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大战体修

    果不其然,慕飞话音刚落,便见离荀挥动法杖,随手在自己身前迅速凝聚道火焰围墙,将孙瑜阻隔开来,随后迅速后撤,和孙瑜拉开身位,脱离险境。

    “该死,就差点!”孙瑜见状顿时恼怒不已,这是他最大的次机会,对付法修,他自是知晓,定要和他近身对战才可,否则无论如何,他都断然不可能是离荀的对手。

    但孙瑜并未就此放弃,此次虽被离荀拉开身位,却也没就此灰心,又再度暴起,朝离荀冲去。

    离荀不紧不慢,随手于空中化出道巨大的气旋,气旋不断凝结,转而化为道飓风,范围极大,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擂台,瞬间将二人阻隔开来。

    “去!”

    紧接着,离荀挥动法杖,将飓风的方位逐渐朝孙瑜逐渐靠近。

    “好恐怖的威势!”孙瑜见状不由得惊道。

    离荀的招式威势极强,十米之外,孙瑜便感受到了这道飓风之上凌厉地威势。

    这可不是普通的飓风,当中的每道风刃,都有斩铁切钢之力,他知道,旦这道飓风刮向自己,那么他便会被其摧残的体无完肤。

    “给我回去!”

    只见孙瑜大吼声,将玄力凝聚于手中,猛然间化出道巨大的掌风,朝这道飓风呼去,试图将其吹开。

    飓风开始转向,转而朝着离荀自己吹去。

    “嗖!”

    离荀见状立马散去此风,随后挥动法杖,将四面八方的玄力肆意凝聚于法杖当中,化为支玄冰箭,瞬间朝孙瑜射去。

    玄冰箭威力相当,且速度奇快,饶是擅长身法的孙瑜,也难以避开,因而不得不出力抵御此箭。

    道银白色的玄力护盾,骤然在孙瑜周围产生。

    但玄冰箭威势极强,以势不可挡之势,瞬间将孙瑜的护盾击碎,紧接着从其身躯,穿而过。

    孙瑜的肉身,瞬间被是被冰凝结起来,从胸口而起,逐渐蔓延开来。

    “停下!”

    孙瑜大惊,大喝了声,匆忙催动玄力,用以抑制正在自己体内不断扩散的玄冰。

    离荀没有停歇,继续凝聚玄力,挥动法杖,从空中布下道雷云。

    “轰隆隆!”

    雷云不断凝聚,当中的雷鸣声,也变得愈发响亮,威势越来越强。

    片刻后,雷云便凝聚完毕,蓄势待发。

    而此时,孙瑜却仍在不断挣扎,想将体内的玄冰化解开来,眼见空中的雷云凝聚完毕,自知必败无疑,遂匆忙喊道:“别出手,我投降!”

    离荀闻言立马收回雷云,朝孙瑜作揖道:“承让了。”

    孙瑜总算将体内的玄冰化解开来,缓步走到离荀面前,同样作揖道:“法修果真是名不虚传,我自叹弗不如。”

    “谬赞了。”离荀笑了笑,“如若你的速度再快些许,第招让你得手的话,那胜负可就难料了。”

    孙瑜摆了摆手,摇头说道:“道兄无需安慰我,输了就是输了,我尚可接受。”

    “不过,下人的实力,比起我来,可强了不少,并且,他还是个体修,道兄,你可要当心了。”

    说罢,孙瑜便转身离去。

    “体修么!”离荀喃喃了声,不由得严肃起来。

    法修、体修,是修士中的两个极端。

    个是完全不能近身对战,个是完全不能远程对战。

    论及优势,自是法修更胜筹,但旦被体修近了身,那法修便毫无胜算,即使是离荀,也无可避免。

    很快的,青风的第二人便上场了,此人名为单烈,正如孙瑜所言,是个纯粹的体修,并且,还是实力不俗的体修。

    境界为炼气境天境初期,与离荀相当,如此,境界上的优势,便荡然无存了。

    双方的对战,便完全仰仗于二人的个人实力了。

    单烈若能近身,则离荀败,若近不了身,则离荀胜。

    “慕哥,”离轩望着台上剑拔弩张的二人,转头问道:“你觉得,我离荀大哥和这个体修单烈,谁能赢?”

    “不好说,”慕飞摇头说道,“这单烈的实力非常不俗,即使是离兄,也未必能从他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他们这战,多半会是场苦战,无论谁胜谁负,只怕都已无力再打下场了。”

    “噢。”离轩应了声,便不再多言,继续看着台上。

    台上。

    离荀紧紧接着法杖,面色无比严肃地注视着单烈。

    而单烈,也正紧紧盯着离荀,忌惮之色流露于身。

    二人紧紧对视了许久,都没有动身。

    因为他们怕贸然动身,会立即被对方抓住破绽,从而占到先机。

    “你觉得我们谁会赢?”许久过后,单烈忽然开口问道。

    “我。”离荀淡淡地回了声,言语中充斥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

    “那便试试!”

