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诡异的周宏天

    全场陷入死般的寂静当中。

    所有人都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着台上。

    剧情反转的太快了,他们根本没有料到。

    就在刚才,这梁齐还杵在这脸傲然地看着上官晨,但转眼间,梁齐却忽然倒下了,这如何令他们接受。

    “早说了让你找几个长老帮你疗伤,你不信。”上官晨随后又缓缓上前,上前拍了拍梁齐的衣领说道。

    说着,上官晨便欣然下台,只留下倒地不起的梁齐和满脸愕然正大眼瞪小眼的看众。

    “这这没道理啊!”

    不知过了多久,白玉书院的看众,总算反应过来,有人嚷嚷了句。

    “靠,定是上官晨那混蛋,施了什么手段!”

    “不错,定是这样,否则怎么解释这梁齐刚才还好端端地站着,却立马倒下了的缘故。”

    “这上官晨,真是太不要脸了!堂堂雁月阁,居然在背地里耍手段!”

    “这玄殷书院也不是什么好鸟!”

    “不错,玄殷书院,雁月阁,都不是什么好鸟,这梁齐输的太冤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让梁齐输了,我们要为他申冤!”

    “说的不错!我们要申冤,我们要重赛!”

    “上官晨不要脸!我们要重赛!”

    “上官晨不要脸!我们要重赛!”

    众人越说越激动,仿佛上官晨造了天大的孽般。

    而台下的上官晨感受到如此气氛,自是火冒三丈,不由得大声咒骂道:“你们这帮蠢货懂什么!”

    “白玉书院就这点气量吗?懂什么叫输阵不输人吗?”

    当然,他的话根本没有传到任何人的耳中,刚说出,便被淹没在白玉弟子的口水当中。

    实在是前后的反差令白玉弟子太过难以接受了。

    你若要说赢,那你干脆点赢了也就罢了,可你非要在我们以为赢了的时候,又忽然来个反转,这让我们白玉书院多难堪,让方才还出言嘲讽你的人多难堪?

    “行了,”慕飞笑着上前拍了拍上官晨的肩膀,道:“你既知晓白玉书院的人气量又何必和他们多做计较,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道理我都懂!”上官晨忿忿不平地说道,“可是,我还是气不过啊!”

    “行了行了,有空和白玉书院的人计较,还不如好好准备下轮比赛。”

    “对了,”上官晨闻言登时探起头,转头望向另边的擂台,“那边是谁赢了,又是离山书院么?”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是青风!”

    “青风!”上官晨闻言愣,道:“离山居然败了?”

    “这什么话!青风怎么就不能赢了。”

    上官晨说道:“可是此次大赛,离山的实力,你们也看到了,只能以恐怖来说明。”

    “那说明这个青风的弟子更恐怖!”慕飞淡淡道,随后将头偏向远处的擂台,继续道:“而且,这获胜的弟子,还和我们有私怨呢。”

    “你是说?”

    “不错,”慕飞点了点头,“正是那个在名沧城窃你腰牌之人!”

    “好啊!”上官晨顿时就来气了,沉声道:“正愁火没处发,他来的正好!”

    慕飞沉声道:“你千万注意,方才他们对战时我瞄了眼,这叫周宏天的青风弟子,无论是力量,身法,还是功法方面,都是不俗。”

    “还有,也是最关键的点,他非常善于故布疑阵,你千万注意,不要被他迷惑!”

    “放心吧,”上官晨朝空气挥了拳,转头说道:“拳打爆他便是!”

    “希望如此吧。”慕飞喃喃了声,转头望向青风书院那边。

    “这上官晨,你怎么看?”章明将头撇向旁的青衣小弟子问道。

    青衣小弟子淡淡道:“就战力而言,周宏天断然不是他的对手。”

    “这么说,你觉得这周宏天赢不了上官晨咯?”

    “正常情况下,确是如此,”青衣小弟子点头说道,“但事无绝对,古语有云,扬长避短,这上官晨的战力极强,周师兄不是对手自是毋庸置疑。但上官晨性情暴躁,容易上头,而周师兄在这方面又有所建树,如若周师兄能让上官晨变得暴躁起来,然后再用他最擅长的疑阵迷惑对手,尚可战!”

