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轻松战胜

    周宏天倒下了,这次,他没有再起来。

    结果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却又在众人的情理之外。

    上官晨,终归还是在千钧发之际,找到了周宏天秘法的破绽,成功将其击败。

    “好险!”

    望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周宏天,上官晨不由得长吁口气,以他所剩的玄力而言,这次,如若再不能战胜周宏天,那他所剩的玄力,便无法在继续施展下记龙拳了。

    走下台去,迎面便是行人的追问。

    “行啊你,绝地大翻盘!”离轩拍了拍上官晨的肩膀笑道。

    “哪里,侥幸而已。”上官晨摇了摇头,严肃着脸,改往日的骄傲风采。

    “咦,”慕飞见状不由得诧异道:“这是哪个歹人易容成了上官晨的模样?装得也太不专业了,受人夸赞尾巴居然还没翘上天?”

    上官晨没有理会慕飞的嘲讽,摇头道:“通过这战,我总算知晓我的不足,哪还有脸骄傲。”

    “你能明白便好,”慕飞这才点头道:“我之所以不将逆引星流分些许给你,便是想让你知晓自己的不足。”

    “周宏天所谓的秘术,不过是种非常入门的幻术,加上点能干扰气息的香。”

    “其实静下心来,你很容易便能找到他所谓秘术的破绽,以你的实力,周宏天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而你却险些栽在他手中,实为不该!”

    “慕飞大哥教训的是,”上官晨有些懊恼地说道:“我定要好好改改我这臭脾气!”

    “不光是脾气,还有你战斗的方式!”慕飞摆了摆手,严肃道:“所谓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修士间的战斗,从来不是单单用眼睛便能看清的。”

    “在过去,你贯的手段,便是以你强大的战力,直接压制住对面,随后将其战胜,从未真正靠着心,靠着感知和神识去战斗。这也就是今日碰到的是周宏天,如若他日碰到个与你实力相当的,那你的这点便会成为你致命的弱点!”

    “是。”上官晨唯唯诺诺地点头应道,那模样,像极了被师长训斥的小弟子。

    “行了,边歇着去吧,”慕飞也没继续训斥,转头道:“准备下场,下场的话,让离轩上吧。”

    离轩点了点头,跃跳上台去,准备下轮的对战。

    上官晨则独自坐在旁,自个琢磨着自己的弱点。

    慕飞见状不由得会心笑,放下心来。

    他知道,上官晨是个好强之人,此次的对战,对他而言是小挫大益。

    大部分事,慕飞只需随口说上几句,上官晨自己便能融会贯通。

    台上。

    分组已经出来了。

    由玄殷对战白玉,青风对离山。

    如今,战王殿内看众气氛比起开赛前,已然低落了不少。

    原因便是这是白玉书院的主场。

    而白玉书院,在先前的个人战中,直接遭遇了三连败,未尝胜。

    这对开赛前扬言要夺冠的白玉书院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尤其是白玉书院的长老们,此刻更是面红耳赤的,个个都急的直跳脚。

    为了第书院的名额,他们努力争夺到了比赛的举办权。

    而有了举办权,规则自然是由他们制定。

    于是,他们不断制定规则,更改规则,为的便是尽可能地让规则对白玉书院有利。

    但规则出来了,他们以为胜券在握了,却是惨遭三大书院的打脸。

    狠狠的打脸。

    连他们认为最弱的青风,此时都得了分,而白玉书院,却是半分未进。

    “不行,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这场,你们定要想办法给我赢!”

    白玉书院的院长亲自发了话,让本就愁眉不展的众长老们,更是愁上心头。

    赢?怎么赢?

    他们之所以制定这种规则,原因便是因为白玉书院的十人实力相近,如此规则对他们最为有利。

    但此刻,白玉书院遭遇三连败,实力上的差距,已然非常明显,如此情况,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赢。

    除非,对面派出个实力较弱的人。

    实力较弱的人

    白玉书院众长老,只得如此期盼着,眼巴巴地看着上场的人。

    结果,见到上场的人,白玉书院的人顿时坐不住了。

    你妹啊!你早不派晚不派,偏偏在这轮,派出个法修,这还怎么玩?

    他们这轮派出的人,是个以近身攻击为主的修士,结果倒好,这玄殷书院,居然派出了个能专门克制他的法修。

    “没关系!”白玉长老们只能自我安慰道:“不定能碰上玄殷,兴许运气好,能碰上离山也说不定,运气再好点,说不定便直接碰上青风了。”

    于是,分配出来后,白玉书院众长老,死的心都有了。

    三家书院,偏偏就选中了玄殷,这运气怎么就这么背呢?

