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试不起

    冷,令人心惊胆颤的冰冷。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心生如此感觉。

    太恐怖了,怎么会这么恐怖!

    青凝,九天绫凝结出七道的世间天骄,实力何其之强,在云星灵的全力出手下,居然敌不过招!

    这剑,不光是斩在青凝的身上,同时也斩尽了所有弟子的心里。

    此时,所有弟子看着云星灵的目光,都仿佛看着个怪物般。

    “云星灵真的好强!”青风弟子单烈有些后怕的说道。

    他虽为体修,但他自问,若是方才那剑,斩到他的身上,那后果,他想想都有些头皮发麻。

    “此人,当真好强!”饶是修阳,此时都感觉心中有些颤动。

    “云星灵,诛天剑”章明紧皱眉头,低头思虑着。

    片刻后,章明抬头问道:“修阳,如霜,对于这云星灵,你有何看法?”

    “强,非常强!”这是修阳的话。

    “太可怕了!”这是柳如霜的话。

    章明继续问道:“若此时是你们代替青凝出战,与他交战,结果该当如何?”

    柳如霜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连海月柔都打不过,更别说这云星灵了,我也是剑修,能明白我和他的差距。”

    修阳亦无奈道:“我多半也敌不过他,此人的实力,有点强的离谱。”

    “或许,也只有那慕云,能和他战了。”

    “只是”

    “只是什么?”章明问道。

    “只是,我觉得即便是慕云,与此人对上,怕是也只能处于下风。”

    说完,修阳暗自叹了口气。

    章明见顿时乐了,问道:“为何唉声叹气?”

    修阳感叹道:“过去长老你曾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却没放在心上,直至如今,我才发觉,这个世界,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在未曾开战前,我以为以我的实力,能赢过在场所有人,直到慕云赢了我,我才发现,世界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而此番云星灵的剑之威,更是令我犹如被打了两巴掌般,感觉无地自容。”

    “呵呵呵呵,”章明捋了捋胡子,舒心地笑道:“你能明白便好,如此,我们这趟大赛,倒也没白参加。”

    “还有你们,如今知晓了我们和离山,玄殷的差距,回去后,该当更为努力才是了。”

    “长老说的是。”众弟子纷纷应道,“我等回去,定当尽力修炼。”

    与此同时,玄殷书院这边,此时却是满脸愁容。

    是因为云星灵的实力,众人对慕飞有所担忧。

    二便是青凝的伤势。

    先前离荀因为禁玄石碎片而没了玄力,被百龙打的神志不清,伤势甚重。

    但便是如此,与青凝此时的伤势相比,却是毫无可比性。

    此时,青凝的伤势当中,赫然流转着大道气息,是道伤。

    先前修阳对战慕飞,也曾将慕飞打出道伤,但来修阳的实力,比云星灵低了分,二来,慕飞的肉身也比青凝强了太多,再加上慕飞自己的护体手段不少,因而,他的道伤并不算严重,但即便是如此,便已令慕飞耗费了好番功夫,才令道伤痊愈过来。

    而此时,青凝的道伤,却是比他严重的多,若是个处理不好,甚至会影响她的修为。

    因而,此时众人才会紧张无比。

    尤其是紅嫣,此时更是满脸愁容,双手紧握,紧贴着胸口,正闭目祈祷着。

    海月柔上前拍了拍紅嫣的肩头,安慰道:“放心吧,青凝不会有事的。”

    紅嫣勉强朝其笑了笑,道:“但愿如此吧。”

    正当此时,在玄虚的施力下,青凝忽然猛地吐出了口淤血。

    淤血之上,布满浓厚的大道气息,显然是玄虚将道伤逼了出来。

    而淤血出,青凝的伤势顿时便缓解了不少。

    “道伤已被我逼出,青凝已没有大碍,但几时醒来,即便是我也难以知晓了。”

    “太好了。”众人顿时松下心来。

    紅嫣闻言也是心中喜,匆忙道谢道:“多谢长老。”

    随后,紅嫣便上前将青凝扶起,将其嘴上的血渍擦干。

    慕飞扫了眼玄虚,道:“道伤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医治的。”

    “青凝的伤,是长老你消耗自己的修为才逼出的吧。”

    “什么!”众人闻言惊。

    张子冲追问道:“慕哥此言当真?”

    “自是当真。”慕飞淡淡道,“否则以青凝的伤势而言,是断然不会如此轻易便能恢复的。”

    玄虚扫了慕飞眼,冷声道:“多嘴!”

