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云之阵

    “清静”之火处出,慕飞的身影顿时变得虚幻起来,仿佛只是道空中的道虚影般。

    云星灵紧紧盯着慕飞,不祥的预感,不断在心中涌起。

    他警惕地看着慕飞,手中的剑不由得握紧了几分。

    而慕飞,在三道元神之火同时催动后,身形便骤然暴起,迅速凝聚玄力,施展“大音佛拳”,猛地朝云星灵轰去。

    “云起风兮落,御!”

    直觉告诉云星灵,眼前的慕飞不简单,因而,在慕飞出手后,他没有选择还击,而是选择施展云剑决的剑招,为自己设下道剑气屏障,用以护住自己。

    只不过,他还是小看了慕飞的元神之火。

    就在他以为能够抵御下慕飞的攻击时,却见慕飞,“蹭”地声,直接穿过了他的剑气屏障,随后,猛然间便对其出手。

    有万煞死玄决的加持,再加上“诛邪”之火此刻将云星灵的境界压制到了炼气境天境初期,慕飞的“大音佛拳”出手,顿时便令云星灵的气息萎靡了下去。

    足足六十拳,拳拳击中要害。

    饶是云星灵,在慕飞如此的轰击之下,也难以承受。

    而在“大音佛拳”停下后,慕飞又再度凝聚道玄力,猛然间化为道深蓝色的火莲,缓缓朝已经有些懵逼的云星灵飘去。

    “轰隆!”

    火莲刚碰到云星灵,顿时便爆炸开来,形成朵巨大的火焰浪潮,在擂台当中肆意扩散开来,场面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

    而就在火焰浪潮当中,慕飞却是不依不饶,又再度凝结道红褐色的天雷,对准云星灵的额头就劈打而下,直接命中。

    黑烟顿时从周围冒起,与不断滚动的火焰浪潮,形成鲜明的对比,场面之壮观,直令所有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道诡异的裂纹,骤然间在空中出现,或者说,是在阻隔战王殿和擂台的大阵之上出现,如同玻璃碎裂般,只是,这道裂纹很快便消失了,因而,倒也没什么人有所察觉。

    只有个坐的角度最直接的长老,偶然间瞥见了这道裂纹。

    撇见这道裂纹,这名白玉长老心中便顿时惊。

    这可是他亲自布置的阵法,虽然是临时布置的,但也已经足够强大,在凝神境之下,几乎不可能被攻破。

    而方才的大阵,却隐隐出现了些许裂缝,这岂不是说,慕飞的战斗力,已经接近了凝神境,要知道,炼气境和凝神境之间的差距,犹如山溪与川海般之大。

    “骗人的吧?”

    这名长老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了声,又继续盯着这个大阵,想看看慕飞是否还能再度将大阵轰出裂纹。

    “怎么了?”另名长老见其有些异常,转头问道。

    “没事。”该长老摇了摇头说道,随后,又继续盯着大阵看了片刻。

    大阵终归没有什么动静了,这名长老也不由得舒下心来。

    个炼气境地境初期的弟子,所展露的功法战力,竟能与凝神境相比,这怎么可能?

    这名长老心中笑,只当是自己眼花了。

    擂台上,在慕飞连贯又频繁的出手之下,云星灵,终于倒下了。

    此刻的云星灵,已然倒在了地上,翻白了眼,显然是失去了意识。

    望着云星灵动不动的模样,慕飞不由得放下心来,散去了万煞死玄决的增幅以及三道元神之火的加持,大口地喘着气。

    这是他首次出手,就同时催动三道元神之火,因为元神之火的消耗,对他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

    不说对他元神的消耗,光是对他玄力的消耗,便已令他倍感吃力了。

    只是他也没什么办法,对手是云星灵,实力极其强悍,他若不如此,旦给了云星灵喘息的空间,便等于给了让他翻身的机会。

    慕飞丝毫不会怀疑,自己的“元神”之火会被云星灵所破解,因而,他才会不断出手,想在云星灵没反应过来时。便将其彻底压死。

    而从目前来看,云星灵确实也在慕飞施展出三道元神之火后,被直接压死了。

    不过,云星灵虽败,此时的慕飞,其实光论状态而言,并不比云星灵强上多少。

    身上的剑伤,在“归命”之火熄灭后,又再度绽开,令慕飞感到阵剧痛。

    再加上激战过后因为过度消耗而传来的虚弱感,都令慕飞难受无比。

    只不过,由于战胜了云星灵,此时的慕飞,亦是心满意足。

    四处环顾了眼战王殿,只见所有的弟子,都在愣神了片刻后,猛然间对慕飞爆发出剧烈的喝彩声。

    “慕云!”

