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苦战

    “云之阵么!”

    慕飞喃喃了声,紧紧盯着云星灵。

    此时他的目光有些阴冷,对于这云星灵刚领悟的云之阵颇为忌惮。

    他不知道这云之阵具体有什么效果,但他知晓,作为云族的天赋神通,这所谓的云之阵,断然不会太过简单。

    ““诛邪”之火,起!”

    为免夜长梦多,慕飞率先出手,猛地催动“诛邪”之火,想将云星灵的境界压制下去。

    “诛邪”之火顿时在慕飞手中蹿起,股强大的威压随之衍生,不断在空中扩散开来,逐渐将云星灵的云之阵,也覆盖在内。

    云星灵的境界顿时又再度被压制了下去,回到了炼气境天境中期。

    慕飞不再犹豫,身形骤然暴起,猛地施展“大音佛拳”,朝云星灵轰去。

    “嗖!”

    慕飞速度极快,不断贴近,眼见就要至云星灵的身前了。

    但虽如此,云星灵却是寸分未动,只是面露诡笑地盯着慕飞。

    慕飞顿时打了个寒颤,心中涌现出不祥的预感,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贸然进攻有危险。

    “嗖!”

    慕飞立马停下脚步,转身离去。

    “晚了!”

    却见云星灵大喝声,大手挥,竟在周围形成道剑气屏障,将慕飞阻隔在内。

    ““清静”之火,起!”

    慕飞毫不犹豫地催动了“清静”之火,整个人的身形变得虚幻起来,欲从剑气屏障中穿过。

    “云之阵!”

    正当此时,云星灵浑厚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

    而随着云星灵的声音落下,慕飞顿时感觉股恐怖的力量涌入自己体内,正不断撕扯着自己体内的力量。

    不光如此,慕飞还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三道元神之火,在这股力量的拉扯下,竟逐渐消散殆尽,不复存在。

    “怎么会!”

    慕飞心下惊,匆忙停了下来。

    由于三道元神之火的消散,慕飞的身形不再虚幻,自然就穿不过云星灵的剑气屏障。

    毕竟这是由剑气衍生的屏障,若是贸然穿过,那么自己只怕会被这不断转动着的剑气切成粉末。

    只是,虽然及时停下,但因为三道元神之火消散的缘故,压制云星灵的威压,也如泡影般随之消散。

    紧接着,又因为“归命”之火的消散,慕飞骤然感到浑身阵剧痛,这是由于身上的伤以及透支的身体带给慕飞的负荷太大,已然令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慕飞“扑腾”声便趴倒在了地上。

    云星灵见状顿时放声大笑起来,缓缓走到慕飞身前,冷笑道:“你不是想知道我这云族的天赋神通云之阵有何作用?现在可知晓了?”

    “咳咳!”

    慕飞干咳了两声,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冷冷地盯着云星灵,沉声道:“我还以为你云族的天赋神通有多逆天,如今看来,不过类似压制元神的天赋神通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

    “压制元神?”云星灵眉头挑,冷笑道:“我云族的天赋神通,岂止是这点程度?”

    “所谓妄念乃是虚妄。”

    “而虚妄之念,而今已被我所破,也真是因此,我才可领悟这破妄的天赋神通,也就云之阵!”

    “破妄!”慕飞稍思虑,立刻明白过来,不由得冷笑道:“元神为虚,亦是妄的种么!”

    “不错!”云星灵道:“云之阵,可破切虚妄,而你以元神催动的手段,亦是其中种妄!”

    “只要有云之阵在,你所谓的元神之火,便无法再度施展。没了元神之火,你如何与我斗?”

    “哼!”慕飞只是冷哼声,不发语,浑身玄力迅速催动起来,猛地凝聚出道恐怖雷电,朝云星灵轰下,虽然不比先前,但却也颇有威势,威力不俗。

    “雕虫小技!”

    云星灵冷笑声,随手挥下剑。

    “嗖!”

    道剑气,顿时从云星灵的诛天剑中凝结而出,猛地朝空中扫荡而去。

    方才在空中涌动着的雷电,在云星灵的剑气之威下,轰然消散。

    慕飞面色变,心顿时沉了下来。

    如今的他,状态比之巅峰,差了太多太多,而他眼前的云星灵,却因为领悟了云之阵的缘故,实力反倒比起先前还要强大。

    此消彼长之下,双方的胜负似乎已经清晰可见。

    慕飞要败,而且还是云族之人。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战胜云族人么?

    此时,慕飞的道心,都甚至出现了丝动摇,变得有些怀疑自己。

    “放弃吧!”仿佛感受到了慕飞的心态有些异样,云星灵适时地开了口,“你是胜不了我的!”

    “当年我大哥能胜你,如今我照样能胜你!”