    于是,满脸晦气的众长老,只得黑着脸,将重压转移到了这轮前去的参赛弟子王珏身上。

    “此战,你必须胜,如若不胜,便扣你三百灵石!”

    三百灵石,对于个弟子而言,已然是个不小的数额了。

    王珏只觉得无比郁闷,倒霉透顶。

    凭什么!凭什么轮到自己了,就得有这个惩罚!

    他很想这么说,但无奈发话的人是他们白玉书院的长老,纵使他再觉得憋屈,也只得将气咽下去。

    他甚至怀疑,这长老,其实就是想坑他这三百灵石。

    他们明知道对方是法修,却还提如此要求,这不是明摆着不给他活路么。

    正想着,却见空中,忽然猛地砸下道火陨,猛地朝王珏砸去。

    但毕竟只是道普通的火陨,王珏反应过来后,便匆忙凝聚玄力,拳将其轰碎。

    随后,王珏转过头去,便见离轩正满脸惬意地望着自己。

    “当着法修的面走神,可不是个好习惯。”

    “岂有此理!”

    王珏顿觉得怒气上涌,有种想将切都轰杀的冲动。

    于是,他不再管对方是什么法修,而是催动玄力,不顾切地冲上前去,想对离轩出手。

    离轩望着不顾切冲过来的王珏不由得愣。

    靠近法修,是战胜法修的唯途径没错,但他还真没想到,王珏会如愣头青般,直挺挺地冲过来。

    但既是如此,离轩也不会为此放水,他立马便挥动了法杖,将玄力灌入其中,施展万法决。

    “嗖!”

    骤然间,四面八方忽然涌出大量寒气,迅速在空中凝聚起来,逐渐积累,很快便凝结为块巨大的玄冰。

    离轩挥动法杖催动这块玄冰,朝王珏砸去。

    王珏丝毫不退,挥起拳头,便朝这块巨大的玄冰轰去。

    “轰隆!”

    在王珏的记拳威之下,这块巨大的玄冰,赫然被轰成碎块,于四面八方掉落而下。

    但离轩,却也早已准备好后招。

    只见空中,条深蓝色的雷龙,正在空中不断驰骋着,浑身流动着恐怖的电流,气息极强。

    “去!”

    而随着离轩挥动法杖,雷龙也应声暴起,猛地朝王珏轰去。

    王珏刚将玄冰轰碎,尚未反应过来,自然也不知晓雷龙的存在,因而便丝毫没有抵御,被雷龙直接撞到战王殿的边角处,扑倒在地。

    “滋滋!”

    倒地后,还时不时地会有电流在王珏身上涌动着。

    离轩望着倒地不起的王珏,不由得疑惑道:“这货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来着?”

    说完,离轩便转身便欲离去。

    “啊!”

    忽然间,王珏猛地大喝了声,瞬间将身上不断流动的电流震散,随后身形猛地暴起,又疯了似的,朝离轩冲过来。

    “这家伙还真是个愣头青啊!”离轩望着不断朝自己跑来的王珏,不由得喃喃了声,随后挥动法杖,随手化出数十道火球,朝王珏轰去。

    而就在王珏不断将火球轰散的期间,离轩又再度凝聚玄力,化出颗如尘埃般微小的珠子,覆盖于火球当中,缓缓朝王珏飘去。

    “轰隆!”

    火球刚飘向王珏,王珏便想拳将其轰散,但却拳轰在了这离轩凝聚的小珠子上。

    小珠子顿时在王珏边上,猛地爆炸开来。

    火光冲天,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骤然在王珏身旁响起。

    王珏也在这巨大的爆炸中,变得血迹斑斑,伤势甚重。

    而王珏的气息,也在爆炸中,迅速萎靡下来,显然,是没有了战之力。

    “轰隆!”

    离轩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趁着王珏此时状态极差的功夫,又再度凝聚道火陨,猛地朝王珏砸去。

    王珏无力抵御,顿时便被轰倒在地。

    这倒地,王珏便感觉身上的气力已然消尽,无力再起身,意识也逐渐的模糊了起来,很快便昏迷了过去。

    如此,结果自然便是离轩胜了。

    胜利后,离轩头雾水地走下台,满脸懵逼。

    “我这就赢了?”

    “赢了。”慕飞点头。

    “不能吧?”离轩有些不敢相信。

    “你真赢了。”

    “这也太容易了吧?”

    “这小子的道心出现了问题。”慕飞针见血,说出了王珏的问题。

    “不过他的道心与我们无关,既然赢了,便好好准备下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