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一剑破敌

    战胜单烈后,离荀也没继续守擂,而是转身走下了台。

    他的玄力,在先前与体修单烈的对战过程中已消耗的差不多了,无力再进行下战。

    下台后,慕飞上前拍了拍离荀的肩膀,笑道:“打得不错。”

    “体修还真是难缠,”离荀无奈道,“如若他再坚持哪怕分钟,我便会玄力耗尽,无力再施展功法,如此,凭着肉身,我断然不是他的对手!”

    “但你终归赢了。”慕飞笑着说道,“以敌二,其中人还是个体修。”

    “你好好歇息吧,接下来,交给他们便可。”

    “有劳了。”离荀点头应道,随后便独自坐于角落,服用了枚雪玉蟾蜍丸后,便开始凝神聚灵,调养生息。缓缓恢复玄力。

    青风书院的第三人很快出场。

    此人名为张然,实力为炼气境天境初期,是名擅长用印为武器的弟子。

    印,是件特殊武器,它不似剑般有万般变化,充满变招,也不似枪般有往无前的威势,亦不似大锤般有拔山超海的力量,更不似斧般,有开天辟地之势。

    印,论及实战,它比不上任何件武器,但它的地位,却不输于任何件武器,原因便是印当中隐含着恐怖的咒法。

    档次越强的印,咒法便越强。

    而张然的印,名为青元印,光论材质,已然属上品。

    “海月柔,这场,由你上吧。”慕飞思虑片刻,转头说道。

    原本,他打算让红嫣先上,但他担忧红嫣难以应变张然印的变数,遂打消了此念头。

    而海月柔则不同,她的武器为炎黄剑,炎黄剑乃神器,纵使而今并未展露出全部战力,却也非上品的印能相比。

    不光是人,武器之间,样有境界压制,以海月柔的神器炎黄剑,对战张然的印,能最大限度地,将张然印中咒法压制住,从而大幅度削减其咒法之威。

    并且,不光是如此,印,乃以咒法为主之器,而剑修,却是以剑破万法为道,因而,剑修,在相对程度上,也是对印有定的克制在当中的。

    “剑修么”见海月柔上场后,张然的心便沉了下来。

    先前的红绫,便已让张然感到忌惮,而后的独孤胜,更是让其感到了恐惧,那两名剑修都已如此,就更不用说手持神器的海月柔对他而言,有多大的威胁了。

    因此,张然立马催动青元印,施展其间咒法。

    “玄青咒!”

    随着张然大喝声,青元印的第道咒法,便赫然在张然的催动中衍生,朝海月柔迅速轰去。

    只见道青色咒文,犹若道迅驰的流星般骤然划过半空,随后骤然幻化,又化为道青色光环,瞬间笼罩与海月柔的周围,将其禁锢在内。

    海月柔反应及时,立马拔出炎黄剑,朝这道光环斩去。

    “玄元咒。起!”

    但张然早已料到,因而,不待海月柔破咒,第二道咒法随即而至。

    随着张然催动青元印,玄元咒的咒文便宛若无数星点般,迅速朝海月柔飘去,并逐渐凝结于玄青咒的光环之上。

    玄青咒的咒法光环,在玄元咒的加持之下,强度骤然暴增,比起先前,足足强了数倍有余。

    因而,即使海月柔挥剑砍向这道光环,却并未对其造成什么足够强度的伤害,光环的威势虽被斩去了大量,却很快便恢复过来。

    “好厉害的咒法!”上官晨见状不由得惊。“连炎黄剑都斩不开此咒法!”

    “不!”慕飞却是摇了摇头,沉声道:“只是海月柔的剑招不够强势罢了。”

    “如今的她,想要破咒,只有两法,是施展更加强大的剑招,强行斩断此咒法,二便是寻出其中破绽,将其击破!”

    “只不过,怕是这张然,不会如此轻易让她去寻找破绽。”

    “此话怎讲?”上官晨转头问道。

    慕飞淡淡道:“若是没有常年与人对战,这张然是断然不会有如此气势的,这说明他在过去必然是身经百战,有过无数对战经验。”

    “因此,此番对战海月柔,他必会扬长避短,将剑修的灵活性最大限度的限制住,因此,他才会将海月柔禁锢住,用以限制她的行动。”

    “但海月柔不论是本身实力,还是手持武器,都极为不凡,因而,为了确保万无失,这张然,便进步地强化了他用以禁锢海月柔的咒法光环,因此,海月柔方才那剑,才会没能斩开其咒法。”

    “但海月柔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剑修,面对如此情况,她必会想办法破解此咒法,张然自然知晓海月柔的想法,因此,也必然会想尽办法将其遏止在咒法当中,使其无法破咒而出,如此,他才可占据主动权,也才有战胜海月柔的可能。”

    “玄极咒,出!”

