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离荀的实力

    “三千青莲出,当斩尽诛邪。”

    海月柔喃喃了声,催动了三千青莲,对三千青莲的理解,又多了分。

    紧接着,便见三千道青莲剑气,骤然迸发出无尽威势,仿佛要将整片场地扫尽般。

    在三千青莲之威下,强如炎羽的不灭炎典,也无法再逼近海月柔半步,被拦截在剑气之外。

    紧接着,海月柔又再度挥剑,三千道剑气,在海月柔的催动下,迅速穿过不灭炎典的火焰,朝炎羽扫射而去。

    每穿过道剑气,火焰之威便弱上了分。

    百道,两百道

    转眼间,三千道青莲剑气,便扫射殆尽。

    炎羽的火焰,也在三千青莲之威下,被扫荡地消散殆尽。

    而此火灭,便等若宣布了炎羽的败北。

    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招,乃不灭炎典中最强盛的招式之,先前为确保万,他将剩下的全部玄力,都倾注入了火焰当中。

    但即便是如此,却还是被海月柔的三千青莲所破,足见三千青莲的威势之强。

    而不灭炎典的火焰灭,身上再无半点玄力的炎羽,又如何是海月柔的对手,不说海月柔尚有些许玄力,即便是没有,单是依靠剑修的优势,这炎羽也断然不是对手。

    此时,三千道青莲剑气,散落于空中四面八方,皆直挺挺地指着炎羽,蓄势待发。

    但海月柔却没有出手,而是将剑气散去,随后收回炎黄剑,淡淡道:“你输了。”

    炎羽抬头紧紧盯着海月柔,与其对峙。

    只见海月柔的目光中,充满了坚毅和果决,炎羽紧盯了片刻后,无奈地苦笑了声,转身跳下擂台。

    他忽然有些明白,海月柔为何会赢了。

    台上如此,但台下,此时却是炸开了锅,各路人马,都在此时不断议论着海月柔和炎羽这战。

    “真没想到,这炎羽压制了海月柔整场,居然在最后的关头,输掉了比赛,着实可叹。”

    “是啊,我度以为炎羽要赢得这场比赛了,不曾想,这海月柔,居然在最后关头来了个大爆发,直接逆转了战果。”

    “玄殷书院的人,太恐怖了。”

    众弟子不断议论着,而不光是他们,坐在边的青风书院,此时亦是颇为感慨。

    修阳赞叹道:“绝地反击,置之死地而后生,妙极,实在妙极!”

    “不得不说,这玄殷书院久占第名,不是没有道理的。”

    章明郑重道:“此女断不可小觑,若无意外,他日,荒州的绝巅,必有她份。”

    “哼!”柳如霜则是冷哼声,闭口不语。

    玄殷书院这边,此时更是喜气连连。

    他们万没料到,海月柔如此生猛,面对强大的离山书院,居然还能连胜两人。

    上官晨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海月柔,不,以后得改口叫月柔姐了,我不太会夸人,只能说个字,猛!”

    离轩亦赞叹道:“是啊,月柔姐,你太猛了,炎羽这么强的实力,都被你给挑了下来。”

    “不过,我有事不明,在最后的时刻,你的那些个剑气,明明可以攻击炎羽,但最后为何没出手?”

    “笨!”慕飞当即骂了句,解释道:“在先前的激斗中,炎羽也曾手下留情,海月柔此时留情,正是在还他先前的报。”

    “炎羽留手了?”张子冲闻言不由得愣,问道:“我怎没发现?”

    慕飞笑道:“先前海月柔被其轰入坑内时,他若不留手,乘胜追击,继续对海月柔出手,那海月柔只怕连施展这三千青莲的机会都没了。”

    离轩撇嘴道:“谁知道他离山在打什么鬼主意!”

    慕飞淡淡道:“不可以偏概全,即便是离山的弟子,也未必都如先前那些人般,总归还是有些正常之人的。”

    “算了,不提离山了,我们还是聊聊下场的比赛吧,关于这下场”

    “放心吧,”海月柔浅笑道:“我有分寸,此刻的我,也已没了战之力,我会退下的。”

    “这便好,”慕飞闻言释然地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那这下场,便由离兄你上吧。”

    “嗯。”离荀点了点头,随后便起身,朝台上走去。

    “等等,”尚未上台,慕飞突然叫住了离荀。

    “慕兄有何要说?”

    慕飞扫了眼已经上台的离山弟子秦安,皱眉道:“此人的气息异常诡异,恐怕有点不寻常,你需万分注意。”

    “不寻常?”离荀闻言不由得多看了秦安眼,喃喃道:“慕兄你的意思是”

    海月柔沉声道:“是瞬剑流剑修!”

