    慕飞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笑道:“我哪知道他会这么硬气,居然把话说的这么绝!”

    “不过,”正说着,慕飞又话锋转,道:“拳打爆个半体修,如果是他的话,我相信应该是可以的。”

    “啊?”众人纷纷将头望向慕飞,都以为他在胡言。

    若是寻常修士也就罢了,这可是半体修,个靠肉身吃饭的修士,居然想着拳打爆他,这怎么想都不太现实。

    “前辈,你在开玩笑吧?”红嫣疑惑道。

    “好笑么?”红绫冷声道。

    慕飞正色道:“他好歹是雁月阁的二少主,那家上官颜的弟弟,虽然为人蠢了点,作风差了点,说话傻气了点,但实力还是足够的,放心吧。”

    “”众人很想吐槽,你这么夸,还不如不夸呢。

    “无论如何,这上官晨话出口,怎么也收不回了,”离轩摇头无奈道:“现在,我们也只能期盼他能赢了。”

    众人默然,皆紧紧盯着台上,想看上官晨如何打爆梁齐。

    “如何?”此刻的梁齐正脸戏谑地看着上官晨,道:“准备好拳打爆我了吗?”

    上官晨淡淡道:“自是准备好了,就怕你没准备好,我奉劝你还是先找你们白玉的长老商量下,让他们在下面接住你,如此,我拳打爆你后你也能在最快时间得到治疗。”

    “不用,”梁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出手吧。”

    “真的不用?”上官晨再度确认道。

    “真的不用!”上官晨越是劝说,梁齐便越觉得上官晨是在虚张声势,不由得心中想到:“上官颜的弟弟,也不过如此。”

    “好,”上官晨沉声道:“即是如此,那便休怪我没提醒了,看招!”

    上官晨说着,骤然凝聚玄力,其右拳,仿佛个巨大的黑洞般,肆无忌惮地吸收着空中的玄力,威势极为恐怖。

    梁齐的面色当场就变了,这上官晨还没出拳,光是此拳的威势,便令他感到了丝不寻常,令他心生恐慌。

    “吼!”

    将玄力凝聚完毕,上官晨的右手仿佛头沉睡苏醒的祖龙般,充满威势,而当其朝梁齐出手后,更是响起了声令人骇然的龙鸣声,个祖龙的幻像,骤然在其右拳的拳劲中衍生而出。

    梁齐见状惊慌不已,匆忙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玄龟护体决催动。

    只见其周身,骤然化出道浅绿色的龟壳状的护盾,将其整个身子包裹在内。

    当初,他曾以玄龟护体决,挡下过三名炼气境天境初期的高手的同时出手,其强度可想而知。

    “轰!”

    上官晨的龙拳,也在此刻骤然轰在梁齐的龟壳之上。

    “滋滋!”

    拳之威,令二人周围,形成了道巨大的裂纹,周围的玄力,仿佛泄了气般,朝裂缝当中疯狂涌入,令地二人的头发被吹的杂乱无比。

    “啊!”

    梁齐强忍着上官晨的龙拳之威,大吼声,将自己的龟壳,再多催动了分,使其强度也增强分。

    “轰!”

    紧接着,只听见声巨响响起,二人的身形,由于空中玄力受到奥扭曲的缘故,猛地被弹开数十米。

    上官晨稳住了身形,而梁齐则被重重地轰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梁齐,想看其究竟有没有被上官晨拳打爆。

    方才那拳之威,众人已经看到了,除了恐怖,他们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

    实在是太变态的拳了,此刻,即便是梁齐站不起来,他们也不会怪他,因为他们自问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拳之威下存活下来。

    只见梁齐艰难地挪动着身子,不断地咳嗽着,竟点点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盯着上官晨。

    “你的龙拳,确实厉害,我的确非你对手,但是,这拳,我挡下来了。”

    全场寂静。

    数秒后,整个场馆内,便骤然爆发出了猛烈的欢呼声。

    “梁齐!”

    “梁齐!”

    “梁齐!”

    紧接着,所有看众的口号,清色地变为了梁齐。

    白玉书院的弟子欣慰啊,三战下来的首胜啊,还是在战力悬殊的情况下获得的胜利啊。

    此时此刻,他们丝毫不会怀疑上官晨的实力比梁齐强大。

    但是,上官晨自己放了大话,扬言要拳打爆,若是拳不能打爆,那么便认输,这是他自己作的死,而既然作了死,就要为作死付出代价。

    “多谢上官兄弟慷慨相送,分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不知是谁,忽然这么喊了嗓子,在场众人先是愣,随后也反应过来,纷纷模仿。

    “多谢上官兄弟慷慨相送,分之恩,叮当涌泉相报!”

    整个战王殿中,都响彻着这个口号。

    台下的玄殷书院众人,听的是脸阵黑阵白的,气的想打人。

    “这个白痴!”离轩恼怒道:“分就这么被他搞没了!”

    “蠢货!”独孤胜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红绫冷声道:“我严重怀疑这人的脑子有问题!”

    “算我个,”青凝说道:“我也怀疑。”

    “也算我个!”离轩说道。

    “行了行了,”慕飞伸手示意众人停嘴,道:“还没结束了。”

    “还没结束什么啊,”离轩气呼呼地说道:“他要是不投降,那我们玄殷的脸面就要丢尽了。那还不如投降呢。”

    “不,”直没开口的海月柔忽然开口道:“确实还没结束,方才上官晨龙拳的威势那么大,不可能只有这点威力。”

    “定还有后招!”

    众人闻言也反应过来,纷纷将头偏向台上。

    台上。

    梁齐起身后,现实感受着众人如浪潮般的欢呼,随后才对上官晨傲然道:“你输了。”

    “输了么?”上官晨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怎么?”梁齐见上官晨如此,还以为他想抵赖,顿时沉下脸来,道:“怎么,你堂堂雁月阁二少主,玄殷书院弟子,莫不是还想抵赖不成?”

    “不,”上官晨摇了摇头,道:“我还不至于抵赖。”

    “那你是何意?”

    上官晨指了指梁齐身前的龟壳,道:“你看看它便知道了。”

    “嗯?”梁齐闻言,不由得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龟壳护盾。

    “轰!”

    忽然,股巨大的冲击,猛地从其龟壳当中涌出,在梁齐体内肆意乱窜。

    随后,只见自己的龟壳,忽然“嘎吱”声,裂开了道裂纹。

    紧接着,更多的裂纹出现在了龟壳之上,不过半息间,梁齐的龟壳,便布满了裂纹,没过片刻,龟壳便开始片片地,逐渐脱落下来。

    片,两片很快,包裹在梁齐身上的龟壳碎片,便如数脱落,片不留。

    而就在此时,梁齐忽然感到体内气血冲,猛地从口中吐了出来。

    紧接着,便见梁齐两眼白,“扑腾”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