    “你,注定是我云族的垫脚石!”

    不过简单的几句话,却道尽了云星灵的心计。

    先是以居高临下的口吻来让慕飞放弃,让其心绪生变,再将曾经打败慕飞的云星华搬出来,再让其忆起被云星华战胜的久景,触景伤情之下,又搬出云族,想令慕飞的道心就此涣散崩溃。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个修士的道心,比玄根还要重要。

    杀人先诛心,作为云族的另个天骄,云星灵又如何不知晓此理。

    只不过,他显然低估了慕飞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的道心确实有些动摇,但也仅仅是动摇,就像往平静的湖泊中扔下块石子,令其激起了丝涟漪般,而在涟漪散去后,湖泊便会恢复如常。

    慕飞亦是如此,在道心动摇了片刻后,便恢复了过来。

    幼年时,他便受尽万般苦难,直至创立祖龙门后,才有所好转。

    而被云星华废了玄根后的四年里,他更是遭尽了冷眼,看尽了世间冷暖。

    换做他人,恐怕早已熬不住了,即便是慕飞,亦是靠着盈歆相伴,才能艰难地存活下去。

    如此磨练之下,他的道心早已到了坚不可摧的地步,又岂是云星灵区区三言两语可破。

    因而,在云星灵言毕后,慕飞只是冷冷地看着云星灵,淡淡回了声“聒噪”用以反驳云星灵。

    云星灵闻言先是愣下神,随后冷笑道:“果然,这等手段,终究是对你无用!”

    “不过!”云星灵又缓缓抬起剑,直指着慕飞,沉声道:“纵使你能保持住你的琉璃道心,但实力上的差距,却是不可弥补!”

    说罢,云星灵骤然暴起,提起剑便朝慕飞挥砍而去。

    此时的云星灵,浑身散发着股凌厉的气势,慕飞知晓,云星灵是打算速战速决,结束比赛了。

    也正如云星灵所言,此时的慕飞,确实也没什么手段再与云星灵争锋了。

    因此,在云星灵出招后,慕飞想都不想,立马催动踏空九行,转身就跑。

    云星灵这道剑气屏障的强势,他是领教过的,确实算得上是逆天,没给云族丢脸。

    只不过,这剑气屏障,也有个缺点,便是范围过大,且无法收缩,因而,即便身处于剑气屏障内,慕飞能逃离的范围依然是比较大的。

    在攻击的威势上,慕飞不如云星灵,是境界有所压制,二是云族的功法确实太强了。

    但是,在速度上,在身法上,慕飞的造诣比起云星灵来,却是高了不少。

    不说他自己的强大的肉身,便已令他身如疾风,他对踏空九行的领悟,也俨然已经达到了个非常高的水准,比起当年那些赤云宗的核心弟子们,丝毫没有半分逊色。

    因而,当慕飞转身逃离时,双方的身位,顿时便被拉开了距离。

    “逃跑?”云星灵面色顿时阴冷下来,立马追击上去,边追击,边指着慕飞大骂道:“我看错你了,你居然是这等无胆之徒!”

    这自然是云星灵的激将法,想激慕飞与之对战。

    只不过,这种生涩的激将法,对慕飞而言,简直可以算的上是毫无杀伤力。

    云星灵在身后追,他在前边跑,时间久,二人之间的身位,便被拉开的越来越远。

    云星灵气恼不已,立马凝结玄力,化出道又道剑气,朝慕飞扫射而去。

    只不过,在慕飞灵活的步伐之下,这些剑气,连慕飞的汗毛都没有伤到。

    云星灵面色变得更加冷了,他从来没想过,慕飞居然会这么无赖,关顾着跑,连丝回头反打的心都没有。

    气急败坏之下,云星灵震怒无比,立马凝结玄力,猛地施展大道玄音,朝慕飞轰去。

    “吒!”

    随着紫色的玄音冲击朝慕飞涌去,慕飞立马个回身闪避,躲开了云星灵的攻击。

    而与此同时,他的心里突然衍生了个办法,个极为冒险的办法。

    当然,此时的他,暂时还没办法施展此法,只能继续静等待时机。

    而随着自己的玄音轰击落空,云星灵的脸色都变得快和死猪干般了,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此番这厮直在逃跑,我拿他没有办法,如今我既要维持我的剑气屏障,又要维持着云之阵,对于玄力的损耗远大于他,时间久了恐会生变!”

    “我不妨暂时先关了云之阵,反正只要他催动元神之火,我亦可再度开启云之阵将其覆灭!”

    如此想着,云星灵骤然停下脚步,随后挥剑指,瞬间将云之阵,给收了回去。

    “机会来了!”

    感觉到云之阵的消失,慕飞立马转身,猛然间凝结玄力,猛地施展大道玄音,朝云星灵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