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苦战

    “滚你娘的蛋!”上官晨回了句,反手凝聚玄力,再度施展龙拳,朝周宏天轰去。

    随着声拳劲轰击声响起,周宏天应声倒地,毫无抵御之力。

    但马上,周宏天便又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满脸笑意地看着上官晨。

    “别再白费力气了!”

    “你是不可能伤到我的!”

    “我还就不信邪了!”上官晨紧皱双眉,咒骂了声,便再度上前,对周宏天出手。

    拳又拳,每拳,都仿佛能将周宏天拳打爆,但每次,周宏天都能毫发无伤地从地上爬起来,仿佛上官晨的龙拳,根本没打到他身上般。

    许久过后,上官晨仍没有将周宏天打倒,而自己反倒因为频繁施展龙拳,玄力消耗了不少,气息比起开始,弱了不少。

    “哈哈哈哈!”望着愈发疲惫的上官晨,周宏天忍不住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堂堂雁月阁二少主,绝世天才上官颜的弟弟,也不过如此嘛。”

    “去你大爷的!”上官晨立马回了句,边回着,边又朝周宏天轰了拳。

    结果自然如先前般,周宏天毫发无伤。

    台下。

    玄殷书院等人紧紧盯着台上的激战,满是焦虑之色。

    “该死,”离轩忍不住咒骂道:“这上官晨怎么还没发现周宏天的把戏!”

    “无妨,”慕飞倒是不以为然,道:“他只是时脑热,待他冷静下来,便能发觉其中玄妙。”

    离荀沉声道:“周宏天的把戏便是通过秘法迷惑上官晨的双眼,让他以为自己打到了周宏天,但实际上却连他的毛都没碰到,因此,才会产生如今的状况!”

    青凝皱眉道:“这么明显简单的招数,这上官晨为何还没发现?”

    “这可不简单!”慕飞摇头否定了青凝的说法。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在旁观的角度来看,周宏天的秘法,确实已经暴露了不少破绽,但身在当局的上官晨,看到的局面却和我们完全不同,再加上他本就是带着怒气上场,被怒火迷惑了双眼,就更加看不到了。”

    “你倒是看的清楚,”旁的玄虚淡淡回了句。

    张子冲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玄虚也总算能得闲说个那么两句了。

    “上官晨的性子易躁,但也因易躁,因而,他也能很快冷静下来,而即使他冷静不下来,那也不过是丢分罢了,无伤大雅。”

    “倒是你,你需得万分注意,说你是我们玄殷书院这十人中的领头人也不为过,上官晨他能躁,你却是万万不可躁,否则会令这些崽子也跟着你乱了心神!”

    “长老说的是!”慕飞点头应道。

    “尤其是,不要被仇恨迷惑了双眼!”玄虚紧紧盯着慕飞,道:“你应该知道我在说谁吧?”

    “我有分寸,长老请放心!”

    “那便好!”玄虚点了点头,遂不再多言,便闭上双目,开始冥想修炼。

    “不要仇恨迷惑了双眼么,”慕飞看了眼进入冥想的玄虚,不由得喃喃了声,随后又将头偏向离山书院那边,那个手持天悬剑的白衣男子身上。

    云星灵,云族中的年轻天才,也是云星华的亲弟弟。

    “我当真能控制住自己的仇恨么?”慕飞不禁怀疑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否遏制住自己的怒火,冷静下来。

    他知道,若是他不能静下心来,玄殷书院,是胜不了离山书院的,尤其是擂台赛。

    云星灵,作为云星华的亲弟弟,他自是打过照面。

    当初碰面时,云星灵尚但其天资却不可小觑,否则,今日的云星灵,也不会达到恐怖的炼气境天境中期期了。

    玄殷书院的阵容中,玄力最低的便是他,为炼气境地境初期。

    随后是张子冲,炼气境地境后期。

    再之后,除了离荀和独孤胜以及上官晨为炼气境天境初期,其余人,皆为清色的炼气境地境巅峰,只是有人还需要巩固下修为,而有的人已经能够朝炼气境天境冲击了而已。

    但无论如何,论及修为,云星灵,已然将所有人都压了头。

    由此也能说明云星灵的天资之高,也更衬托了天资比他还高的其兄云星华的恐怖。

    正胡思乱想时,却见台上忽然猛地响起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便是阵微微的地面颤动,波及了整个战王殿。

