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决赛前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这激烈的辱骂声吸引而去,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战王殿内所有的弟子,此时皆怒目注视着另边代表白玉书院参战的弟子和众长老。

    “滚出去!”

    “滚出去!”

    辱骂声络绎不绝,直指这些参战的弟子和长老。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

    所有的看众,此刻心中都是如此想法。

    对于他们白玉书院而言,这场四大书院的比赛,已然结束。

    实在是输的太憋屈了。

    整场大赛下来,战未胜,这是何其丢人之事。

    个人战全败,擂台赛被挑五。

    可以说,白玉书院的颜面,在这场大赛中已然尽失。

    白玉书院丢了颜面,他们身为白玉书院的弟子,同样也没有颜面见其他三家弟子。

    因而,在白玉书院全败后,他们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只是,作为白玉书院死对头的青风书院,自然不会容忍他们装死,虽然他们的积分也不多,只有四分,但比起分未得的白玉书院,却是好了太多,此番白玉书院分未得,实乃白玉书院给他们嘲讽的个天大的机会,如此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

    于是,在章明的“授意”之下,先前那名出言嘲讽的弟子,便在白玉书院众弟子片死寂之时,不合时宜地跑了出来。

    “你们白玉书院实力强大,博览群输,在下佩服!”

    白玉书院众长老闻言只觉得眼前黑,快要被气晕过去了。

    博览群输,不就是说我们直输了,太过分了!

    所有长老,在听闻此言后,都是怒火中烧。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其中名长老,甚至动了杀心。

    “呵呵呵呵,”察觉到他的杀心,章明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冷笑了几声,传音道:“当着小辈动杀心,好大的威风啊!”

    “章明!”名白玉书院的长老震怒无比,指着章明大喝道:“你别太过了!”

    章明挑着眉头质问道:“不过名弟子的胡言,你们便如此暴跳如雷,白玉书院的人就这点气量?”

    “你别以为我们不知晓,没有你的授意,他怎敢如此?”

    “哦?”章明闻言冷笑声,问道:“你可有证据?”

    “你!”

    该长老怒目圆睁地瞪着章明,气恼无比。

    他明知道这是章明授意的,但正如章明所言,他们没有证据,因而即便知晓章明正用他们全败做文章,却也拿他毫无办法。这青风书院对他们白玉书院羞辱的苦果,他们只得咽下。

    只是他们能咽下,身为院长的白玄松,却是难以咽下,因而,在白玉书院受到章明的羞辱后,他便将怒火洒在了这几名长老和参战弟子身上。

    “你们几个,还有那参战的十名弟子,自己收拾东西滚蛋,休要我再说第二遍!”

    简单直白,连人都没来,只是道简单的传音。

    很显然,白玄松是将此次的全败的责任算在了这几名长老和十名弟子身上。

    并且,这道传音,白玄松不光传给了这几名长老和十名弟子,还顺便传给了在场除三大书院的弟子长老外的所有人。

    这些弟子正愁找不着台阶下,白玄松的话仿佛株救命稻草般,顿时令他们有了发泄对象。

    他们纷纷开始辱骂这几名长老和这十名,仿佛犯了天大的罪般。

    “滚出去!”

    “滚出去!”

    辱骂声不断,在白玄松的指令以及整个战王殿中弟子的辱骂声之下,这几名长老和参战的十名弟子,便灰头土脸地离开了战王殿。

    “这老东西,可真是精明的很!”伤愈后的慕飞不由得冷笑道。

    上官晨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慕飞沉声道:“这十人,已然是白玉书院的最高水平的弟子了,这点我们知晓,青风知晓,离山知晓,他白玄松更知晓。”

    “由于在这场大赛中全败,白玉书院的士气明显比起开赛前低迷了许多。”

    “可以想象,在此赛过后,白玉书院以后的新晋弟子,将会出现大幅度减少。”

    “弟子减少在所难免,而这老东西为了止损,便用了这招弃车保帅之法。”

    “弃车保帅?”众人闻言疑惑不已。

    慕飞问道:“你们没发现么,此时白玉书院的士气,比起先前,又高涨了不少。”

    离轩恍然道:“听慕哥你这么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啊。”

    慕飞问道:“那你可知为何会如此?”

    离轩问道:“这不是因为他们在辱骂那些失败的弟子和筹划此赛的长老才会如此的吗?”

