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胜王月

    “不见了!”

    王月心中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股不详的预感,瞬间涌入其心中,令其直冒冷汗。

    “嗖!”

    忽然间,海月柔骤然在空中现身,而在其身前,道繁杂阵纹,已然布置完毕。

    正是二三意剑阵。

    只见剑阵迅速展开,顷刻间,便化出道区域,随后骤然衍化出二十四柄剑,在剑阵当中不断环绕着。

    王月虽已隐身,但却被困在了剑阵当中,无法脱离。

    “呵呵,”慕飞见状释然地笑了笑,道:“这等手段,可不单只是他王月会。”

    “妙!”离轩兴奋地呐喊了声,“将其困在阵法当中,他便无路可逃了!”

    红嫣担忧道:“虽是如此,但王月仍旧处于隐身状态,如此,即便身处剑阵中,又如何能获胜?”

    慕飞笑道:“无需担忧,这王月虽强,但海月柔的剑阵,乃当年剑圣易白所创,又岂是他能所破,而只要他破破不了剑阵,他的玄力便会因为隐身而慢慢消耗殆尽,可以说,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海月柔已然处于不败之地了。”

    而台上的王月,显然也知晓了事情的严重性。

    二三意剑阵,剑圣易白所创的剑阵,即便并非易白本尊所布,而是海月柔这个丫头所布,也非他能所破。

    “不成!”王月心中暗道:“如此下去,我必败无疑!”

    “我需得想个法子,破了此阵!”

    想罢,王月遂伸手要取星光袋中之物,但至袋口处时,王月忽然停止了手中动作,面露犹豫之色,自语道:“此物本不可贸然使用,实在是形势所迫,料长老应也不会因此而责罚我!”

    说罢,王月毅然从星光袋中取出个精致的蓝色盒子打开。

    “滋滋!”

    骤然间,只金色皮肤红肚绿足的诡异虫子猛地从盒子中窜出,迅速朝海月柔涌去。

    而盒子打开的瞬间,便再也无法隐身了,慕飞见盒子以及迅速朝海月柔扑去的虫子,心中顿时涌去股不详的预感。

    “小心有诈!”

    慕飞匆忙喊道,浑然不顾什么比赛了。

    虽然他并未看清这虫子究竟长什么样,但却也知晓,此虫子绝非寻常虫子,多半有大问题。

    海月柔此时正全力维持着二三意剑阵的运转,倒也当真没有注意到这只虫子的动向。

    因此,当海月柔听见慕飞的叫喊,这才发觉朝这种朝自己袭来的虫子,于是匆忙收招,迅速挥剑向此虫斩去。

    只听见“锵”地声响起。

    海月柔的剑尖,笔直地落在了这只虫子身上,却见此虫的躯壳仿佛钢铁般,坚硬无比,连炎黄剑,都未能将其斩开。

    “我靠!好硬的虫子!”离轩见状不由得惊道。

    青凝大喊道:“这是金玄蛊,战力极强,嘴里有毒气,你需要万分小心!”

    “金玄蛊!”海月柔闻言心中惊。

    这是种极其强悍的蛊虫,蛊堪比千军万马,相传在无数岁月前,曾经有强大的养蛊修士,炼制了百只金玄蛊,之后利用这百只金玄蛊,直接屠了座城,其威势,由此可见而知。

    不待其惊讶,从剑阵中脱困而出的王月,立马冲至其身前,把收起了金玄蛊,以防止他人发觉,随后迅速挥动短刃,猛地从其胸口刺去。

    “唰!”

    海月柔匆忙收剑,随手化出道剑气,朝王月挥去。

    却见王月个转身,轻易地避过了剑气,随后继续朝海月柔刺去。

    海月柔反应及时,猛地朝其踹了脚。

    毕竟身处空中,王月无法闪避,因而便中了海月柔脚,被踹飞了数十米。

    但在此之前,他的匕首却也已经挥了出去,在海月柔的手臂上,划下了道口子。

    海月柔落地后,看着手臂上不断裂开的伤口,不由得皱起眉头。

    只见伤口处,丝森然黑气,正在上方缓缓飘动。

    “呵呵呵呵!”

    另边,起身后的王月,见海月柔受了招,不由得冷笑道:“看来你这轮美人月要落下了。”

    “你的手臂,已然中了我种的嗜玄散,只需五分钟,你的玄力,便会被其如数吞噬而败亡!”

    “无妨,”海月柔随手撤下块布,绑在手上,随后猛地提起炎黄剑,指着王月道:“如今的你,多半也已无法继续使用隐身,对付你,五分钟绰绰有余。”

    “五分钟解决我?”王月闻言顿时大笑起来,道:“就凭你?”

