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独孤胜显威

    离山书院,为何会出现使用蛊的修士,为何会在此次大赛中派出空间修士。

    这两个疑点,直在扎在慕飞的心头,令其心中的忧虑愈发增重。

    只是他苦思冥想了许久,也始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他便不再去多想,至少从目前来看,这离山书院,还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也说明他们对这场比赛,是比较看重的。

    而此时,个人战的最后轮,也终于打响。

    这最后轮,由独孤胜上场。

    原本,慕飞的安排,是打算让上官晨压头阵,拿个开头彩,再由独孤胜压底,在个人战中完美收尾,如此,玄殷书院的气势,便可直持续到擂台赛。

    只是,由于人员的变动,导致玄殷书院,此时虽然积分暂时排在第,但却没有了那种十足的气势,因为,无论是张子冲、红绫、上官晨还是离轩,都或多或少碰到了不少问题。

    好在还有个独孤胜。

    之所以让独孤胜最后上,是因为慕飞对他最为放心。

    他不会像张子冲样因大意而败,也不会像红绫般,只会找对手破绽,他是能自己创造破绽的男人,更不会像上官晨样被情绪所干扰,亦不会像离轩样,因为特定的对手就会落败。

    他很强,即使慕飞对独孤胜没什么好感,却也不得不承认,独孤胜的实力,非常的强。

    因此,将他放在个人战中来个完美收尾,是最稳妥的选择,如此,尚可将他们的气势,在提上提。

    “小子,你要是输了,我可饶不了你!”还未上场之际,上官晨变对独孤胜出言恐吓道。

    当然,独孤胜根本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就走上了台,让台下的上官晨气恼无比。

    此刻,四人都已到齐,分别为代表玄殷的独孤胜、代表白玉的童远、代表离山的云普以及代表青风的周云。

    抽签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由玄殷对离山、白玉对青风。

    “好!”

    看到这个结果,白玉书院那边,顿时忍不住叫了出来,欣喜之意流露于神。

    离山的云普,骨子里透着股阴邪劲,他们不想面对,玄殷的独孤胜,看就不简单,是用来压轴的,他们更不想面对,只有这青风的周云,看着比较普通,因此,当抽签结果出来后,白玉书院众人便欣喜不已。

    从擂台的人员中抽出人,来打个人战,彰显了他们对这这场志在必得的决心。

    这场稳了!

    白玉的长老都放下心来,满怀信心地看着即将开始的战斗。

    而玄殷这边,此时的气氛,却是有些低落。

    居然直接碰到了离山,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他们还指望着独孤胜拿个彩头呢。

    “都在瞎担心些什么呢,独孤胜的实力,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有慕飞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这离山的云普,断然不是独孤胜的对手。

    云普的境界为炼气境地境后期,比起独孤胜来,已然逊色了不少。

    在修为上,便已逊色了分,而若论战力,这独孤胜便更为强大了,这云普,断然不可能是对手。

    至少,在没有特殊意外的情况下,确实如此。

    台上。

    独孤胜持着剑,淡淡地盯着云普,无喜无悲,犹如盯着蝼蚁般,令云普甚为恼怒。

    “你那是什么眼神!”

    “出招吧。”独孤胜淡淡地回了句,丝毫没有理会云普的话。

    “岂有此理!”

    云普顿时火上眉梢,当即从星光袋中取出法器,开始催动。

    “龙吟钟!”慕飞见状不由得惊,“龙吟钟怎么会在此处!”

    红嫣疑惑道:“前辈见过这个法宝?”

    慕飞紧皱眉头,沉声道:“岂止见过,这龙吟钟,曾经还给我吃了不少苦头呢!”

    正说着,只见云普催动龙吟钟,猛地从天而降,直接将独孤胜盖在了当中。

    “吼!”

    紧接着,便听见钟内,赫然响起声恐怖的龙吟声。

    而这当中,又夹杂着刀剑相交的声音,显然,独孤胜正在这尊钟的钟灵在激战。

    离轩问道:“慕哥,这龙吟钟,有何恐怖之处?”

    慕飞沉声道:“隔绝钟内外的玄力,并召唤钟灵,与被罩在当中的人对战,如此,用不了多久,被盖在当中的人,便会因为周围的玄力枯竭,而无力再施展功法。”

    “这么恐怖!”众人不禁倒吸口冷气,“如此说来,这独孤胜,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多半如此了,龙吟钟的恐怖,我是知晓的。”慕飞无奈地摇了摇头,满是遗憾之色。

    他千算万算,却算不到龙吟钟这个恐怖存在。

    这可是货真价值的神器,而且是经过淬炼的,和同为神器,却未经过淬炼的海月柔手中的炎黄剑,有天壤之别。

    “前辈,这龙吟钟来自何处?”

