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战修阳

    上官晨感慨道:“看不出来,这青风书院倒是挺为弟子着想的。”

    玄虚点头道:“青风的氛围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他们的实力,或许不是四大书院中最强的,但他们在四大书院的评价中,却是四大书院中最好的,你们可知是为何?”

    “为何?”

    玄虚淡淡道:“因为只有青风书院,才是真正心为弟子着想的书院,他们从没指望这些弟子日后能留在青风或者为青风做事,只是尽可能的培养着代又代的天骄子弟。”

    “这点,即便是我们玄殷,也自叹不如。”

    “这就难怪了,”上官晨点头道,“难怪在外界,那些从书院出来的弟子当中只有青风的弟子对书院的归属感最高。”

    “令人敬佩。”离荀赞叹道。

    慕飞笑道:“青风尚且如此,我们作为四大书院之首,可不能被比下去了。”

    “海月柔,下场,你就不用上了,由我亲自出马。”

    海月柔白了慕飞眼,道:“你不过是想和青风的王牌过招罢了。”

    “看破不说破嘛,”慕飞嘿嘿笑,倒也没有否认。

    玄虚说道:“青风将柳如霜换了下去,等若放弃了此次的擂台赛,大局已定,你先与那孙瑜对战,后又与那柳如霜大战了千多回合,确实该保存点体力,留着准备下场擂台赛了。”

    海月柔见玄虚都如此说了,于是不再多言,服下枚雪玉蟾蜍丸,于旁盘膝而坐,开始凝神聚气,恢复玄力。

    慕飞看了眼海月柔,笑了笑,转身走上台去。

    战王殿众人见上台之人不是海月柔,而是慕飞,顿时窃窃私议起来。

    “奇怪,这玄殷书院怎么把那剑修海月柔下了?我觉得以她的状态,再打场完全不是问题啊。”

    “是啊,这玄殷在想什么呢?”

    “多半是想让她保存体力吧,毕竟青风这边,只剩下这个修阳人了,耗都能把他耗死。”

    “说的不错,玄殷定是想将修阳耗死,否则也不会上这个炼气境地境初期的修士了。”

    “话说这货有什么能耐,居然能代表玄殷书院参战?”

    “废话,你忘了他的逆引星流了吗?”

    “说的也是,光是有此宝物,此人便值得培养,不过玄殷心可真大,居然把他放在擂台赛中参战。”

    “谁说不是呢,这玄殷书院,也太过自负了!”

    “自负又如何,这青风实力如何,还不是被他们打的只剩下这修阳人了。”

    众人不断议论着,慕飞便在这嘈杂的议论声中,走上了台去。

    此时修阳已然在台上,见上来的不是海月柔而是慕飞,先是愣了下,但随后便反应过来,笑道:“玄殷是打算让慕云师兄你和我决战吗?”

    “谈何决战,”慕飞矢口否认道:“长老只是派我上来消耗你些玄力,好让下场的弟子能更有把握胜你罢了。”

    “毕竟我的修为不过是炼气境地境初期。”

    “师兄莫要装蒜了,”修阳摇头笑道:“虽然你我未曾战,却也知晓,你的真实战力,绝不只是炼气境地境初期这般简单。”

    “这话从何说起?”

    修阳笑道:“就凭玄殷书院每人,都对你尊崇有加,就凭擂台赛的抽签之人是你,就凭师兄你身怀逆引星流这等至宝,就凭你那令人那犹如无双战神般的气质,我便料定,师兄你的实力,必然深不可测!”

    慕飞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他倒是想否认,但眼前的人是青风的王牌,眼光毒辣,又如何会看不出自己的示弱之策。

    而既然自己的示弱之策无效了,慕飞索性也不再隐瞒,伸手示意道:“出手吧。”

    修阳也不推脱,笑了笑,遂凝聚玄力,骤然化出道金色玄光,猛地朝慕飞轰去。

    金色玄光威势极强,饶是其他未参战的弟子,都明显感觉到了当中恐怖的威力。

    “好恐怖的威势!”众人纷纷惊道。

    光是这道玄光的威势便已如此恐怖,修阳的实力由此可见斑。

    “破!”

    慕飞丝毫不退,大喝声,随手挥出记“大音佛拳”,拳便将玄光轰散。

    将玄光轰散后,慕飞用余光扫了眼修阳,却见此时的修阳,再无先前那副小师弟般的和蔼的模样,此时的修阳,双眸之中,冰冷之色尽显,宛若尊嗜血的魔神,令人胆颤。

    “眼神变了!”慕飞喃喃了声,变得凝重起来。

    他知道,这才是修阳的本性。

    在场外,他或许是个谦逊的小师弟,但旦出现打斗,修阳便会变为只猛兽,能将人撕碎的猛兽!

    “噌!”

