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柳如霜

    “这剧情反转也太快了?”

    在场的青风弟子,此时皆目瞪口呆地望着台上,讶异不已。

    就在方才,海月柔还处于被动,张然师兄还正将她压制着,这怎么转眼,这张然师兄,就这么被海月柔剑给破了,不应该啊!

    然而,事已发生,海月柔确实凭着剑就将张然先前的努力全破。

    “修阳师弟,海月柔有如此实力,你早看出来了?”孙瑜转头问道。

    修阳缓缓道:“看了个七七,我知晓张然师兄确实非海月柔对手,但我却没想到,她比我想的还要强大,光凭剑,就把张然师兄的青元印破了!”

    “剑破敌,着实不简单!”单烈皱眉道,“如此威势,即便比起柳师姐来,只怕也不相上下了。”

    “谁说的!”柳如霜顿时炸了毛,冷声呵斥道。

    海月柔的惊艳表现,本就让柳如霜心里发酸,此番被单烈这么说,顿时便恼怒起来。

    “这海月柔可真猛,居然直接将张然师兄的咒法直接斩破了!”另名青风弟子也喃喃了声,其震撼之意,流露于神,让柳如霜的气又重了分。

    “哼,那又如何!”柳如霜颇为不快地说道:“她能做到的,我样能做到,且定能比她做的更好!”

    “或许吧,”修阳喃喃了声,又转头问道:“柳师姐,方才海月柔施展的剑阵,你可否有所听闻。”

    “我自是见过,”柳如霜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剑圣易白早年所创的剑阵,名为二三意剑阵!”

    “剑圣易白!”众人闻言惊,“海月柔难道得到了剑圣易白的传承了不成?”

    “不,”修阳摇了摇头,沉声道:“应当不会,剑圣易白生来从未有过传承,海月柔的二三意剑阵,应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

    “但即便是如此,光凭着剑阵,海月柔便足以登上年轻辈的顶尖行列当中!”

    “修阳师弟!”柳如霜见修阳都忍不住夸赞海月柔,怒上加怒,道:“怎么连你也帮她说话,输的可是我们青风!”

    修阳苦笑道:“纵观个人战和擂台赛这散场的表现,说实话,比起玄殷书院,青风却是还是有所不足。”

    “那也不能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柳如霜气呼呼地说道,“即便我们青风当真不如玄殷,也不可如此,况且,如今,我们二人尚未登台,青风也未必会输!”

    “下场由我上,我倒要看看,这海月柔能有多神通广大!”

    说罢,柳如霜便纵身跃,踏着莲步,脚踩在了擂台之上。

    “柳师姐,”修阳有些无奈地看了眼已经上台的柳如霜,不知该说什么。

    这战,他本打算让自己先出手,至少要解决了海月柔,在尽可能地对付第三个对手,随后第四个和第五个对手,便交给柳如霜收尾。

    如此,即便他们败了,拿也能至少拿下四分。

    但此时却不同了,柳如霜居然因为女儿家的心思,直接跳上了擂台。

    “这”修阳有些茫然地看了眼章明,仿佛在问章明此时如何是好。

    却见章明捋着胡子笑道:“无妨,尽力而为便可,海月柔虽强,如霜也并凡辈,她们二人注定是针尖对麦芒。”

    “可是如此,我们的计划便要被打乱了”话说半,修阳又忽然闭口不语。

    他知道,章明理解他的意思。

    章明笑着拍了拍修阳的肩,道:“修阳,你记住,书院,永远不是我们最后的舞台。”

    “所以,即便此次我们书院输给了玄殷,你们也无需放在心上,因为我知晓,你们都已尽力了,况且,玄殷的实力,确实非常强大。”

    “长老说的是,修阳记住了!”

    “嗯,”章明点了点头,遂转过头继续看着台上。

    台上。

    海月柔和柳如霜正战地不可开交。

    柳如霜上场,便立马对海月柔发起了进攻,其剑招,动作以及剑法,都如狂风骤雨般,不断逼迫着海月柔。

    柳如霜也是使剑之人,手持武器名为兰渊,为上品武器,虽和海月柔的神器炎黄剑有所差距,但也却算得上是把非常好的剑。

    此时,时间虽短,但二女却足足对了数百招,每招的威势,都极为不俗,足以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但虽如此,二人却也并非完全势均力敌,处于均衡之势。

