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弃赛

    柳如霜莫名的敌意,已然令海月柔甚为不解了,此番柳如霜又莫名其妙地说,说什么这方面不如她之类的话,着实令海月柔是头雾水,不知所以。

    她哪知道,柳如霜直在默默拿自己和她比较。

    她可不似柳如霜,她的目的,只是想赢罢了。

    因而,海月柔遂开口问道:“你在说什么?”

    柳如霜闻言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认为海月柔不过是装作不知晓,故意嬉弄她罢了,因而不由得恼怒道:“收起你这副盛气凌人的姿态,你当真以为我惧你不成?”

    “嗯?”海月柔听后更加疑惑,完全摸不着头绪。

    “看招!”

    柳如霜再也忍不下去了,认为海月柔根本没把她放眼里,遂身形猛地暴起,提起兰渊,便朝海月柔挥砍而去,招招式式,都布满了杀意。

    “居然起了杀心!”

    海月柔眉头紧皱,全神贯注地抵御着柳如霜的剑招。

    毕竟是柳如霜,青风书院昔日的第人,实力自是毋庸置疑,因而,即便是海月柔,面对柳如霜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攻势,也难以招架,被打的节节败退。

    与此同时,她也在疑惑,自己究竟在何处得罪了这个青风书院的大师姐,使其甚至想要杀了自己以泄愤。

    “你到底是何意?”

    又对了数百招后,海月柔也有些动了怒,觉得这柳如霜蛮不讲理,边抵御着柳如霜的剑招,边出言呵斥道。

    不待柳如霜回话,台下的慕飞突然大喊道:“别管这疯婆娘怎么想了,速战速决!”

    柳如霜闻言顿时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连剑招都打偏了,让海月柔有了可乘之机。

    海月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马提起炎黄剑,朝柳如霜的胸口刺去。

    但柳如霜毕竟是青风书院的大师姐,立马回过神来,身形极速后撤,同时反手回了剑,朝海月柔刺去。

    海月柔个转身,避开其剑招,同时,她的炎黄剑,也在柳如霜的衣物上划了道口子。

    但海月柔又突然收手了,并未继续攻击,毕竟,这是因为慕飞的干扰才有的空档,她若此时出手,虽能赢下柳如霜,但却会令自己不齿。

    柳如霜最终安全地后撤了,再度与海月柔拉开了数个身位。

    由于海月柔并未趁人之危,因此,柳如霜并未受伤,只是遮挡胸口的衣物,被划落了大片。

    如雪般洁白的肌肤,顿时显现在外,令人咋舌。

    “我靠,不愧是大师姐,真是正点!”孙瑜满脸痴迷地说道。

    “是啊,不愧为青风书院第美人!”张然也满是着迷之意,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孙瑜师兄,张然师兄,你们太不厚道了!”修阳却是有些恼怒的说道,“柳师姐此时处于劣势,你们不为其加油,反倒还占她便宜,实在过分!”

    “呃”二人闻言顿时面露尴尬之色,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修阳,你准备准备,可能要轮到你了。”

    直闭口不言的青风长老,突然开口说道。

    众弟子闻言不由得愣。

    “长老你的意思是,柳师姐抵不过海月柔吗?”

    章明点了点头,道:“如霜和这玄殷的剑修海月柔的剑术差距不大,但海月柔有炎黄剑,这点,如霜是弥补不了的。”

    “可是”修阳疑惑道:“柳师姐的境界高了海月柔筹,并且她的兰渊也并非凡品,未必不能与海月柔战。”

    “你还没明白吗,”章明淡淡道,“如霜的心绪已经乱了,连那慕云随意的个叫唤,都能乱了她的心思,再继续打下去,她不光要输,连道心都可能会因此而出现影响!”

    “有这么夸张吗?”修阳满脸疑惑,“柳师姐毕竟是我们青风的大师姐,即便会输,那也不至于会乱了道心吧?”

    章明摇了摇头,道:“正因为她是你们的大师姐,才有可能会乱了道心,在青风书院,她是你们的大师姐,并且还是你们口中的第美人,因而,她在青风书院直是顺风顺水,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但如今,她的存在受到了威胁,她众星捧月的地位,受到了影响,照她那骄傲的性子,你认为她最终会如何?”

    “如何?”

    章明沉声道:“她的道心会乱!而道心乱,便会影响她的修士之路,并且还会影响她辈子,轻则修行受阻,重则,从此修为寸步不进,甚至不进反跌!”