    “你可试!”海月柔冷声回道,遂不与其多言,莲步踏,跃便至空中,猛地化出只不断煽动双翼的金鸢幻像。

    幻像栩栩如生,光是其气势,便已令人骇然。

    “清鸢剑诀么,”王月见其招式,赫然反应过来,冷笑道:“我早该想到你是海族弟子!”

    “但很可惜,你是剑门脉的弟子,如今海族的剑门脉,早已落魄,不复当年。”

    海月柔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大声呵斥道:“你住口!”

    王月冷笑道:“如是其他门派的剑招,我倒还不可小觑,但似你这等被人打的几乎灭门的家族功法,我倒是无所畏惧,你出招吧!”

    海族剑门脉,直是海月柔心中的痛楚,因而,当王月提起海族剑门脉,顿时便戳中了海月柔的逆鳞。

    “我杀了你!”

    只见海月柔怒吼声,凝聚浑身玄力,涌入金鸢幻像当中,欲要招决胜负。

    “嗖!”

    赫然间,这道由海月柔剑气所化的金鸢幻像,顿时便煽动起双翼,对天嗥鸣了声,猛地朝王月袭去。

    “十字盾,起!”

    只见王月从星光袋中又再度取出了枚短刃,与手中短刃交叉成十字状。

    随后,便见道浅蓝色的光泽,骤然从短刃当中扩散而出,将王月的全身都覆盖在内,形成轮强大的护盾,用以抵御海月柔的剑招。

    “轰!”

    金鸢幻像随后而至,猛地撞向王月。

    剧烈的威势,直令地整个战王殿都不住地颤动起来。

    同时,金鸢所散发的光泽,直接覆盖了整个战王殿,旁人根本难以看清其中情况。

    只是此时王月无暇顾及,此时的他正紧咬着牙,奋力地抵御着这金鸢的威势。

    毕竟是海族剑门脉,实力强悍,他自是不敢小觑,因而,此时的他,也如同海月柔全力进攻般,是在全力抵御。

    先前他讥讽海族剑门脉,不过是想激海月柔,令其乱了心神罢了。

    只是此番出手抵御后,他才赫然发现,这海族剑门脉的清鸢剑诀,终究还是强横的很,即便是他,想抵御下来,也是甚为勉强。

    金鸢幻像,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十字盾,正迅速地耗磨着其玄力,眼见就要支撑不住了。

    “给我拦下!”

    却见王月咬紧了牙关,强行又凝聚了体内的玄力,涌入十字盾中,欲将金鸢幻像抵御住。

    金鸢幻像,也正如他所言,威势开始慢慢削减下来。

    很快的,犹豫玄力不断地散去,金鸢幻像,总算在其十字盾之外,被挡了下来。

    而此时,他的玄力也已损耗大量,所剩不多。

    但剑招终归被他拦了下来,这道海月柔倾注大量玄力所凝聚的金鸢幻像,终归还是没能突破他的十字盾。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拦下这道幻像后,王月顿时狂喜起来,他知道,这是海月柔最强力的击,拦下了此招,便等若说海月柔再也没有与其对战的资本了,因而,他便不由得大笑了起。

    “呃!”

    突然间,柄剑瞬间从其身后猛地刺入,直直地刺入了其胸口当中。

    王月低头愕然地看着胸口上的剑,面露痛苦之色。

    转头看,海月柔已然在其身后,而他胸口之剑,也正是炎黄剑。

    剧烈地疼痛,顿时令王月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王月猛地甩了甩头,恢复了丝意识,随后紧紧盯着海月柔,字句地,艰辛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到我身后”

    “咔嚓!”

    不待其说完,海月柔便抽回了王月胸口上的剑。

    王月仅剩的丝意识顿时烟消云散,随后“扑腾”声,应声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海月柔见状松了口气,遂收起炎黄剑,跃跳下台去。

    慕飞立马将身上的逆引星流分流部分给了海月柔。

    所谓的嗜玄散,威势虽强,但在号称万法不侵的逆引星流面前,却是丝毫不值提,因此,不过片刻间,嗜玄散的药力,便被逆引星流消磨殆尽,而其所吞噬的玄力,也逐渐地返还给了海月柔。

    待玄力如数恢复后,慕飞遂收回逆引星流,问道:“你怎么样了?”

    海月柔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无碍!”

    慕飞问道:“当真无碍?”

    “你若无力再战,那下场便让离兄上场算了。”

    “不!海月柔匆忙摇头道:“我尚有战之力!”

    说罢,也不等慕飞反对,便毅然再度跳上了台。

    “这妮子!”慕飞见状不禁苦笑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