    这数百回合中,海月柔防守的频率,远远高于共计的频率。

    不是她不想还手,而是柳如霜的出手太快,并且每剑招都无比凌厉。

    因而,海月柔才不得以守为攻,不断抵御柳如霜的剑招。

    但有点却让其非常疑惑,便是这柳如霜,每次出手,都极为很辣,仿佛带着极大的怒意,每招每式,都有要和海月柔拼命的架势。

    “我靠,疯了吧,这个女人!”台下的离轩望着此时场景,不由得吐槽道,“至于吗,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慕飞却是微微笑,闭口不言。

    柳如霜这点小女人心思,他又何尝猜不出来,不过是先前见海月柔先前在台上英姿飒爽的风姿,心中有些不快罢了。

    对于柳如霜的小心思,他没空理会,但他却知晓,这是海月柔此番战胜柳如霜的个机会。

    越是强大的剑修,其心便越平静,而此时的柳如霜,显然动了真怒,如此,虽然她的出手变得更为狠辣了,但破绽却也更多了。

    面对个实力相当,但却远远冷静于她的海月柔,怒意,便是海月柔此战制胜的关键。

    而海月柔,也不负慕飞所望,又和柳如霜对了数百招后,突然个猝不及防地个出手,催动了炎黄剑所附带的特效,也就是铁三打所打进去的那道风刃。

    此时,在和柳如霜对战了几乎上千招后,海月柔个猝不及防地,突然使用了这道风刃。

    柳如霜本就全力攻击,再加上对海月柔的愤怒,时间,竟没注意到,在海月柔的剑招落下后,还有道锋刃,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卷向了其右腿,将其割伤。

    被割伤后,柳如霜顿时感到腿部阵疼痛,遂猛地挥出道强烈地剑光,朝海月柔扫去。

    海月柔个闪身,避开了这道剑光,但柳如霜,却已乘着这个机会,迅速后撤,和海月柔拉开了不少身位,与其对峙。

    “滴答!”“滴答!”

    鲜红的血液,不断从柳如霜如玉脂般雪白的右腿上滴落而下。

    海月柔淡淡道:“停手吧,你已负了伤,再打下去,赢的人必是我!”

    “哼,想得倒美,”柳如霜冷哼声,道:“你若真有实力,便可试试!”

    说罢,柳如霜随手剑,将长裙右边的布料划落而下,随后剑将布料挑起,随手绑在了右腿负伤之处,用以止住伤势。

    条雪白美丽的大腿,顿时暴露在外,直令在场所有的男修士,都感到血脉喷张。

    “哇,这白花花的大腿”饶是上官晨,此时都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柳如霜的大腿直流口水。

    “瞧你这点出息,”慕飞满脸鄙夷地看着上官晨,道:“就这德性,难怪小幽看不上你。”

    “什么话!”上官晨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反驳道:“我又不是你,身边围着这么多美人,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慕飞闻言面色沉,“讨打呢?”

    张子冲忽然道:“我觉得上官哥说的没错,慕哥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才会如此,你看看在场哪个人,没有盯着柳如霜的大腿去看。”

    慕飞指了指独孤胜和离荀,淡淡道:“瞧瞧他们。”

    “独孤胜是个怪胎,不算,离荀哥可是已经有烟儿了,自然不会多看。”张子冲辩驳道。

    “那你看看人家离轩。”

    “呃”二人顿时语塞。

    感受到战王殿内四处投来的目光,柳如霜顿时露出丝得意。

    倾国的容貌、无双的剑术、傲人的身姿,这三样,是她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三样东西。

    靠着这三样,她在青风才能步步地不断上爬,直到如今的位置。

    但是今日,她最引以为傲的剑术,她最得意的容貌,都出现了对手。

    便是眼前的海月柔。

    论及剑术,对方丝毫不逊色于她,还会施展剑圣易白年轻时所创的二三意剑阵。

    论及美貌,饶是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比起海月柔来,要逊色分。

    而从她们二人上场后,投给海月柔的目光也远多于她,更是个有力证明。

    也正是因此,柳如霜才会对海月柔气恼不已。

    海月柔的出现,严重影响了她在青风书院中的地位,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而自己被海月柔所伤后,她更是如此觉得。

    因此,此时,成功将众人的目光拉回到她身上,她才会面露得意之色。

    “总算有样,是我胜于你的了。”柳如霜傲然道。

    “什么?”海月柔却是满脸疑惑之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