    “你倒是聪慧,”章明宠溺地看了眼青衣小弟子,道:“这也就是遇到了上官晨,如是他遇到你这般能眼看清他疑阵中玄妙的人,只怕他的手段便毫无用处了吧。”

    “毕竟,你可是我们书院这届的第人啊。”

    “长老说笑了,弟子哪有那么大本事,书院内还有那么多强大的师兄师姐,这书院第人,实在不敢当。”

    青衣小弟子淡淡说着,无喜无悲,丝毫没有因为章明的话而感到骄傲和兴奋。

    “过谦就是傲,”章明笑道:“以你的实力,这书院第人之位,非你莫属。”

    “并且不光是实力,论及谋略,神识方面,这在场中的弟子,只怕你也是无人能及了。”

    “这倒不定,”青衣小弟子摇头说道,“玄殷书院的那个慕云,我就未必能及得上。”

    “他?”章明愣,道:“逆引星流,确实是个恐怖之物,但他本身不过炼气境地境初期,显然只是个依仗法宝才能参赛的人,又如何能与你相比?”

    “我也不清楚,”青衣小弟子将目光投向慕飞,喃喃道:“我只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丝怪物的味道。”

    “我总觉得,此人怎么说呢,就是给我种很危险的感觉。”

    “兴许是你想太多了,”章明笑道:“就算他确实如你所言,不简单,那也未必你强于你。”

    “毕竟,他的修为尚处于炼气境地境初期,这在参赛弟子的修为当中,算是最低的人。”

    “或许吧。”青衣小弟子喃喃道,将目光扫向慕飞,正好对上慕飞也看向他,双目相对,只见慕飞朝其笑了笑,便转过头去,看着台上了。

    “但愿是我的错觉吧。”青衣小弟子喃喃了句,遂也转过头望着台上。

    台上。

    上官晨丝毫不掩盖自己的怒意,双目仿佛要喷出火般,紧紧盯着周宏天。

    “上官兄,别这么看着我,都看得我心里发毛了。”

    周宏天笑呵呵地说道,倒是显得很惬意。

    上官晨冷声道:“先前在名沧城顺走我的腰牌,差点害得我参加不了比赛,今日既然让我碰见了,那便休怪我出手无情!”

    “误会,都是误会!”周宏天匆忙赔笑道:“当初只是想顺个腰牌换点灵石花花,谁曾想居然在阴错阳差间,顺到上官兄你的头上了,真是误会!”

    “误会?”上官晨闻言挑了挑眉,冷笑道:“这个腰牌,可只有白玉书院特有,而你又是此次参赛弟子,你跟我说误会?”

    “今日,我非得宰了你不成!”

    说罢,上官晨的气势骤然暴增,凝聚玄力,猛地挥出记龙拳,朝周宏天轰去。

    “千万别,上官兄,你的龙拳虽强,但对我却是无用!”面对上官晨的不断逼近,周宏天丝毫无惧,缓缓说道。

    但上官晨哪能听他的话,不管不顾,将重拳狠狠地轰在周宏天的身上。

    周宏天应声倒地,失去了意识。

    “故弄玄虚!”

    望着失去意识的周宏天,上官晨撇了撇嘴,转身便欲离去。

    “嗖!”

    正当此时,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气劲,忽然猛地朝上官晨的后背轰去。

    上官晨反应迅捷,立马凝聚玄力,同样施展气劲,转身将其轰散。

    却见周宏天在此刻仿佛没事人样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笑道:“上官兄这拳好大的威势啊!”

    “什么!”上官晨见状不禁大惊,“怎么可能?”

    方才那拳,他敢说,绝对已经是他的全力了,但这周宏天此刻却是毫发无伤地站在他的面前,让上官晨有些费解。

    周宏天见上官晨如此模样,不由得面露玩味之色,道:“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我点伤都没有?”

    “不可能!你不可能接下我这拳!”

    周宏天哂笑道:“但我确实接下了,且如今正好端端地站在你的身前。”

    “我不信!”上官晨大吼声,再度凝聚玄力,将龙拳施展而出。

    只听见声龙鸣声响起,上官晨的右手,仿佛条蠕动的龙般,布满了威势,猛地朝周宏天轰去。

    “轰!”

    龙拳重重地轰在周宏天的胸口上,将其轰飞数十米,重重地陷入地面当中。

    方才那拳,上官晨只当是被周宏天用什么秘术给抵御住了,但这拳,上官晨敢肯定,已然是轰在了其胸口之上,这周宏天,理应不会再醒来。

    但事与愿违,却见周宏天,猛地从石堆废墟中跃而出,跳到上官晨的面前,冲其咧嘴笑。

    “不可能!”上官晨见状顿时忍不住大吼了声。

    周宏天冷笑道:“如何?是不是很失望?”

    “为什么!你没理由能接下我的重拳的!”

    “但我确实接下了!”周宏天笑道:“我说了,你的龙拳虽强,但对我却是无用。”

    “你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