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以一敌五的云星灵

    随着修阳的败北,玄殷和青风的对战就此落下帷幕。

    最终还是玄殷书院获胜。

    结果算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过程却是波三折。

    看似玄殷书院是大胜,但只有真正看过两家书院大战的人,才知晓当中的过程有多凶险。

    体修单烈,印者张然,曾经的青风书院第人,剑修柳如霜,以及现任的青风书院第人,腿法修士修阳,哪人不是世间顶尖的人界翘楚,就连相对较弱的孙瑜,也属年轻辈中的顶尖。

    如此阵容,不可谓不豪华。

    但便是如此阵容,却仍是败给了玄殷书院。

    非青风太弱,而是玄殷太强。

    尤其是先前不显山不露水的慕飞,此时更是成了众人言谈的焦点。

    修阳的实力何其恐怖,但最终却还是败在了慕飞的手中。

    这个别人起初以为只是因为逆引星流而破格让其加入的弟子,在此战中,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所有人都没想到,个“七脉绝魂腿”大成的强大修士,居然会败给个境界低于自己的修士。

    修阳强吗?太强了。

    没有任何个人敢言能战胜修阳。

    但慕飞更强,虽然他确实低了修阳个境界,但这不过是假象。

    只有对战过的修阳本人才知晓,慕飞的玄力何其浑厚,何其无暇。

    如此无暇的玄力,修阳只在书院的长老身上见过。

    而慕飞本身各方面的技巧,同样也是恐怖无比。

    无论是功法,身法,肉身,力量,战斗技巧,慕飞没有任何方面低于修阳,甚至可以说,任何方面,都高于修阳。

    也正是因此,慕飞才能战胜修阳腿功大成者修阳。

    但修阳终归是修阳,纵使此战获胜,慕飞却也赢的不轻松,比如身上的道伤,战斗中所消耗的玄力,都较为严重,因而,在战胜修阳后,慕飞刻也未曾停留,转身下台,在海月柔身旁坐下,也服下了枚雪玉蟾蜍丸,开始凝神聚气,调养着自己的身体。

    而修阳,则被青风的弟子带了回去,至章明的身前。

    “长老,修阳师弟他”

    章明紧锁着眉头,看着章明身上的拳印,捋了捋胡子,似是若有所思。

    “长老在想何事?”

    章明皱眉道:“不应该,如此强大的功法,不应该籍籍无名才对,不应该!”

    “对啊!”

    青风弟子顿时反应过来,方才打斗时还没发觉,此时回过神来才发现,慕飞的功法虽强,但他们却闻所未闻。

    单烈猜测道:“莫不是什么隐世功法重现于世了?”

    “不,不对,”章明摇了摇头,否决了单烈的猜测,道:“所谓隐世功法,也得需要定的背景支撑。”

    “我观那慕云,也并非那那些隐世家族的子弟,因而所使的拳法,断不可能是所谓的隐世功法!”

    “那长老你的意思是”

    章明沉声道:“自创功法!”

    “自创功法!”所有青风弟子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自创功法,光是这四个字,便足以令他们心生敬畏了。

    但凡创法之人,即便是所创的功法塌糊涂,也说明此人的天资极高,因为每门功法,都需要自身和大道极为契合,方可领悟,不是妖孽级的天才,不可领悟。

    而根据章明所说,这个慕飞的功法是自创的功法,岂不是说,此人是个妖孽级的天才?

    不光如此,此拳法明显也不是所谓的塌糊涂的功法,眼便知是世间顶尖的功法。

    如此想来,这慕飞岂不是妖孽中的妖孽?

    想到此茬的青风弟子,突然间就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天呐!修阳师兄,居然是在跟这种妖孽中的妖孽对战吗?

    不光是他们,即便是已经想到这茬的章明,在说出口后,同样有些毛骨悚然。

    他不由得转头看了眼远处的玄虚。

    此时的玄虚正在打坐修炼,看似对玄殷书院的状况丝毫没有关心,但章明却知晓,并非他不关心,而是他从来就没有担心过。

    个身怀逆引星流,能自创功法的妖孽弟子,还需要担心什么?