    单烈冷冷地说道,随后骤然凝聚玄力,率先出手,身子猛地上前,朝离荀冲去。

    离荀立马出手,迅速凝聚出道玄冰箭,朝单烈射去。

    却见单烈不避不闪,猛地挥出拳,这威势无比的玄冰箭,竟在单烈的拳威之下,骤然碎开。

    “你不行!”轰开玄冰箭后,单烈便傲然地盯着离荀。

    “不亏是体修,力量当真是恐怖!”

    离荀喃喃了声,也不再留余力,立马凝聚玄力,注入法杖当中。

    只见法杖骤然间,亮起璀璨金光。

    紧接着,条巨大的麒麟幻像,便猛地在离荀身前显现。

    “居然是麒麟!”单烈见状不由得心中惊。

    麒麟,乃力之神兽,非天资绝艳之法修,无法召唤。

    因而,此时单烈见到离荀召唤出了麒麟,才会如此惊讶。

    “如何?”离荀傲然道。

    “哼,”单烈嘴角微微扬,笑道:“越是强大的对手,我便越感兴趣!”

    说罢,单烈骤然上前,朝离荀迅速突进,眼见就要冲至离荀面前。

    “去!”

    离荀大喝了声,催动麒麟幻像,赫然挡在单烈身前,与其对峙。

    单烈丝毫不退半步,即便面对麒麟,也是如此。

    “喝!”

    只见单烈大喝声,记重拳,猛地朝这麒麟幻像轰去。

    “吼!”

    麒麟幻像怒吼声,也随手派出掌,朝单烈轰去。

    骤然间,整个战王殿,都在人兽的对招中,散发出剧烈的颤动,在某些角落中,甚至隐隐有裂缝产生,乃二人的对招所致,足见其威力之强。

    “好好厉害!”

    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二人此战惊异。

    “这就是法修和体修的力量吗?”

    “修阳师弟,这单烈师兄,能赢吗?”名青风弟子忍不住问道。

    修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以力著称的体修,和本就是代表力量的麒麟的幻身,他们的胜负,实在是难以预料。”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二人,都已用了全力,若是单烈师兄能战胜这麒麟的幻像,那这玄殷的法修离荀,便必败无疑,而若是战胜不了,那自然也就无需多言了。”

    修阳正说着,台上,人兽,又再次对上了招。

    二者力量相当,根本无法以力量决出胜负。

    因而,不过顷刻间,二者便已对上了数百招。

    离荀的玄力,已然所剩不多,长时间维持麒麟幻像,对他而言,本就是巨大的负荷,更遑论还要和体修进行如此激烈的对战了。

    当然,体修单烈,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麒麟是幻像,无法受伤,但他却是肉身,在如此剧烈的对抗中,焉能毫发无伤,因而,数百招过后,此时的单烈,俨然已经伤痕累累。

    “不愧是法修,果然名不虚传!”单烈不断喘着大气,强忍着浑身伤痛说道。

    “你也不差!”离荀同样喘着气说道,此时他的状况其实也并不好。

    “哼!”单烈大喝声,猛地凝聚玄力,又再度朝这头麒麟幻像轰去。

    “吼!”

    麒麟怒吼声,同样朝单烈攻去。

    拳,掌。

    两者相对,直令整个战王殿都开始出现裂纹。

    好在白玉长老及时将战王殿稳住,这才没让其彻底坍塌开来。

    “好强大的威力!”

    此时,整个战王殿内,都充满了惊讶的声音。

    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平日里,少有能够见到,因而,此番见到过后,才会如此惊讶。

    “体修和法修的战斗,居然如此可怕!”

    “我不敢想象,若是我们上去和他们中的任何人对抗,我们此时会是什么样”

    “到底谁会赢?”名青风弟子喃喃道。

    “只怕,离荀要胜了。”修阳说道。

    “单烈师兄要输吗?”

    修阳叹了口气,道:“单烈师兄,终归还是稍逊筹啊。”

    话音刚落,便见单烈在这次剧烈得对抗中,气息迅速萎靡下来。

    “咳咳!”单烈干咳了两声,吊住了最后口气,想垂死挣扎,朝麒麟轰去。

    “收手吧。”离荀淡淡道,“你败了。”

    “我没败,我不会败!”单烈闻言顿时大吼声,身形丝毫不退,猛地朝麒麟挥出最后记重拳。

    “吼!”

    麒麟大吼声,反手掌,将单烈拍到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