    “不错,”慕飞点了点头,道:“这正是白玄松的精明之处。”

    “为了将低迷的士气提高,他巧妙地利用了白玉弟子不肯相信白玉全败的事实,将此战全败的罪责,全部加在了参战的十名弟子和筹划的几个长老身上。”

    “而这些不肯相信白玉书院全败的弟子,也会在此刻下意识地认为,此战全败,确实是因为这十人和几个长老的缘故。”

    “因而,他们才会对这些人如此,让他们滚蛋。”

    “而在此之后,白玄松,只需稍稍安慰番这些厢情愿的弟子们,便可将他们的心稳住,使他们继续心甘情愿地呆在书院。”

    上官晨问道:“那那些人呢?”

    慕飞摇了摇头,猜测道:“多半是被白玄松遣返离开白玉书院了。”

    “他倒是精明!”离轩冷笑道:“自己没有培养书院的实力,却把罪责甩给了这几个长老和参战的弟子。”

    玄虚淡淡道:“他人之事无需理会,好好想想明日的比赛怎么打,此次离山的准备充足,你们万不可疏忽大意!”

    众人点头说是。

    离荀问道:“慕兄,关于离山书院,你可有对战的良策?”

    慕飞闻言转头看了远处离山书院的众人眼,皱眉道:“此次擂台赛,离山书院只派了云星灵人,便把白玉书院全灭了,如此来,除了知晓云星灵实力强大以外,我们对于他们擂台赛的阵容便可以说得上是无所知。”

    “敌暗我明,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以最稳妥的阵容出战为好。”

    “离兄,这第战,仍是由你出战!”

    众人点了点头,没有异议,离荀是法修,放在第位无可厚非。

    “等等”

    似是想到了什么,慕飞忽然改了主意,叫住了他们。

    众人疑惑地望着慕飞,面露询问之意。

    慕飞皱眉道:“这种擂台赛,将法修放在第位,确实是最稳妥的办法,但我们能想到,他离山书院,样能想到。”

    “以他们的过去的做法来看,他们必然有针对离兄的手段,因此,我们若是贸然将离兄放在第位,恐有不妥!”

    “那离兄你的意思是”

    慕飞转头看了眼海月柔,道:“第位交给你的话,你可有把握?”

    海月柔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好,”慕飞见状道了声好,随后道:“既是如此,这第战,便由海月柔出战。”

    随着第人的确定,慕飞等人,也纷纷离开了战王殿,回去歇息了日。

    第二日,擂台赛如约而至。

    此时的玄殷书院,积分为十三分,暂时排于第。

    离山书院则紧咬着玄殷不放,积分为十分。

    到了此时,积分已然无用,这场擂台赛,才是真正的关键。

    谁胜,谁便为第书院。

    此时,众人纷纷进场,等候着这场擂台赛的开始。

    由于决战的书院,为玄殷和离山,因而,今日战王殿内的看众,比起个人战和第场擂台赛的人数,少了足足七成,竟有不少空位遗留了下来。

    但虽如此,战王殿仍旧是人数众多,他们才是真正为了看强者大赛的弟子。

    首先是玄殷书院进场。

    刚进场,战王殿内便展现出了非常大的呼声。

    上官晨感受到这股呼声,诧异道:“真是稀奇啊,白玉书院居然给我们加油。”

    慕飞淡淡道:“如今白玉全败还能留下来观看我们和离山比赛的弟子,才是最纯粹的看众,他们没什么立场,只是为了看强者对抗。”

    果不其然,随着离山书院进场后,白玉书院同样发出了阵欢呼声。

    战王殿上所有的弟子,都为即将展开的这场大赛,显得期待无比。

    “玄殷加油!”

    “离山加油!”

    无论是玄殷,还是离山,都有加油声。

    当然,总的来说,还是玄殷书院占了上风。

    是他们本就霸占了第书院之名数万年,二是离山的风格,也确实不太招人喜欢。

    而就在欢呼声中的浪潮中,有十余人,坐在其中,却显得异常淡然,丝毫没有为哪家书院加油之意,只是单纯地前来看他们对抗。

    正是青风书院的众人。

    虽然他们已经输了,但玄殷和离山的对抗,确实是场质量极高的比赛,因此,章明便领着弟子,前来战王殿,去看他们比赛。

    “都好好看看,我有预感,这场,将打的异常激烈,你们必能从中学到无数经验!”

    “是。”青风弟子纷纷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