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隐身

    这场由四大书院联合举办的决赛,终于在万众期待中,拉开了序幕。

    首先是离山弟子上场。

    此人名为王月,乃炼气境天境初期的高手。

    只见此人气质阴柔,头披肩长发,红妆艳唇,穿着也是花里胡哨,若非喉咙的喉结较为明显,恐怕他人还真认不出来是个男子。

    “靠,”见此人,上官晨便忍不住咒骂道:“怎么上了个娘娘腔!”

    慕飞猜测道:“可能是在幼时受到了某种刺激了吧。”

    上官晨撇嘴道:“那也不是他是死人妖的理由!”

    “咳咳,”慕飞尴尬地干咳两声,道:“虽是如此,此人的实力想必也是极为不凡。”

    “海月柔,你断不可小觑!”

    “我有分寸。”

    “那便好。”慕飞放心地点了点头。

    随后,海月柔便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上了擂台。

    王月见上台的是海月柔,不是离荀,显然是愣了下,问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海月柔歪着头问道,“你以为,我们会如你所愿,先上离荀吗?”

    王月闻言反应过来,冷笑道:“倒是有点小聪明,只是这种小聪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却是无用。”

    “既然那个法修不上,那么便由你替他遭罪吧。”

    “你可以试试!”海月柔丝毫无惧,随手抽出腰中的炎黄剑,与王月对峙。

    “呵呵呵呵,”王月见状冷笑声,随后阴沉着脸,道:“既是如此,那便看看是我这浩瀚的轮月厉害,还是你这明亮的美人月厉害!”

    说罢,王月身形忽然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眨眼间,竟消失不见。

    “不见了!”

    玄殷书院众人讶异不已。

    离轩沉声道:“多半是什么幻术或者身法之类的,用来屏蔽海月柔的视线所用!”

    “那与张子冲对战的赵龙以及与上官晨对战的周宏天,亦是如此,如是海月柔能寻到当中破绽,想必战胜此人,便是易如反掌。”

    “不!”慕飞却是否决了离轩的想法,“恐怕没那么简单!”

    “此人的手段,比气赵龙以及周宏天之流,高了太多。”

    “那慕哥你的意思是”

    慕飞沉声道:“多半是隐身!”

    “隐身?”众人闻言不仅倒吸口凉气。

    隐身,这是何其恐怖的能力,这可不是什么幻术,可不是什么身法快到他人看不见的抖机灵,这是真正的隐身。

    “这隐身的敌人该怎么打?难不成就因为隐身,海月柔就要输了不成?”

    “不,”慕飞摇头否定道:“如果此战是离兄上的话,那恐怕就当真是凶多吉少了,但海月柔是剑修,若是能捕捉到王月的气息,便可反败为胜!”

    离荀沉声道:“只怕无法如此了。”

    “你且看,那空中不断浮现的青色浮尘,是为何物?”

    慕飞闻言,顿时眯起眼,紧紧盯着空中的青色浮尘不断思虑着,想忆起其为何物。

    “这是绝息草末!”不等慕飞忆起,张子冲却是眼便认了出来。

    “绝息草末!”慕飞闻言心中惊。

    绝息草的效果,为屏蔽玄力气息,而这绝息草末,虽非整株绝息草,却也有屏蔽气息之效。

    配合上这王月的隐身,不可谓不强大。

    上官晨恼怒道:“靠,这货太无耻了!”

    离荀皱眉道:“隐身加上绝息草末,等若让王月陷入不败之地,海月柔想胜他,怕是难了。”

    “虽难,却也并非无法可解!”慕飞低头思虑道:“照理而言,隐身这等神技应无法长久维持。”

    “若是海月柔能坚持住到那个时候,倒也并非没有战的可能。”

    “海月柔能撑住么,”张子冲喃喃道,“这王月可是个炼气境天境初期的高手!”

    “但愿她能行吧。”

    慕飞叹息了声说道,随后便不再多言,紧紧盯着台上。

    台上,绝息草末的效果很快便挥发了出来。

    此人的气息,顿时便变得浑浊起来,根本无法捕捉。

    海月柔紧捏着炎黄剑,神情严肃无比,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不断搜寻着王月的踪影。

    但王月却久未出现,仿佛就这么从此地消失了般。

    渐渐地,海月柔由于高度且频繁地集中着注意力许久,渐渐的,她的精神便稍微涣散了些许。

    “嗖!”

