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个人战结束

    丢脸啊。

    在场所有白玉书院的弟子,此时都无例外地感到丢脸至极。

    四大书院中,号称规模最大,人数最多,财富最广的白玉书院,在另外三家书院手中,居然如此不堪击。

    “难道人数,真的弥补不了书院高手弟子资源差距吗?”

    白玉书院的长老心中不禁暗想道。

    多年以来,他们为白玉书院付尽心血,不曾想,结果居然如此惨淡。

    输给玄殷,输给离山也就罢了,而今居然还输给了青风,而且这还是特意从擂台赛中抽出人的情况下。

    “恭喜白玉书院继续稳定发挥,达成首胜如玉的成就,恭喜啊。”

    并且,在青风获胜后,先前那名出言嘲讽的青风弟子还非常不识时务地继续上前挑衅。

    白玉书院众人好气啊。

    什么不胜金身,什么首胜如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人难道吃饱了没事干,脑子里就想着这些东西了么?

    事至如今,他们也没了什么反击的心情,五场个人战中,两家书院唯正面交锋的次,就这么输了,他们已然没有了回击的底气。

    出言嘲讽的青风弟子见状,欲继续嘲讽,但被章明拦了下来。

    “莫要把气氛带到擂台赛中,万我们两家书院相碰,他们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就不太妙了。”

    “长老说的是。”这名弟子点了点头,倒也没再继续嘲讽了。

    而先前惨胜童远的周云,自知本就非独孤胜对手,更遑论而今他的伤势较重了,因此,第二轮的比赛尚未开始,周云便向白玉书院的举办方说明,这第二轮,他选择弃权。

    独孤胜不战而胜。

    如此消息,对于玄殷书院而言,着实振奋人心。

    很快的,积分榜便被白玉书院公布了出来。

    玄殷书院,五场个人战下来,共计得八分,排行第。

    离山书院,五场个人战,共计得六分,排行第二。

    青风书院,五场个人战,共计得两分,排行第三。

    白玉书院,五场个人战,共计得零分,排行垫底。

    个人战结束,擂台赛为第二天开始,四大书院众人遂纷纷从战王殿离开。

    慕飞等人也无例外,从战王殿离开。

    但玄殷、离山以及青风都已撤离出了战王殿,白玉书院的弟子,却被大群未参战的弟子,堵在了战王殿内,无法离去。

    好在众长老及时使用传送大阵带他们撤离,否则,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情来。

    “我的个乖乖,这群人,太疯狂了!”目睹了全过程的离轩,不由得感叹道,“连代表自己书院的师兄师弟都敢打!”

    “少管别人的闲事!”慕飞没好气地说道,“有这个时间,好好想想这擂台赛该怎么打!”

    离轩嘟喃着嘴轻声道:“我又没有在擂台赛上,要我想什么!”

    当然,耳尖的慕飞自然听到了离轩的牢骚,顿时板起脸,沉声道:“那就去修炼,五场个人战,就你和张子冲只得分,而且张子冲还是受离山弟子暗器所伤的缘故才会输!”

    “我能有何办法,谁让我碰到了空间修士!”

    慕飞顿时就来气了,沉声道:“若是和你爹同个档次的空间修士和你爹对战,你觉得,你爹会似你这般狼狈吗?”

    “你别忘了,法修对战空间修士,会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而变得越来越易打,如今的你,面对空间修士,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行了行了,”离轩打断了慕飞的话,无奈道:“去!我去修炼便是。”

    说完,离轩便转身离去,随意寻了处隐蔽之处,便独自开始修炼。

    “慕兄,这样对轩弟是不是太苛刻了,毕竟他面对的是空间修士。”

    离荀忍不住为离轩辩解了句。

    慕飞淡淡道:“无妨,他的心没那么脆弱,我不过是为了激励他罢了。”

    “说起来,比起他,如今的你,却是更让人担忧!”

    “我?”离荀不由得愣。

    慕飞问道:“我且问你,如果是你,面对书胤这个空间修士,有几成胜算?”

    离荀低头思虑片刻,道:“大概在三成左右。”

    慕飞沉声道:“连你都只有三成胜率,足见书胤的强大,但即便如此,离山书院,依然并未将书胤安排在擂台赛内,说明,他们有更厉害的办法,或者是人,用来针对你这个法修!”

    “难不成是又名空间修士?”

    “我也说不准,”慕飞摇了摇头,道:“只是,在擂台赛中,你所面对的,恐怕要比离轩面对的要要恐怖的多,面对离山,你甚至可能连分都拿不到!”