    “慕云!”

    “慕云!”

    “真好!”

    感受着众人的喝彩,慕飞不由得摊开了双手,肆意地享受着这个瞬间。

    他享受的,不是众人对他的吹捧,而是,破除心魔后的畅快。

    云星华,俨然是慕飞的心魔,而且是极难破除的心魔,甚至于,但凡是云族人,他都会不自觉地将其带入云星华。

    先前的那个云族弟子如此,此时的云星灵,亦是如此。

    这点,从慕飞先前刚发现云星灵的暴怒情绪,便可以看出。

    但是而今,云星灵败了,亲手败给了自己。

    而在云星灵败的瞬间,他那因云星华而诞生的心魔,便随之消散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畅快。

    当然,慕飞毕竟是慕飞,在畅快过后,慕飞也没忘了正事,转头朝白玉书院主办方问道:“各位长老,可否能宣布结果了?”

    几名长老面面相觑片刻,都点了点头。

    随后,坐在正中间的,名为白鹤的白玉长老,便站起身来,准备宣布结果。

    “轰隆!”

    但就在此时,整个战王殿忽然变得剧烈震动起来。

    而其源头,便是擂台中心已然倒地的云星灵。

    而随着剧烈的震动过后,只见四面八方的玄力,突然大肆涌动,朝云星灵飘去,被其吸入体内。

    云星灵的气息,突然就开始暴涨起来。

    炼气境天境初期,炼气境天境中期,炼气境天境中后期,炼气境天境后期。

    直至炼气境天境巅峰,云星灵的气息,才戛然而止。

    而与此同时,随着身剧烈的暴喝声响起,便见云星灵,忽然缓缓从地面爬起。

    头扎也不知已经掉落在何处,此刻披头散发的他,在不断涌动的玄力的吹动下,再加上此时他那双由黑变金的双眸以及眉心的红色铭文,将其映衬地,犹如尊邪神般,恐怖无比。

    慕飞紧紧盯着云星灵,只感觉心中有阵骇然。

    恐怖,此时的云星灵,给慕飞的感觉,只有恐怖。

    这个恐怖,当年,他曾在云星华的身上感受过次。

    而如今,同样为云族弟子,同样的方式,云星灵,以同样的方式,来给慕飞带来了同样的感觉。

    “这才是云星灵的最终形态么!”

    紧皱眉头地喃喃了声,慕飞却是不再犹豫,立刻又施展万煞死玄决,同时将三道元神之火催动起来。

    “慕飞!”

    云星灵紧紧盯着慕飞,冷冷地叫了声。

    “哼!”慕飞没正面回应,只是冷哼声,道:“倒是小觑你了,在我那等攻势下,居然还能再度起身!”

    “你很强。”云星灵同样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抬头闭目,喃喃道:“你真的很强,难怪我大哥会对你耿耿于怀,会对你有那么高的评价!”

    “大哥说的不错,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垫脚石!”

    “在与你激战后,我发现,我在过去些没能突破明悟的地方,此时都有些豁然开朗之意!”

    慕飞闻言眉头皱,不知云星灵此言何意。

    云星灵继续道:“在过去,我大哥经常说我有妄念,便无法领悟云族的天赋神通。”

    “我直在想,这所谓的妄念是何意。”

    “而在过去,我直认为,所谓的妄念,是我的妄想,我大哥说我有妄念,是说我心比天高,有些心浮气躁。”

    “但是如此,我发现我错了,我彻底错了。”

    “我大哥所说的妄念,根本不是什么妄想,而是虚妄!”

    “虚妄?”慕飞紧紧地盯着云星灵,心中有些疑惑。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相本无相,无相何有妄?”

    “无相无妄,何来虚妄?”

    “既无虚妄,便为虚妄!”

    云星灵道出了自己此时的感悟。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相本无相,无相何有妄?”

    “无相无妄,何来虚妄?”

    “既无虚妄,便为虚妄!”

    慕飞也跟着默念了遍,倒也对云星灵的感悟,有了几分理解,只是,自然也比不上云星灵本人。

    毕竟,这是云星灵的感悟,而这份感悟,正是他云族天赋神通的关键。

    “我倒真要感谢你,”云星灵冷笑着看着慕飞,道:“没有你,我还真不知,要到何时,才能领悟我云族的天赋神通。”

    “为了感谢你,我这刚领悟的云族的天赋神通,便让你来领教吧!”

    说罢,云星灵骤然凝结玄力,向擂台周围散发出道空明的道之气息,逐渐扩散,最后形成个领域。

    而这个领域,便是云族的天赋神通,云之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