    骤然间,只见修阳身形暴起,瞬间闪至慕飞身后,随后猛地朝其飞踹了脚。

    慕飞赫然感觉到,股恐怖的压迫力,从修阳的脚下的攻势中散发而出,颇有腿扫尽天下的气势。

    “不愧是青风的王牌!”慕飞心中暗叹声,立马施展踏空九行迅速后撤,避开修阳的腿功。

    修阳不依不饶,记腿功落空,又迅速暴起,猛地朝慕飞胸口踹去脚。

    慕飞无法避开,匆忙施展护体佛光,抵御修阳的攻击。

    “轰!”

    只听见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响起。

    慕飞的护体佛光,赫然被修阳踢碎,而慕飞本身,也受到了修阳的记重腿轰击。

    股火辣辣的剧痛,骤然从慕飞胸口传出。

    慕飞拉开衣服看,只见胸口处,道暗色的不断流转的道文纹路,正在其胸口处不断流动着。

    这是道道伤,虽然不强,但确实是道道伤。

    “居然是道伤!”慕飞望着自己的胸口喃喃了声,眉头愈发紧锁起来。

    炼气境和凝神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道脉。

    只有凝神境高手,方可炼出道脉。

    道脉,附于玄脉之上,能淬炼肉身,洗刷玄骨,增强玄力。

    而最关键的,便是道脉能极大幅度地增强个修士的战力,少则数倍,多则数十倍,堪称恐怖。

    也正是因此,炼气境和凝神境才会有如此天壤之别。

    也只有凝神境以上的绝世高手才能对敌人造成道伤。

    而眼前的修阳,显然非凝神境高手,但他的攻击,却能对慕飞造成道伤,着实令慕飞震撼。

    “居然是道伤!”

    玄虚眯着眼,紧紧盯着修阳。

    上官晨也满脸愕然地惊道:“我靠,这人是怪物吧,在炼气境境界便能打出道伤,这得是多恐怖的存在!”

    “慕哥危险了吗?”张子冲皱着眉担忧不已。

    “不,前辈定能赢!”红嫣肯定地说道,仿佛胸有成竹般。

    只是此时的她,双手放在胸前,手心不断冒出的汗,早已出卖了她。

    台上。

    慕飞正催动玄力,不断压制着胸口的道伤。

    修阳毕竟不是真正的凝神境高手,因此,即使这道道伤确实恐怖,却也并非致命,慕飞尚可压制。

    将道伤压制下去后,慕飞看着双眼如鬼神般恐怖的修阳,道:“你这七脉绝魂腿,着实厉害!”

    “谬赞了,”修阳冷冷地说道,“不过是时运气罢了,你还没拿出真本事呢!”

    “哟,”慕飞哟了声,戏谑道:“还以为你真的丧失了神智,变成了战斗机器了呢。”

    修阳不想与慕飞多费唇舌,冷声道:“出手吧!”

    “好!”

    慕飞见其如此,也知晓此时再多言,反倒耽搁了这战斗的气氛,遂也不再多说,随手施展雷法天决,凝聚出道暗红色的天雷,凝于手中,随后猛地朝修阳倾泻而去。

    天雷威势极强,光是其气息,便已令人胆寒不已,此时的慕飞,宛若雷神般,充满庄严,与如同魔神的修阳,形成鲜明的对比。

    “喝!”

    只见修阳大喝声,面对慕飞的天雷,丝毫不避退,跳至空中,正对着天雷,猛地是直接按记“七脉绝魂腿”,与其对招。

    二者足足僵持了半分钟左右。

    偌大个战王殿,在二人的攻势之下,竟发剧烈的颤动,其威势,远胜于先前的任何战。

    但他们二人在激战,却苦了白玉书院的长老。

    众长老见二人的攻势,都快把战王殿震塌了,自然坐不住了,纷纷催动玄力将战王殿稳固住,这才令战王殿不至于坍塌下来。

    “这俩小子!”名白玉书院的长老忿忿不平地说道:“这是想拆了我白玉书院不成?”

    另名白玉书院的长老无奈道:“我们严重低估了其他书院弟子的实力。”

    “为何白玉书院没有这等弟子?”第三名白玉书院的长老苦着脸说道,“如此实力,如是我们白玉书院与他们对上,只怕,毫无胜算可言吧?”

    众长老默然。

    台上。

    二人僵持了半分钟后,总算各自收了招,撤了回去。

    修阳的“七脉绝魂腿”强悍无比,即便是慕飞,也难以伤他分毫。

    二者站在台上,皆紧紧盯着对方,严肃无比。

    “该出全力了吧?”慕飞淡淡笑道。

    修阳挑了挑眉,道:“你也该出全力了吧?”

    “那便合你意!”

    慕飞狂傲地大笑了声,赫然催动万煞死玄决。

    骤然间,猩红的血气,和森然死气,瞬间从慕飞体内爆发而出,将其映衬地格外恐怖。

    犹如罗刹临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