    果不其然,正如慕飞所言,张然在咒法光环恢复过后,又再度施展出道咒法。

    只见道金色咒文,化为颗巨大的金球,骤然于海月柔的上空中凝结。

    “轰隆!”

    紧接着,便见金球中,骤然轰下道金色玄光,威势之强,饶是海月柔也无法视之不理,因而,海月柔不得不转手抵御这道玄光的轰击。

    随后,便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本就难以压制的玄青咒的咒法光环,再经由玄极咒不断地攻击,海月柔自是无法斩断,更遑论要寻出其破绽来。

    正当此时,第二道玄青咒,已然在张然的青元印中逐渐凝结,随后化为青色咒法,迅速朝海月柔涌去。

    眼见第二道玄青咒将至,海月柔自是不能坐视不理,当下也不隐藏实力,忽然猛地将剑向空中的金球刺,化出道恐怖的剑气,欲将金球斩断。

    然而张然早已有所准备,见海月柔出手,立马催动玄力,瞬间将金球的位置易位至旁,避开了海月柔的剑气。

    随后,第二道玄青咒,便化为了第二道光环,落在了海月柔身上。

    海月柔不慌不忙,又再度挥动炎黄剑,随手在空中刻下串诡异字符,随后猛地灌入玄力,将其催动。

    “这是什么!”张然见状不由得惊。

    “二三意剑阵!”海月柔淡淡道,随后立马将二三意剑阵催动。

    “嗖嗖嗖!”

    眨眼间,二三意剑阵瞬间凝结完毕,将整个擂台范围覆盖在内,并凝结出了二十三柄剑。

    “嗖!”

    海月柔边用炎黄剑化出剑气,不断朝张然的咒法光环斩去,边又催动二三意剑阵,朝空中不断飘动的金球斩去。

    金球在张然的催动下,速度极为迅捷,即便是身处二三意剑阵中,也快于这二十三柄剑。

    但金球只有个,剑却有二十三把,因而,海月柔遂将二十三柄剑,更换方位,将其散开来,各自追击这不断逃离的张然所催动的金球。

    不过片刻间,在二十三柄剑的围追堵截之下,这张然所施展的玄极咒凝结而出的金球,便被围堵在了二十三柄剑的剑威之下。

    “嗖!”

    海月柔毫不犹豫,立马催动二十三柄剑,猛地刺入金球当中,金球,在二十三柄剑的剑威之下,轰然碎裂开来,逐渐化为粉末。

    “以剑破法!破玄法,二破力法,三破道法!”

    海月柔闭上双目缓缓说着,整个人充斥着端庄神圣的气息,颇有气势。随后,海月柔骤然睁眼,猛地挥动炎黄剑,朝玄青咒的咒法光环斩去。

    没了金球的后顾之忧,再加上身处二三意剑阵中,海月柔的剑势有所变强,因而,这先前第二道重新凝聚的玄青咒的咒法光环,便在海月柔的剑之下,骤然碎裂开来。

    “什么!”张然见状不由得惊,“你你居然斩断了我的咒法!”

    海月柔根本没有理会张然,而是将四面八方地玄力,肆意凝聚于其炎黄剑当中。

    “要决胜负了么!”

    青风和玄殷众人感受到海月柔的剑意,皆紧紧看着海月柔。

    张然也感受到了海月柔的剑意,心头紧,匆忙催动玄力,再度凝结道玄元咒,加持于海月柔外围的咒法光环之上,进步地强化了其强度。

    “清鸢剑诀,剑起!”

    只见海月柔大喝声,猛地将剑招施展而出。

    只见只金鸢幻像,骤然从海月柔的剑中衍生,嗥鸣了声,便煽动双翼,猛地朝张然扑去。

    玄青咒所化出的咒法光环,再此剑招之下,不过支撑了数秒,便轰然湮灭。

    冲破了禁锢的金鸢,丝毫没有停歇,不断煽动着双翼,又迅速朝张然,猛地扑袭而去。

    在海月柔清鸢剑诀之威下,张然毫无抵御之力,任由金鸢从其肉身中横穿而过。

    张然的气息,迅速萎靡下来,而其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没过多久,张然便“扑腾”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海月柔遂收起炎黄剑,转身离去,其潇洒的倩影,直令整个青风书院的弟子都目瞪口呆。

    结果已出,海月柔胜,张然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