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噬源之印

    “试不试的起,不是你说了算!”

    云星灵冷哼声,陡然出手。

    只见云星灵猛地挥剑对天指,骤然间将玄力凝于诛天剑中。

    诛天剑在云星灵的玄力催动下,顷刻间化出七道剑气,每道剑气,都布满恐怖威势,威势比起先前对青凝出手的剑招还要强上分。

    “此乃我云族剑诀,七绝剑决,你可敢接招!”

    慕飞冷哼声,亦是丝毫无惧,摊开双手,随后涌入玄力,骤然凝结出七道暗红色的恐怖雷电,不断在空中闪动着,论威势而言,竟是丝毫不逊色于云星灵的剑招。

    “去也!”云星灵暴喝声,骤然出手,挥剑催动七道剑气,迅速朝慕飞攻去。

    七道剑气同时涌起,速度极快,犹若只巍峨的猛虎般,令人胆颤不已。

    然纵是如此,慕飞亦丝毫无惧,同样出手,猛地将雷电朝云星灵轰击而去。

    七道雷电出动,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迅速涌动着,犹若头苍莽的猛龙般,猛然与云星灵的剑招对上。

    七道剑气与七道雷电,在空中正面撞上,霎时间,便令的半空中的气流涌动起来。

    强大的威压,直令周围的空间都形成了扭曲,甚至隐隐产生了数道空间裂缝,威势不可谓不强。

    不光是二人,此时,在场所有的看众,都在二人攻势的威压之下,显得难受无比。

    修为较高的,能明显感觉到股重压涌入自己体内,修为较低的,甚至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

    若非白玉长老及时为他们布下防护大阵,恐怕还真有不少人得在慕飞和云星灵二人的攻势下,昏阙过去了。

    仅仅是第道攻势,便已有如此威势,二人的实力,在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断闪动的剑气,不断跳动的雷光,二者仿佛龙虎相斗,打斗激烈之极,其散发出的威势,直令整个战王殿都黯然失色,仿佛切的焦点都在这二人身上般。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二人所爆发展现出的战力,也确是战王殿的焦点无疑。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连半刻都不肯挪开,深怕遗漏掉丝打斗的场景。

    精彩,太精彩了!

    高手的打斗,年轻辈中顶尖人物的打斗,实在是精彩绝伦,令在场所有人都大呼过瘾。

    且不光是看的精彩,二人的打斗,亦同样令他们受益匪浅,不少人,都隐隐有种要悟道的感觉。

    要知道,这还只是第招,便已如此了,想到后面,所有人,都遏制不住自己喜悦的情绪,皆是亢奋无比地看着二人打斗。

    然而,站在外人的角度来说,此时二人的打斗确实精彩绝伦,但在二人本身看来,此时的情景却是紧张之际,命悬线。

    单拿这七道剑气和七道雷电的对轰来说,看似只是招,但实际上,二人却在已在暗中不知经过了多少轮的暗中博弈。

    两人都想尽可能的压制对方,但又不敢太过于压制,因为旦压制过头,便难以收招,旦有方把控不住了,对方便会立刻收招,随后便会施展身法,轻易避开自己的攻击。

    而避开攻击的方,自然也不会放过对方这么个难以收招的时间,会立刻毫不留情的对其痛下狠手。

    但又不能不去压制,因为旦直接被对方压制了,那么对方便会顺势直接碾压过来,届时,自己会被对方的招式击伤不说,连自己的玄脉,都会为此受到影响,而旦玄脉受到影响,那么这战也不用打了,除了被对方狠手攻击番后大败之外,再无其他可能。

    因而,此时的二人,在对招间,都是异常小心谨慎。

    时而是慕飞略有压制云星灵,时而是云星灵略有压制慕飞。

    但随着时间逐渐推移,云星灵对慕飞的压制,变得越来越少,慕飞对云星灵的压制,变得越来越多。

    这种拼极限的时刻,是最讲究对于玄力的运用的。

    而对于玄力的运用,莫说是云星灵,即便是他的大哥云星华亲临,也未必比得上慕飞,因而,随着时间推移,云星灵终究还是在这场压制的大战中,占了下风。

    眼见雷电的威势愈发猛烈,而自己的剑气却变得愈发暗淡,云星灵自然坐不住了,因而,就在雷电击穿自己剑气,就要轰向自己那刻,云星灵骤然从星光袋中取出枚紫金色的铜铃催动起来。

    铜铃不断散发出清脆的铃声,慕飞涌向云星灵的雷电,在铜铃的不断摇动下,竟陡然间停了下来,在铜铃的正下方不断旋转着,而后,雷电忽然转向了慕飞,朝其本人轰击而去。

    慕飞大惊,匆忙施展踏空九行,迅速撤离。

    随着“轰隆”的声巨响响起,雷电骤然穿过慕飞的残影,猛地朝远处的根金属柱子轰击。

    “锵!”