    慕飞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着台上。

    只见上官晨的玄力,已经濒临枯竭,并且身上有不少的伤势,虽然不严重,但积累起来,却也是上官晨不小的负担。

    慕飞稍思虑便想明白了,这是周宏天的反击。

    毕竟无论如何,他好也赢下了离山,自然也有些实力。

    而上官晨此刻力竭,周宏天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因此不断出手对上官晨造成伤害。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上官晨此时的玄力已是少之又少,谨慎的周宏天,却还是不敢轻易全力出手,只是不断施展些威力不强的功法骚扰上官晨,能令他多伤处便是处,打算活活耗死他。

    这也是最稳妥的办法,也是周宏天的聪明之处。

    方才那阵颤动,便是周宏天认为时机到了,才会试着出手,但却被上官晨成功抵御了下来。

    警惕性极重的周宏天,立马换回先前的方法,开始用些威力不强但安全的功法,不断朝上官晨攻击。

    上官晨自然也会出手反击,但每次反击,周宏天都毫发无伤,仿佛自己的攻击,打在了空气中般。

    “放弃吧。”望着满身伤痕,已经气喘不止的上官晨,周宏天得意的笑道。

    “放你大爷!”上官晨骂了句,赫然朝周宏天攻去。

    结果自然如先前般,扑了个空。

    周宏天也没闲着,随手凝聚道玄力,化为光束,朝上官晨轰去。

    上官晨虽匆忙躲避,但左手臂却还是被擦到了些许,不断流出血液。

    周宏天就是如此,不使用强大的功法,只是远远的躲在远处不断施展些威力不强的骚扰上官晨。

    但方法却非常有效。

    上官晨此时的状态,确实被周宏天耗的有点惨。

    大大小小的伤势,足足有十余处。

    他也知晓周宏天在消耗他,但却毫无办法,因为,他的所有攻击,都没有对周宏天造成丝毫伤害。

    “你再不放弃,也不过是徒增伤势,何必呢?”

    上官晨冷冷的盯着周宏天,并未回他。

    满身的伤势,犹如盆冷水般浇在他头上,令他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

    “定有我没注意到的地方!”上官晨心中暗道,“慕飞大哥说过,这周宏天善于布疑阵,如此想来,想必我先前的攻击,根本没有攻击到他,乃他以某种秘术造成的假象而成。”

    “我需得想个法子,破解他的秘术!”

    如此想着,上官晨忽然随手从身上扯下块布,将眼睛绑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宏天见状不由得愣,随后面露恼怒之色,道:“你莫不是看不起我不成?”

    上官晨没有理他,而是在逐渐适应着利用感知适应外界。

    慕飞不由得笑道:“这小子,总算开窍了。”

    红嫣转头问道:“这是破解周宏天秘术的法子吗?”

    慕飞神秘地笑了声,道:“你继续看着便知。”

    青风书院。

    青衣小弟子望着用布挡住双眼的上官晨,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周师兄,怕是要败了。”

    “败了?”其他弟子闻言不禁面露疑惑之色,“这周师兄不是正压制着上官晨吗?”

    “你们不懂,”章明淡淡道:“这周宏天的秘术,是以迷惑双眼为主,如今,双眼没了,他的秘术,由从何施展?”

    “传我话,后面的两场擂台,由你们上,”章明边说着,边伸手指了指两名弟子说道,“我们将重心放在擂台赛上!”

    台上。

    “轰隆!”

    周宏天见上官晨遮住了双眼,也知自己的秘术已被破,不由得心中惊慌起来,匆忙凝聚玄力,化出数道光束,不断朝上官晨轰去。

    上官晨不躲不闪,任由周宏天攻击。

    在周宏天的不断攻击之下,上官晨身上的伤势,变得愈发严重。

    而见上官晨直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周宏天本已有些畏惧的内心,又再度膨胀了起来。

    “是了,上官晨已经力竭,再加上他身上有这么多伤势,我又何须惧他!”

    这样想着,周宏天的底气便足了起来。

    他不再想着不断消耗上官晨,而是将全身玄力凝聚起来,准备对上官晨施展最终击。

    “去死吧!”周宏天大吼声,身形猛地暴起,个照面便闪到上官晨面前,随后将玄力凝于手掌当中,猛地朝上官晨轰去。

    “不要!”青衣小弟子见状不由得大喊了声。

    但为时已晚。

    周宏天已然出手,眼见就要打到上官晨了。

    突然间,上官晨凝聚玄力,猛地伸手,把抓住周宏天的手,随后,记龙拳赫然出手。

    周宏天,应声倒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