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忧虑

    由于赢得太过容易,玄殷书院众人,倒也没有太大情绪,随意鼓励了两句后,便没再多说了。

    而白玉书院这边,此刻的气氛,却是低沉到了极致。

    无论长老,还是参赛的弟子,此刻都阴沉着脸,毫无半分笑意。

    四连败,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莫大的耻辱。

    “王珏这个畜生,他是不是不想在白玉呆着了!”名长老冷声道,言语中尽显不快之意。

    “还不是你说的,他若赢不了,就要罚他三百灵石!”另名长老立马出言反驳,对这名长老颇为不满。

    “我这不是想激励他么!”

    “你激励个屁,激励,这是在给他施压!我先前就说了,不要如此,不要如此,你非不听,现在好了,王珏输了,并且输的很惨!”

    “你这话是何意?”这名长老顿时便气上心头,“你莫不是认为,是我害王珏输了不成?”

    “我没这么说,面对法修,王珏必输无疑,但他输得这么难看,你得负主要责任!”

    “你!”

    二人越说情绪越激动,令名长老生怕事态再继续恶化下去,匆忙上前拦住二人,大声呵斥道:“行了!吵什么?打算让其他三家的人看我们的笑话吗?”

    二人这才作罢,没再继续争辩下去。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这名长老又继续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好好想想,能否在下轮赢下场,至少,在擂台赛前,我们不能输的太难看!”

    “还是省点力气吧!”

    忽然间,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骤然出现。

    白玉书院众人立马转头望去,只见青风书院中,个较为轻佻的弟子正满脸嘲弄地望着他们。

    “你们白玉书院不愧为白玉书院,表现真可谓“稳定”之极啊。”

    “章明,管好你的弟子!”这名长老却是丝毫不理会这名弟子,而是将矛头指向了青风书院的长老章明。

    但章明是谁,青风书院的长老!青风书院和白玉的关系何其之差?他没指使弟子去嘲讽白玉,都已经算很好了,更别说让他阻止弟子了。

    只是此地毕竟是白玉书院,总是再有立场,也需得讲个场面因此,章明便随意呵斥了两句,敷衍了事。

    “白玉的人爱较真,你莫要继续出言讥讽了。”

    “是。”这名弟子应了声,倒也明事理,没再继续说下去。

    “章明,你什么意思!”但青风弟子已经没继续说了,白玉这边,却是坐不住了。

    章明连眼睛都没张开,淡淡道:“字面意思。”

    “你!”白玉的名长老顿时坐不住了,冷声呵斥道:“章明,你最好注意点,这里不是你青风书院!”

    “怎么?打算拿书院压我们?”章明闻言却是眉头跳,道:“若你们当真敢如此,只怕你白玉书院,就要成为整个荒州的笑柄了。”

    “长老,千万别和他们说了!”先前那名轻佻的弟子适当地出言道,“他们连输四场,本就没有脸面了,若不能让他们过过嘴瘾,那岂不是要把他们憋死了!”

    “不错,”章明点了点头,道:“做人留线,日后好相见,我们也不好咄咄逼人,总得给白玉书院留点面子。”

    说着,章明转头向白玉众人道:“此事是我青风的不是,还请各位海涵。”

    白玉书院众人只想吐血,这算哪门子道歉,带点诚意好不好?

    但明知道青风没有诚意,他们却还是要做出副不予计较的模样,否则就真成了别人口中的爱较真的人了。

    “哪里,我们也不是爱较真的人,不过是年轻弟子没见过世面,我们自会理解。”

    落人口舌之事他们不会做,但他们也没就此罢休,同样用言语不动神色地回击了青风。

    言语之间,充满了对青风书院的鄙夷和优越。

    毕竟,四大书院中,就属青风书院的最寒酸,而白玉身为四大书院中最富有的家,又和青风有极大的恩怨,自然忘不了拿这方面去嘲讽他们。

    “那就多谢长老大人有大量了,”这名轻佻的青风弟子却是立马出言反击,道:“弟子就在此恭祝白玉书院继续稳定发挥,保持不胜金身了。”

    白玉书院众人脸都绿了,不胜金身,这是个什么玩意?

    你这不是明摆着咒人嘛!