    在慕飞的雷电之威下,这根金属柱子,顿时融为了滩金色液水,缓缓在地面流散而去。

    “我的金璇柱!”

    只听见白玉这边有名长老突然哀嚎了声,匆匆跑了过去,欲凝聚玄力将金璇柱重塑起来,但金璇柱早已在慕飞的雷击之下,连当中的灵都被劈散了,因而,即便此时重塑起来,也再无先前的光泽了。

    “靠!”这名长老暴喝声,有些恼怒地盯着台上二人,冷声道:“我这金璇柱价值八十万铸币,你们最好给我还清这笔帐,否则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玄殷书院还是离山书院的弟子,今日都别想走出这战王殿!”

    “滚!”云星灵却只是冷喝声,理也不理这名长老。

    “找死!”这名长老闻言顿时勃然大怒,猛然间凝结玄力,就欲对云星灵出手。

    “我奉劝你最好注意点!”

    不等白玉长老出手,从来没有开过口的离山长老,忽然冷冷地扫了这名白玉长老眼,冷声道:“你最好想清楚,旦你对他出手了,那便不是弟子之间的对战,而是两家书院的开战了!”

    “你!”这名长老闻言顿了顿,有些警惕地看了离山长老眼。

    这离山长老仲淮,为离山书院的副院长,不光是实力强大,而且在离山也确实有话语权。

    因而,在他此言出后,饶是这名长老因这金璇柱被毁有些肉痛,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能力索要赔偿。

    白玉书院不同于其他地方,所有的长老,除了风凌胜外,无例外是白玄松自己花钱招揽过来的。

    因而,大多数长老,对于白玉书院都是没什么太深的感情的,都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而白玄松也知晓这点,所以对于这些长老也并未有过多信任。

    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在先前毫不犹豫地将那几名长老从白玉书院赶走。

    而今,白玉书院的长老已然所剩不多,仅仅十余名。

    真正有地位的长老则只有四名,便是风凌胜和那主办方上的黑龟,白鹤以及绿蛇三名长老。

    而自己,却不过是名白玉书院聘请而来的外人罢了,不说实力不及这些人,便是及得上,由于涉及到书院之间的斗争,离山若是对自己出手的话,白玄松是断然不会帮自己的,到时候,自己只能落得个被白玉扫地出门,再被离山书院追杀的下场。

    想到此处,该长老遂收了收心,强忍着金璇柱被销毁的肉疼,不再多做追究。

    毕竟,连离山他都不敢得罪,跟别说是久居书院榜首两万多年的霸主玄殷书院了。

    于是,他只能沉下脸来,强行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

    “奴才,”云星灵见状却是冷笑声,视此人为蝼蚁。

    慕飞却是丝毫没有理会这名长老,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云星灵身上,冷笑道:“你试不起,我方才便已与你所言。”

    “哼!”云星灵则只是冷哼声,不发语,警惕地看着慕飞。

    比起这名长老,此时他同样心里更多的是对慕飞的关注,或者说是忌惮。

    在过去,他的大哥云星华不止次提到过慕飞很强大,因而当时的他虽未曾见过慕飞,但却也在心中下意识地将慕飞当成了个强大的对手。

    但后来,他听闻慕飞被自己的大哥云星华击败,却又觉得慕飞的实力不过如此,于是在他心里,慕飞的地位不免低了不少。

    慕飞是云星华的大敌,因而,当云星华击败慕飞后,云星灵本以为云星华会是如释重负,但自那以后,云星灵见到更多的却是云星华的忧心,以及比过去更为警惕的手段。

    在所有人都以为慕飞死了的时候,只有云星华本人,是断然不相信慕飞会就此陨落的,甚至于,在慕飞的重伤之体上种下了道他们云族中最强的道印记“噬源之印”。

    云星灵觉得自己的大哥太过于警惕了。

    因为他觉得,这慕飞被云星华亲自震断了玄根并种下了“噬源之印”,几乎已经注定了他终生不可能会再度崛起。

    因为在过去的云族历史中,从未有人,能在“噬源之印”中生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