    离荀知晓慕飞说的有理,不由得叹了口气,无奈道:“希望不会如此吧。”

    白玉书院方面。

    此时,无论是参赛弟子,还是长老,都挤在个屋内,沉默不语。

    而正前方,则站着个黑发白须的严肃老头,正冷冷地看着下方的参赛的弟子以及负责比赛的长老们。

    此人正是白玉书院的院长,白玄松。

    “个人战全败,我们白玉书院,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个个的,还没开始打的时候便开始邀功,连对手的底细都查不清楚,就盲目自信,这便是我们白玉书院的长老啊!”

    “你,”白玄松指了指其中名长老,沉声道:“规则是你制定的,也是你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对我们有理的规则,我们白玉书院,必可在四大书院中大出风头,跃登上第书院的宝座,没错吧?”

    “没没错。”长老低着头喃喃了声。

    “如今倒好啊,我们白玉书院,可真是好好地出了番风头啊,五战五败,这可比赢比赛出风头的多啊!”

    “是我等教导不力,害的弟子实力偏弱,导致此次大赛出现如此状况。”

    “你还知道是你们教导不力啊!”白玄松冷着脸说道:“你们在场的每人,都是我花费大量灵石或者天材地宝请来的,如此结果,你们对得起我吗?”

    “抱歉,是我等的过。”

    “哼!”白玄松冷哼声,道:“我丑话说在前头,个人战已过也就罢了,这擂台赛,如是对战青风,必须赢,如是对战离山,至少得给我拉下四人,如是对战玄殷,至少得给我拉下三人,若是做不到的话,你们自己收拾包袱,从白玉书院走人吧,个都不用留了!”

    说罢,白玄松便猛地挥了下自己的衣袖,转身离去,只留下众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无奈之色。

    书院院长亲自前来对他们训话,将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

    由此可见,院长对白玉书院个人战的表现,有多么的不满。

    甚至,连最后的通牒都已经发布了,如若打不到白玄松所说的要求,那么他们便要卷铺盖走人了。

    白玉书院长老,是个大饭碗,对他们而言,他们是断然不想失去这个大饭碗的,只是白玄松给的要求,对他们而言,也着实不易实现。

    赢了青风,或者在离山身上赢下四人,或者在玄殷身上赢下三人,无论哪种,他们都觉得甚为难打,让他们连投机都不知从何投起。

    “要不,我们想办法选玄殷?对战玄殷书院只要赢下三人便可,我认为对于我们而言,是最为简单的办法!”名长老看了眼众人问道。

    “简单什么啊,你没瞧见人阵容里有个法修和剑修啊,只怕光凭这二人,我们白玉书院便吃不消了。”另名长老立马反驳道。

    “那青风?青风的对手,是三家书院里相对最弱的家。”

    “也不行,青风需要赢下五人,我自问我们这边的阵容,无法与他们分庭抗礼,若是选择青风,必败!”

    “那就只好选离山了。”

    “离山的不定因素太大,也不妥。”

    “那该选谁?”

    “还是离山吧,他方才也说了,离山的不定因素太大,根本看不透,倒还可以搏搏,这和明显就抵不过的青风和玄殷相比,已是最佳之选了。”

    “也只能选离山了。”

    青风书院方面。

    青衣小弟子正指挥着就要参加擂台的四人,开始布置人员变动。

    “此次擂台赛非同小可,虽然我们最强的五人都已被分在了擂台赛中,但我们依然不可掉以轻心,尤其是面对玄殷,更是要做好万全之策,丝毫不可有丝松懈!”

    “修阳师弟貌似对玄殷非常忌惮啊?”名要参赛的师姐脸玩味地问道。

    此女名为柳如霜,是青风的书院大师姐,在修阳之前,青风的第人,直是她。

    “柳师姐说笑了,玄殷书院霸占了四大书院之首的位置两万多年,师弟自是有所忌惮。”修阳平静地说道。

    “哦?”柳如霜闻言将头缓缓地贴近于修阳面前,媚笑道:“是忌惮玄殷书院,还是忌惮某个人啊?”

    此时柳如霜的脸,距离修阳不足半公分,修阳甚至能明显闻到柳如霜身上吐纳出的气,以及身上的香气。

    柳如霜是个美人,而且是个抚媚的美人,因此,当其贴近修阳后,修阳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柳柳师姐,我”

    “咯咯咯咯!”望着修阳满脸通红的模样,柳如霜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显得颇为得意。

    “行了,不逗你玩了,”片刻后,柳如霜收起了抚媚的模样,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问道:“修阳师弟,敢问这玄殷书院中,谁是最值得你忌惮之人?”

    “那个叫慕云的人。”修阳毫不犹豫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