    修阳闻言低头思虑片刻,遂严肃道:“我知晓怎么做了。”

    说罢,修阳遂转头朝白玉书院的主办方方向走去,对他们说明柳如霜弃赛之事。

    几名长老愕然地看着修阳,问道:“你们当真要弃赛?”

    修阳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场,我们认输。”

    几名长老互相看了几眼,皆点了点头。

    其中名长老遂站起身来,宣布道:“我宣布,第擂台,青风书院弟子柳如霜,此战弃战,作失败处理!”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讶异地看着青风长老章明。

    他们知道,若非有章明的授意,青风书院断然不会有如此行径。

    战王殿的看众如此,白玉书院方面如此,离山方面如此,玄殷书院亦是如此。

    台上的柳如霜,更是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台下的章明以及从主办方处回来的修阳。

    “为什么?”柳如霜大声质问道。

    修阳低下头来,不敢看柳如霜。

    而章明,也只是冲其摇了摇头,也闭口不语。

    海月柔收回炎黄剑,看了眼满脸愕然地柳如霜后,转身离去。

    柳如霜则呆呆地站在台上,感觉切都仿佛做梦般。

    放弃了,居然放弃了!

    她想过自己会输给海月柔,也想过赢下海月柔,却唯独没想到,章明长老,居然替她放弃了。

    “那个柳师姐,你先下来吧。”孙瑜有些悻悻地叫了声,“章明长老自有他的意思。”

    单烈也劝说道:“是啊,章明长老不会害你的,后面的比赛,便交给修阳师弟吧。”

    柳如霜紧皱着眉头,紧紧盯着修阳,道:“修阳师弟,你也是这个意思?”

    修阳没有说话,只是低头不语,但他所表达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我明白了!”柳如霜冷冷地说道,随后忿然下台,转身朝战王殿外跑去。

    “柳师姐!”几名青阳弟子惊叫了声,想追出去,但却被章明拦住了。

    “别追了,让她自己静静,她会想通的。”

    几名弟子只好就此作罢。

    另边。

    “这这”目睹全过程的离轩,被惊地结结巴巴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其他人,此刻也是满脸愕然,只有慕飞明白了其间含义,面露笑容。

    红嫣问道:“前辈,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慕飞笑道:“很简单,青风书院在保护柳如霜。”

    “保护?”众人异口同声问道,满是疑惑之意。

    慕飞笑道:“你们有所不知,虽然在场下看着,海月柔正和柳如霜打的难分难解,不相上下,但实则不然,若要我说,柳如霜再打下去,必败无疑,并且,还是惨败!”

    “柳如霜的实力没那么弱,”走下台的海月柔说道,“方才她的剑招,我已经领教过了,根本就不输于我。”

    慕飞问道:“那你可知她为何对你心存敌意?”

    海月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这也是她此时最疑惑的事。

    “因为心理不平衡!”慕飞淡淡道,“你的出现,严重影响了她的地位,至少,是她心中以为的地位。”

    “什么意思?”海月柔眯着眼问道。

    “当个习惯于受到他人追捧,高高在上的人,发现了另个和他相似却不输于他甚至强于他的人时,便会心理不平衡,柳如霜便是如此。”

    慕飞的解释浅显易懂,其他人顿时明白过来。

    “难怪她方才在台上会有如此表现。”海月柔亦反应过来,随后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从未想过与她争夺什么。”

    “她可不这么想。”慕飞淡淡道,“在她心里,你可已经成了她的头号大敌了。”

    海月柔没好气地说道:“无聊。”

    “是挺无聊的,”慕飞笑了笑,继续道:“但却是必然存在的。”

    “世人皆喜攀比,凡人如此,修士亦是如此,只是攀比的力度,有轻有重罢了。”

    红绫冷声道:“这和青风长老要她退赛有何关系?”

    “自然是有,”慕飞笑着解释道:“她的攀比心极重,甚至重到了影响了她的心绪,对于剑修而言,心绪不宁是何等大忌便无需我多言了。”

    “如若继续再打下去,其结果只有个,那便是败。”

    “而她若败了,不光是影响心绪,她的道心,甚至都会因此受到影响,轻则,从此修行路坎坷,重则,此生修为就此止步,再也不会精进半步。”

    “那章明长老,显然看出了柳如霜的问题,因此,为了拉回柳如霜,他们才会不惜放弃比赛。”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都明白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