    就在其精神有些涣散之时,王月看准时机,骤然显现,猛地从其头顶正上方落下,朝海月柔攻击。

    王月所用武器为短刃,材质极为不凡,虽比不上海月柔的炎黄剑,但也不失为件强大的武器。

    凌厉的刀刃,迅速朝海月柔的头顶刺下,眼见就要刺到她了,只见海月柔及时反应过来,朝地面猛地踹,向后方弹去,避开了王月的刺击。

    紧接着,海月柔骤然出手,在后退的空中时,迅速凝聚了道剑气,猛地朝王月砍去。

    王月确实隐身了,但短刃却不会隐身,因而,旦王月出手,也等若将其方位暴露,海月柔也可趁此对其出手。

    但王月终归是炼气境天境初期的弟子,实力毋庸置疑,因而,即便此时海月柔知晓了其方位,王月也丝毫不慌,在海月柔凌厉的剑气出手后,立马挥动短刃,抵御这道剑气。

    只听见“锵”地声响起。

    短刃与剑气相交,爆发出恐怖的威势,直令周围的气流剧烈涌动,连台上的地基石,都在二者的威势下,逐渐裂开几道裂缝。

    最终,海月柔的剑气,还是被王月抵御了下来,但海月柔却也安全着落,毫发无伤。

    轮短暂的交手,二人皆未在对方身上取得任何便宜。

    随后,局面又变回了先前的模样,王月收回短刃,消失不见。海月柔,则时刻盯着周围王月可能出现的地方。

    而王月,也不敢再贸然出手,只是不断寻找着时机,伺机出手。

    看似平静的场面,实则暗流涌动。

    无论是海月柔,还是王月,此时都丝毫不敢有丝大意,海月柔为剑修,而王月的风格也偏向于暗中刺杀的突袭型,二者对于机会的捕捉,不可谓不强。因而,旦其中人有丝破绽露出,必然会被对方抓住,举击破。

    尤其是王月,甚至会时不时地会释放些自己的气息,好让海月柔知晓方位,想以此引诱海月柔上钩。

    只是王月有计,海月柔却也不傻,因而,面对王月不断释放出的气息,她无动于衷,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坐于看众席中的柳如霜见海月柔如此小心谨慎,不由得皱眉道:“这海月柔莫不是慌了神不成,方才这么多次机会,她都没有去把握住!”

    修阳笑道:“柳师姐你看不出来吗,这很明显就是王月故意暴露的方位,想以此引诱海月柔上钩。”

    柳如霜摆着脸道:“那又如何,如是实力足够,这王月即便有计,面对剑修只怕也无力施展。”

    修阳无奈道:“柳师姐你就是静不下心,这方面,你可真要学学人海月柔。”

    “无把握之事,又何须去做?”

    柳如霜冷声道:“那如此干耗着,还能等出个把握来不成?”

    “再这么拖下去,不等王月的玄力耗尽,她自己的神识就要因长时间集中而变得疲乏了。”

    “或许吧,”修阳笑了笑,道:“如今的局面,对于海月柔极为不利,就看她怎么破解此局了。”

    玄殷书院。

    众人见海月柔与王月如此耗着,不免有些焦急。

    离轩焦急道:“这海月柔再不出手,就真要输了!”

    离荀皱眉道:“但若贸然出手,同样并非良策。”

    “这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难不成就没有什么破解之法了吗?”张子冲急的直跺脚,问道。

    “放心吧,”慕飞却是淡然笑,胸有成竹道:“虽然从局面来看确实对海月柔不利,但你们且看,即便到了此时,海月柔仍旧毫无担忧之色,这说明她此时已有了破解之法,所以我们无需担忧。”

    “况且,再不济,她也有后手,别忘了她还藏着招呢。”

    不得不说,慕飞对于战斗局面的掌控,实在太强了。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海月柔,忽然露出丝自信的笑容,身子猛地暴起,不在停于原地。

    随后,只见海月柔脚踏莲步,身子纵身跃,竟跳到了半空当中。

    “靠!”青风的单烈见状大惊道:“这个女人怎么跳到空中去了,这不是给王月当活靶子吗?”

    “这可未必。”修阳意味深长地笑道,“她正同王月先前般,故意露出空档,想引诱王月出手。”

    “可是她如此作法,风险太大了,如是王月看准时机,击致命,那她这所谓的引诱,便正成成了她的空档了!”

    修阳呵呵笑道:“你们看着吧,我想,海月柔,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好机会!”

    台上,王月见海月柔突然跳到空中,立马捕捉了这个机会,随手抽出匕首,股脑地将玄力倾泻而入,随后,狠狠地朝海月柔刺去。

    “锵!”

    只听见声刀刃相交声响起。

    王月的攻击,赫然被海月柔挡了下来。

    王月反应及时,马上收招,随后又再度挥动第二击,想朝海月柔出手,但他却惊讶地发现,此时的台上,早已没了海月柔的踪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