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三千青莲

    此时王月已经被拖下去了。

    海月柔淡淡地站在台上,面色淡然,若非地上路流淌的血迹,他人还真看不出她是与王月激战的样子。

    离山的第二人随即上场。

    此人头赤红色的头发,笔直得翘着,仿佛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火般。

    不光如此,此人浑身上下的装束都为赤红色。赤红色的束发,赤红色的长袍,赤红色的束腰,赤红色的长靴,就连肤色,也带着淡淡的丝赤红色的炙气。

    海月柔粗略地扫了眼此人,便已知晓,此人必对火道极为精通。

    也正如海月柔所想般,此人确实为炎法高手,连名字都和炎法有关,名为炎羽。

    离轩没好气地说道:“这货整个人都红通通的,是想彰显自己对炎法的领悟很深么。”

    离荀沉声道:“虽并未看过他出手,但此人确实给人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不知月柔姑娘,是否有战胜他的把握。”

    炎羽的修为为炼气境天境初期,光论及修为,已然压了海月柔头,再加上其那仿佛要焚尽切般的气势,显然并非凡辈,而海月柔又在先前与王月的激战中有所消耗,此消彼长,玄殷书院等人不免对海月柔有些担忧。

    红嫣有些担忧的问道:“前辈,月柔她不会有事吧?”

    “应该吧。”慕飞模棱两可地回了声,连他此时都有些心里没底了。

    他知道海月柔近来确实有所领悟,学会了新招式,但由于未曾见海月柔用过,因而并不知晓其威势有多强。而这炎羽对炎法的理解,显然颇有心得,实力不可小觑,因而此时,他还真有些担忧海月柔。

    台上。

    虽未开战,但海月柔此时的神情却是异常的严肃。

    这炎羽尚未出手,光是其身上散发出的炙气,便已令人胆寒无比,连其余人都能明显感受到炎羽身上散发的炙气有多恐怖,更遑论身处台上与炎羽对峙的海月柔了。

    对峙片刻后,只见炎羽面色漠然,步步地逼近海月柔,而在其手中,突然“噌”地声,窜出道暗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颇有威势。

    “居然是不灭炎典!”上官晨见状大惊。

    “这是不灭炎典?”众人闻言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不灭炎典,为昔日炎法中的最强功法,历史悠久,直至炎阳功出现,才从炎法的霸主地位中落下。

    不灭炎典为昔日天城境内大宗所立,上官晨乃雁月阁二公子,自是听闻过此功法。因而此番出现不灭炎典,上官晨才能眼认出。

    “倒是有几分见识。”台上的炎羽闻言不由得冷笑声,继续朝海月柔逼近。

    “要出手了么,”海月柔紧锁着眉头,抽出炎黄剑,警惕地看着炎羽。

    听闻炎羽的功法有如此威势,对她而言,还是有不小的压力的。

    “嗖!”

    骤然间,炎羽身形暴起,迅速朝海月柔袭来,手中的暗红色火焰,直朝海月柔呼去。

    “二三意剑阵,起!”

    海月柔不敢小觑,因而毫不犹豫地便布下二三意剑阵。

    阵纹迅速铭刻,随后扩张,布阵。

    紧接着,二十四柄剑迅速落下,直接将炎羽锁在其中。

    “不灭炎典,炎爆!”

    却见炎羽大喝声,猛地朝天际之上的二三意剑阵轰击而去。

    “轰!”

    火焰在空中猛然爆炸开来,迅速扩张,骤然间,便布满了整个剑阵。

    “滋滋!”

    在炎羽的火焰之威下,强如二三意剑阵,亦无法将其拦下。

    剑圣易白所布的强悍阵法,瞬间被不灭炎典所破,被冲出了道碎口。

    “什么!”海月柔见状不由得惊。

    “还没结束呢!”炎羽冷笑声,又再度凝聚玄力,化出道红褐色火焰,威势比起先前那道还要强上分。

    “不灭炎典,炎殇!”

    只见火焰在途中迅速扩张开来,随后分为二,二分为四,又四分为八。八道火焰形成火圈状,迅速转动,威势颇强,眼见就要至海月柔身前。

    海月柔毫不迟疑,立即施展清鸢剑诀,化出只金鸢幻像。

    金鸢仰天嗥鸣了声,迅速煽动双翼,猛地朝火焰扑袭而去。

    二者相撞,引得周围震荡不断,强大的威势,直令四面八方的气流迅速乱窜,偌大个战王殿,都隐隐开始震动起来,有坍塌之势。

    要知晓,白玉书院早已在战王殿周围布下了不少阵法,用以抵御众人打斗之威,但即便是如此,战王殿还是遭不住二人打斗所产生的余威,足见二人威势之强。

    炎羽的不灭炎典极其强大,但海月柔的清鸢剑诀却也并非弱法,因而,在阵剧烈的碰撞过后,双方都没能将对方的招式轰散,僵持在了空中。

    “给我破!”