    “瞬剑流剑修?”上官晨面露疑惑之色,问道:“这是个什么流派,我怎从未听说过?”

    海月柔解释道:“众所周知,世间修士种类繁多,而这剑修便是其中之,乃修士中人数较多的种流派。”

    “但众人虽知修士中有剑修,却不知剑修当中,又分为许多种类的剑修,只是其他剑修种类虽多,终归是万变不离其宗,因而倒也没有特地区分,基本都被成为传统剑修,唯有其中种极为特殊的剑修,没被纳入此列。”

    “那便是瞬剑流剑修。”

    “果然我的预想,是正确的么。”慕飞皱眉道。

    上官晨追问道:“那这瞬剑流剑修和传统剑修,有何不同?”

    “所谓的瞬剑流剑修,乃完全放弃防御,全力进攻的种流派,论速度,身法,以及剑招的威力。都比传统剑修强上不少,着实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主!”

    “但虽如此,他们却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防守方面,几乎算的上是塌糊涂。”

    “只不过强大的剑修,能做到以攻为守,彻底压制对手,让其只能劳于接招解招,而无法对自己出招,如此,便能达到以攻为守的目的了。”

    “那月柔姐你的意思是?”

    海月柔沉声道:“这名瞬剑流的修士,显然实力不俗,想要胜他,只有种办法。”

    离荀问道:“什么办法?”

    海月柔沉声道:“拼!”

    “法修的功法威势,并不输于瞬剑流剑修,因而,与此人对拼,在功法威势上压过他,招致命,便可胜他。”

    “但如若无法击致命,旦给了他可乘之机,那即便你是法修,也无法再胜过他了。”

    “击致命么。”离荀闻言紧紧捏着拳头,低头思虑了片刻,毅然道:“既是如此,那便在招内解决他便是!”

    说罢,离荀便毅然上台,紧紧盯着这所谓的瞬剑流剑修。

    剑修秦安。

    个炼气境天境初期的顶级强者。

    见离荀上台,秦安遂面露冷笑之色,道:“方才你迟迟未上,想必已是知晓我是瞬剑流剑修了吧!”

    “不错。”

    “呵呵呵呵,”秦安闻言不住地冷笑着,道:“既是如此,我也无需多言了,出招吧!”

    离荀也不含糊,立马挥动他的法杖,大肆将玄力凝结于法杖当中,仿佛个无比深邃的黑洞正肆意地吸收着漫天星辰般。

    瞬剑流剑修,光是名号,便足以证明其强大,因此,离荀自然不会有丝毫留手。

    他也知晓,旦自己击未成,那自己便再无胜过秦安的可能。

    而秦安此时,亦是紧锁着眉头。

    他又如何不知晓离荀的想法,但他却也没什么破解之法,瞬剑流剑修,在防御这方面的手段,实在不足。唯的手段,只有疾风骤雨般的进攻,与离荀硬撼。

    他知道,他们二人的胜负,在招间便会分晓。

    于是,他也不再推脱,在开始,便将浑身玄力凝于剑中,蓄势待发。

    此时,双方二人,都丝毫不敢小觑对方。

    片刻后,聚力完毕的秦安率先出手,身形骤然暴起,个跃步,眨眼间,便冲至离荀身前。

    而手中的剑,也由原先的银白色,被渡上了层金色的辉光。

    “此意灵剑法,你敢接否?”

    “有何不敢!”离荀大喝声,骤然催动法杖,迅速化出两条威势极强的祖龙虚影,朝秦安袭去。

    秦安不避不退,立马挥剑,化出道巨大的剑气,向朝自己袭来的双龙斩去。

    “轰!”

    刚交锋,顿时便爆发出了阵恐怖的玄力波动。

    若不论威力,光论玄力的波动而言,即便是先前的炎羽与海月柔,也远远无法与二者相比。

    二者的攻势,达到了极为强悍的个程度,但即便是如此,却仍是僵持在了空中,谁也奈何不了谁。

    “呵呵呵呵。”

    虽然在僵持着,但秦安却是愈发得意起来,问道:“你觉得,如此耗下去,谁会胜?”

    “自然是你。”离荀淡淡道,“只不过,你怕是没这个机会再继续耗费下去了。”

    说罢,离荀骤然凝结玄力,又再度从法杖中,衍化出了第三条祖龙。

    “什么,你!”秦安脸色顿时大变,“你为何”

    “我可从未说过,我的攻势只是如此,”离荀淡淡地回了句,随后,便将第三条祖龙虚影,同先前两条结合在起。

    三龙归,顿时爆发出恐怖的威势。

    强如秦安的意灵剑法,在离荀的攻势之下,亦难以抵御。

    不过半息间,秦安便败于三龙之威下,再也没有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