    “爹长老,你”

    “长老何须如此。”红绫问道,“青凝的伤势当真眼中到这等程度了吗?”

    此时,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玄虚,玄虚见瞒不过去,遂不再隐瞒,道:“云星灵的战力,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强大,我若不如此,恐怕道伤会直残存在青凝的体内,如此,将会对她日后的修为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长老”

    玄虚摆了摆手,道:“无妨,云星灵再强,那也还没真正到达凝神境,因而医治他的道伤,消耗不了多少修为。”

    “我这把老骨头活了这么久,不差那点修为,况且,即便是消耗了,待回到玄殷书院后,只要让明月长老炼制枚丹药服下,修为便可恢复过来,无伤大雅。”

    众人这才松下心来,若是玄虚真因青凝的道伤而令自己修为受损,那会令他们非常过意不去。

    而见青凝也无碍了,慕飞也没了后顾之忧,毅然上台,与云星灵对峙。

    而见慕飞上台,看众台顿时热闹了起来,显得异常激动。

    “来了来了,这决定两家书院谁将担任第书院名号的关键战,总算开始了。”

    “你们觉得是谁会赢?”

    “我猜是慕云。”

    “为何?”

    “你们忘记了先前慕云和修阳的那战了吗,修阳的那么恐怖的实力都敌不过慕云,说明慕云的实力比修阳还强,所以我猜此战是慕云获胜。”

    “嘿,你怎么想的,这云星灵的实力又如何,你且想想那青凝的七道玄绫威势何其强大,还不是被云星灵剑切了,相比慕云和修阳的苦战,孰强孰弱目了然。”

    “青凝虽强,但比起修阳来,却还是差了不少,又怎能相提并论!”

    “就算弱又能弱多少。”

    众人为二人的胜负不断的争吵着,有人觉得慕飞能赢,有人觉得云星灵能赢。

    但总的来说,认为云星灵赢的人,占据了大多数,饶是青风书院众人,也不是特别看好慕飞。

    当然,无论如何,这场龙争虎斗,他们都是喜闻乐见的,毕竟在年轻辈中,这种档次的战斗,着实是稀少,能见场,对自己的收益也颇多。

    而见慕飞上台,云星灵顿时面露揶揄之色,笑道:“我是应该叫你慕云,还是该叫你慕飞?”

    慕飞闻言眉头微微紧锁了片刻,但很快又恢复过来,淡淡道:“你是如何猜到的?”

    云星灵冷笑道:“虽然你而今的修为只剩下了炼气境地境初期,且气息和容貌都有了改变,但你的逆引星流,却是告诉了我,你确是慕飞无疑。”

    慕飞摇头道:“逆引星流并非独无二,即便我有逆引星流,你也不能断定我便是慕飞。”

    云星灵笑道:“那上官晨又如何解释?”

    慕飞反问道:“你认识我很正常,但当年我与你大哥激战时,上官晨与你并不在场,你不应该见过他!”

    “笑话,”云星灵闻言冷笑声,狂傲道:“我云族虽然隐蔽,但其势力遍布天下,莫说知晓上官晨,便是天城的祖龙门,我都知道的清二楚。”

    “你们云族的手倒是伸的够长的,”慕飞沉着脸冷声道,旋即又问道:“但便是如此,也无法断定我便是慕飞。”

    云星灵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吗,别做梦了!”

    “我告诉你,想辨识你,简直轻而易举!”

    “你的气息可以改,你的容貌可以改,但你的行事风格,你骨子里的傲气,却是世间独无二的,无人能相及,因而,你想要隐藏身份,无疑于痴人说梦!”

    “如此说来,我好像还真逃不过你们的法眼啊!”慕飞冷笑道。

    云星灵道:“你知道便好,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下来。”

    “很失望是不?”

    “失望?”云星灵闻言眉头跳,道:“怎会失望,早在当初,我大哥便曾言,你是世间最好的垫脚石,如今你尚未死,我正好可以看看,为何强如我大哥这等人物,都对你充满忌惮,对你评价颇高!”

    “而今既然你未死,且被我碰上了,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你能和我大哥打的平分秋色!”

    “正好,这些所谓的四大书院弟子,都是草包,与他们对战,根本毫无对抗性可言,今日与你碰上,我便试试,我而今的实力究竟有多强,离大哥还有多大的差距!”

    “相信我,”慕飞紧紧盯着云星灵,郑重道:“你试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