    “昔日,我曾在个云族的对手中见过此物等等云族!”正说着,慕飞忽然猛地反应过来,这云普,可是姓云的,“云族云氏,云普他是云族的弟子!”

    “云族弟子!”

    众人不由得倒吸口冷气,“是那个自上古时期便存在于世的远古家族云族?”

    青凝皱眉道:“我曾听闻云族是隐士家族,甚少有人会出现在外界,为何云族会出现在此处,还是以离山书院弟子的身份出现?”

    “不光是他!”慕飞沉着脸说道:“这云普,最多也就云族普通弟子的水准,那云星灵,才是我们真正的大敌!”

    “咦,慕哥,你快看!”离轩指着台上满脸愕然地说道,“这龙吟钟,好像出现了裂缝!”

    “什么!”慕飞闻言惊,匆忙转头查探,果不其然,只见龙吟钟上,赫然出现了道深邃的裂纹。

    “怎么可能!”慕飞不由得惊道,“龙吟钟怎么可能会出现裂纹!”

    “是仿制品!”旁的玄虚给除了答案。

    “仿制品!”慕飞闻言愣,赫然反应过来,不由得多瞧了几眼。

    果不其然,正如玄虚所言,这龙吟钟,确实成色与龙吟钟本尊有所不同。

    海月柔问道:“若是仿制品,那是否说明,独孤胜能从当中脱困?”

    慕飞沉默片刻,道:“即使是仿制品,也终归是龙吟钟的仿制品,没有定档次的材质,是无法仿制而成的,因此,想要脱困,也并不是太简单,除非,独孤胜有绝对的实力!”

    “轰!”

    话音刚落,便见这尊仿制的龙吟钟,在独孤胜的道威凛剑气下,瞬间被切成两半。

    “呐,”离轩指着从仿制龙吟钟中脱困而出的独孤胜说道:“绝对的实力。”

    “”慕飞无语,打脸也不是这么打的。

    台上。

    从龙吟钟脱困而出后,独孤胜手持天蝉寒鸣剑,面无表情,步步地,朝云普缓缓走去。

    龙吟钟被破,云普明显慌了神了,见独孤胜不断逼近,不由得心生惶恐,不断后退,手中,又不知取出颗什么法宝珠子,就要催动。

    “你别过来!”

    “嗖!”

    独孤胜立马挥动长剑,剑下去,法宝瞬间被斩成两半。

    “你你别过来!”

    “嗖!”

    独孤胜不多和他废话,再挥剑,朝云普砍去。

    云普匆忙催动玄力抵御。

    但独孤胜的剑招实在太强,云普根本毫无招架之力,立马便被独孤胜的剑气砍伤,倒地不起,失去了意识。

    独孤胜见状遂收起长剑,转身离去,显得颇为潇洒。

    从仿制的龙吟钟催动,到云普败下阵来,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由此可见,独孤胜的实力有多强大。

    “厉害!”

    独孤胜下台后,慕飞便竖起拇指赞叹道。

    独孤胜却没理会慕飞,自顾自地便坐在旁闭目凝息。

    “靠!”上官晨当场就看不过眼了,“嚣张什么,不就赢了局么。”

    “无妨,”慕飞拦下欲上前理论的上官晨,道:“能将这尊仿制的龙吟钟击碎,实力确实不俗,有傲的资本。”

    “这有什么?”上官晨撇了撇嘴,“我样能做到。”

    “你是能做到,”慕飞点头道:“论及战力,你确实不逊色于他,但你们若真要好好打上场,我敢说,你必败无疑!”

    “哼!上官晨将头撇向旁,不再多言。

    另边。

    白玉和青风的对战,也已经落下帷幕。

    最终结果,由青风获胜。

    可以看出,双方确实进行了场苦战。

    因为周云,此时的状态,着实不太妙,并不比童远高到哪里去。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青风赢了,白玉输了。

    这对白玉书院而言,是个极为致命的打击。

    输了。

    又输了。

    个人战全败。

    为什么?

    所有的白玉书院弟子以及长老,都想不通。

    明明已经将童远都派了上去,为什么还是输了。

    而且还是数个他们的死对头青风。

    难道白玉书院的实力,真有那么差吗?

    此刻,不光是白玉书院的弟子,即便是长老们,都不由得心中产生了怀疑。

    难道,白玉,真的就这么差劲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