    见自己的火焰没能突破海月柔的剑招,炎羽有些恼怒,遂大吼声,将浑身玄力凝结,朝火焰中涌入。

    火焰的威势迅速变强,比起先前足足强了大半倍。

    在如此威力下,先前还能与其僵持的海月柔,瞬间便被破招。

    金鸢幻像顷刻间便被火焰吞没,消散殆尽。

    此后,火焰继续冲击,眼见就要将海月柔吞没在其中。

    海月柔匆忙挥动炎黄剑,剑穿入地面,随后,炎黄剑化出道金色屏障,迅速将海月柔覆盖在内。

    “轰!”

    却见火焰股脑地撞向这道屏障,瞬间将屏障撞出道裂纹。

    紧接着,裂纹越来越大,没过多久,这道屏障便支撑不住了,轰然碎裂。

    “唔!”

    剧烈的冲击,顿时将海月柔轰飞,令其狠狠地撞上地面,直接将其砸出个大坑。

    “海月柔!”慕飞大惊失色,就欲上台将其带下,但却被玄虚拦了下来。

    “长老这是何意?”慕飞有些恼怒地问道。

    玄虚淡淡道:“她无碍!”

    “无碍!”慕飞闻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

    转头看,只见海月柔已从大坑中跳出,勉强支着身子,身上的衣物,在火焰的冲击下,已然破碎了不少。

    此时的海月柔,气息有些絮乱,身上也大大小小地,有不少灼伤。

    慕飞皱眉道:“再如此打下去,海月柔的身子会撑不住的,要不,我们弃赛吧?”

    玄虚反问道:“你可有想过弃赛的后果?”

    “后果么”慕飞喃喃了声,不由得低头思虑了番。

    海月柔是好强之人,断然不可能服输。他可以想象地到,若是他们要海月柔弃赛,海月柔不但不会接受,相反,以海月柔的倔性子,还会更加拼命,即便此时侥幸赢了炎羽,她也会继续留在台上,不到连剑都握不了的那刻,是不会停下的。

    想到此处,慕飞便打消了弃赛的念头。

    见慕飞想通了,玄虚又继续道:“她不是柳如霜,不可用相同的办法解决。”

    “那该如何解决?”

    “继续打!”玄虚斩钉截铁地说道,“她是好强之人,让她继续打下去便可,哪怕败了也无妨,至少能让她明白其中差距。”

    “况且,她也未必会败。”

    “希望如此吧。”慕飞点了点头,继续看着台上。

    台上。

    海月柔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紧紧盯着炎羽。

    炎羽也盯着海月柔,淡淡道:“你不该起来的。”

    “反正都是输,你何须徒劳给自己增添点伤口!”

    “我还没输!”海月柔冷冷地回了声,随后大喝声:“炎黄剑,归位!”

    先前穿入地面的炎黄剑,瞬间便回到了海月柔的手中。

    海月柔手持炎黄剑,紧紧盯着炎羽,沉声道:“出招吧!”

    炎羽扫了海月柔眼,立马凝结玄力,于手中化出道金光璀璨的火焰。

    火焰熊熊蹿动着,光是其散发的气息便已强横无比,令人胆寒心惊,比之先前的两道火焰,还要强上不少。

    他可不是什么喜爱美色之人,纵使海月柔再如何美艳,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敌人。

    只不过,敌人也分强弱,眼前的海月柔,实力之强已然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自问能接下他先前那两道充满威势的火焰的人不多,而但凡能接下之人,实力必然强大无比,而这海月柔便是其中之。

    由于先前海月柔已接下了他极为强横的两招,为免夜长梦多,炎羽便决定全力出手,彻底将海月柔打垮,赢得这场比赛。

    “这是我目前能施展的最强势的招,败在它手上,你不冤!”

    “不灭炎典,炎灭!”

    “吼!”

    骤然间,炎羽的火焰,便迸发出巨大的威势,迅速朝海月柔袭扫而去,犹如神鬼之威。

    而海月柔,此时却是不紧不慢,紧闭双眼,仔细地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剑意归,气化虚无,虚无化三千。”

    海月柔不断感悟着,丝毫没有顾及正朝其迅速袭来的火焰。

    直至火焰至其身边不足两米时,海月柔才骤然睁眼。

    时间仿佛在这刻停止了般。

    海月柔迅速舞动手中的炎黄剑,其模样,犹如朵盛开的青莲仙子般,圣洁无比。

    她不断舞动着炎黄剑,顷刻间,便凝聚了三千道剑气,每道剑气,都犹如朵青莲,在空中缓缓飘动着。

    这便是她的底牌。

    三千青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