    而更为可恶的是,这青风弟子,不单是简单的说,在说后半句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掺杂入了玄力,让自己的声音能让整个战王殿的人都能够听见。

    这下,整个战王殿都炸开了锅。

    他们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那便是青风书院的嘲讽。

    而此时,面对青风书院的嘲讽,他们却毫无半分反驳之力,原因便是他们在前面四场擂台中,未尝胜!

    他们忽然觉得,这些参赛的弟子,怎么就这么废物,被另外三家,或者说是被玄殷和离山吊着打,毫无还手之力。

    而他们的对手青风,却已然有了胜,虽然和玄殷以及离山无法相比,但比起分未得的白玉,却是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脸上无光啊!

    在自己的书院举办的大赛,却分未得,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是丢脸之极。

    他们忽然为自己身为白玉弟子而感到耻辱。

    因此,当青风书院所谓的不胜金身之说出现,他们没有对青风心生怨恨,而是对白玉书院本身,产生了气恼之意。

    整个战王殿内,竟然连个为白玉书院反驳的人都没有。

    白玉书院的长老,自然感受到了这微妙的气氛。

    完了!

    在场的几名长老都不约而同地想到,连书院的弟子,都不再支持书院了,失了民心啊。

    “不行,下场定要赢,否则,我们白玉书院,就真要成为世人的笑柄了!”

    如此想着,他们将头转向了原本是在擂台赛出场的名弟子身上。

    “童远,下场个人战,由你去打!”

    “我?”童远闻言不由得愣,“那擂台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靠他们四个了,这个人战,白玉书院必须要赢上局才行!”

    “是。”童远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台上。

    面对离山的弟子书胤,离轩此时的状态不是太好。

    原因无疑就是离轩被压制了。

    而被压制的原因,就如同先前离轩和王珏的对战样,是因为克制。

    法修的克星,法修真正的克星,个擅长扭曲空间功法的弟子。

    法修为何强大,原因便是能在非常遥远的距离外,源源不断地施展功法朝敌人攻击,可以说,在同境界内,有九成多修士,是无法在法修源源不断地功法轰炸下突破的。

    而那不足成的修士中,即便有人能突破,那也已经伤势惨重,法修只需再拉开距离,他们便无法战胜。

    但有种神秘的存在,却是法修无法对付的克星。

    那便是擅长空间功法的修士。

    原因便是,法修源源不断的攻击,会在空间的扭曲中消散,或者打向其他处,根本打不到敌人,这对于法修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只是,不说这种功法的修炼难度,几乎快赶上幻术师了,即便是有天资绝伦者能练成,功法的威力,却也和幻术师有天差地别。

    尤其是碰到强大的体修,甚至会有直接让他们功法失效的可能。

    因此,这种修士,在世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也就些强大的顶尖宗门家族或者超级宗门家族,会特意找些有资质的人培养起来,针对法修。

    但无论如何,离轩如今面对的,确实是用来针对法修的空间修士。

    面对空间修士,强如离轩,也无法战胜,眼见眼前的书胤直接将自己的黑色漩涡直接给弄没了,自知没有战之力的离轩,便举手投降,转身跳下了台,回到众人身旁。

    “真晦气!”

    “无妨,”慕飞拍了拍离轩的肩膀,道:“毕竟是空间修士,你也没什么办法。”

    “这离山书院这次参赛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离轩不由得嚷嚷道,颇为不忿。

    “行了,上轮碰到个你克制的,这轮碰到个克制你的,也算扯平了,”慕飞淡淡道,“你也算聪明,没有继续打下去,再打下去,你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红嫣皱眉道:“前辈,我总觉得,这次的大赛,或者说是离山书院,不单单是参加大赛这么简单!”

    “为何这么说?”

    “我也不知,”红嫣摇了摇头,道:“这只是我的直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海月柔也附和道,“此次离山书院,定在暗中布置着什么阴谋!”

    “行了,”慕飞摆了摆手,“你们女人就是多愁善感,哪有那么多阴谋!”

    “可是前辈”

    “放心吧,即便真有什么阴谋,那也不是现在,至少,在大赛结束前,他们还不会张开大口,露出那藏于阴暗中的獠牙。”

    见慕飞如此说了,红嫣也只好作罢,只是脸上的忧虑却并未消去。

    当然,红嫣并不知晓,此时慕飞心中的忧虑,远比她要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