    “玄虚,你们书院,还真是得到了个了不起的妖孽弟子啊!”章明不由得感慨道。

    青风书院方面如此,但玄殷书院方面,却是另番光景。

    战胜青风书院,对他们而言,本是值得庆贺之事,但是,还未来得及庆贺,他们便听到了第二擂台那边的消息。

    白玉书院和离山书院的胜负已分。

    胜者,离山书院。

    这个情况,他们早已料到,因而毫不意外,令他们意外的是,在离山和白玉的擂台战中,白玉书院,仍是未得胜。

    离山书院直接派了云星灵上场。

    白玉书院的五名擂台赛弟子,直接被云星灵人给挑翻了,而且还是碾压之势,毫无悬念可言。

    因而,得知了这噩耗后,玄殷书院的人顿时便愁眉不展起来。

    “靠!”上官晨忍不住咒骂了声,嚷嚷道:“挑五,挑五啊!”

    “你小声点,”离轩忍不住呛声道:“我们知道是挑五!”

    红嫣问道:“白玉书院的实力当真有如此之弱?”

    “不,”青凝摇了摇头,道:“白玉书院那边,我方才去看了两场,他们的弟子,实力绝对不弱。”

    张子冲不敢确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云星灵太强?”

    青凝没有接话,默认了这个说法。

    “我去,这怎么打!”上官晨顿时哀号起来,“这货真这么逆天?”

    离荀沉声道:“此人的实力,确实异常罕见!”

    上官晨继续嚷嚷道:“连他弟弟都如此强大了,他大哥得多恐怖!”

    “大哥?”

    众人疑惑地看了上官晨眼。

    “呵呵呵呵,没什么没什么。”

    察觉到险些说漏嘴的上官晨匆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云星灵应该是离山书院大哥级的人物,应当不会有人比他更强才对。”

    众人这才没再追究,继续探讨云星灵之事。

    “呼,”上官晨见状,顿时松了口气,暗道:“幸好他们没深究,否则我还真不知该如何与他们解释。”

    离荀沉声道:“云星灵毕竟是云族弟子,挑五虽然在我们意料之外,但却并非不可接受,而今我们要做的,并非是感慨他如何之强,而是要想办法战胜他,战胜离山书院!”

    “说的不错!”直不开口的独孤胜,忽然开口赞同了离荀的说法,忿忿不平道:“我最看不惯的便是那种这种因为敌人强大,便心存畏惧之人!”

    此时的独孤胜,哪还有先前那副高冷的模样,俨然是副热血青年的样子。

    众人愕然地看着独孤胜,显然没想到独孤胜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哟嘿,真是稀奇啊,我是不是听错了?”上官晨更是做出副无比夸张的表情戏谑道。

    青凝小心翼翼地看了独孤胜眼,轻声问道:“刚才的话,是你说的?”

    其余人,也各自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独孤胜看在眼里,真是又气又脑。

    自己不过是发了句牢骚,他们居然做出如此反应,仿佛自己说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般,这是什么意思?

    “哼!”

    想到此处,独孤胜遂冷哼声,黑着脸,再也不多言了。

    “噗!”

    最终还是红嫣最为善解人意,察觉到了独孤胜内心的变化,忍不住笑了声,同时也感到欣慰。

    虽然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但独孤胜其实直就像个独行侠般,游离在他们的团队之外,但此时不同了,他能说出这种话,说明,他已经渐渐地融入了这个团队当中,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

    “你笑什么?”独孤胜没好气地问道。

    “我呀,在笑某人为了所谓的面子,直装高冷,结果现在快装不下去了。”

    “你!”独孤胜闻言顿时恼怒不已,他哪能听不出来,这红嫣是在说他。

    “咯咯咯咯!”

    被红嫣这么说,青凝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笑了出来。

    海月柔随之也明白过来,同样颇有笑意,只是因为性子使然,最终被她忍了下来。

    但虽能忍住不笑,海月柔脸上的笑意却已高挂起来。

    独孤胜眼见她们不断嘲笑自己,只觉得自己脸色阵黑阵红,滚烫无比。

    “你们在笑什么?”

    但几个女子虽然反应过来,这些男的,却是迟钝的很,被她们的笑容搞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尤其是红嫣,还神秘兮兮地说了句“秘密”,更是令他们头雾水,甚为不解。

    “咳咳!”

    直打坐修炼的玄虚都看不下去了,干咳了两声,示意不要继续嘲弄独孤胜。

    三女这才就此作罢,纷纷收了收心,没再继续。

    独孤胜如释重负,感激地看了眼玄虚。

    玄虚依旧在打坐修炼,仿佛先前替独孤胜解围的并非是他般。

    离荀说道:“嘻笑过了,便好好想想,明日如何对付离山吧。”

    但话音刚落,还不待众人回话,整个战王殿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辱骂声。

    “滚出去!”

    “滚出去!”

    “滚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