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结束

    “狗屁不通!”云星灵冷笑道:“你当真以为玄极道极的乱扯通我便会相信?”

    “有何招便尽管使出来,少再此出言不逊!”

    “成全你!”慕飞淡淡地应了声,随后猛然间催动体内的玄力。

    玄力在他体内的经络内迅速流动着,直令慕飞的气息骤然暴涨。

    “以阴调阳,以地衬天,以星照月,以柔化刚。”

    “阴阳、天地、星月、刚柔是为极。玄极,道极,亦为极。”

    “然,以阴调阳,以地衬天,以星照月,以柔化刚。调、衬、照、化,无论是那句,当中的含义皆为融会贯通之意。”

    “当年三清道祖创立道德经时是无敌于天下的。”

    “但无论是道极的大道玄音,还是玄极的大道玄音,论及威势,虽可称为世间顶尖,但离无敌于天下,却是远之甚远,原因便是,无论玄极还是道极的大道玄音,皆是不全。”

    “只有将玄极、道极合而为,所融汇出的大道玄音,才是真正完整大道玄音。”

    “咤!”

    骤然间,道紫色的大道玄音猛地慕飞身上涌出,化为道紫色光球,在慕飞的左手心之上缓缓飘动。

    云星灵见状顿时大笑道:“说的头头是道,我还真当你有什么手段,结果用的不也是这所谓的道极大道玄音!”

    慕飞淡淡道:“尚未结束。”

    说罢,慕飞再度催动大道玄音。

    这次,是金色的大道玄音,在慕飞的右手手心中飘动着。

    而当两个光球皆在慕飞手心之时,二者顿时产生了共鸣,不断在慕飞手心之上闪动着。

    “合!”

    慕飞大喝声,猛地将两个光球相撞,融汇在起。

    “轰隆隆!”

    骤然间,整个战王殿,或者说,整个白玉书院,都发出了剧烈的颤动。

    方圆数百里的玄力,大肆涌入慕飞身前正在融合的两道光球之内,令其威势不断增强。

    狂浪扑沙,熔岩爆发,大海结霜,雷云涌动,半空中,类似的异象不断地衍生,栩栩如生,恐怖的仿佛末日般,令人骇然无比。

    “好强的威势!”

    擂台外,修阳满脸愕然地看着慕飞惊道,“难道与我对战时,他留手了这么多么?”

    “不,”章明摇了摇头,“应该不是,这应该是慕云临时领悟的。”

    “临时领悟”修阳顿时沉默了,这得是何其恐怖的天资才可办得到,他反倒希望是慕飞留手,如此,他还有追赶的。

    但是而今,见慕飞如此,他已然连追赶的都没有了,差距越来越大了。

    “喝!”

    伴随异象不断衍生、消散过后,慕飞大喝声,奋力地将两枚光球融汇在起。

    融汇后的光球,威势至强,下方为紫色,上方为金色,以紫色衬托金色,正应了以阴调阳,以地衬天,以星照月,以柔化刚之意。

    二者叠加在起,正好形成了互补,威力之强,仿佛能撼动天地。

    “云之阵,全开!”

    云星灵也暴喝了声,骤然凝结玄力,将云之阵的效果增强至最大。

    “云起风兮落,御!”

    剑气屏障亦再度施展而出。

    云之阵加上云剑决,这也是他最强势的手段,显然,此时的他对慕飞已然心生畏惧。

    因为慕飞的气息实在太异常了,虽然修为的气息依旧在炼气境地境初期,但是其强度,却是直接压过了他目前炼气境天境巅峰的气息,足见其恐怖。

    “多此举!”

    慕飞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猛地将手中的光球朝云星灵甩出。

    “嗖!”

    在冲击当中,光球骤然变形,化为条金紫两色的大道玄音,猛然间朝云星灵轰去。

    “给我拦下!”

    云星灵大喝声,猛地催动云之阵阻隔慕飞的玄音。

    “你拦不下!”

    慕飞淡淡道,随手施力,催动玄音朝云之阵轰去。

    云之阵迅速涌动着,想将慕飞大道玄音之力卸去,化为虚妄。

    但完整的大道玄音,威势实在太强了,只听见“轰”地声巨响响起。

    强如云之阵,在完整的大道玄音轰击之下,也没坚持多久便烟消云散了,根本化解不了慕飞的攻势。

    紧接着,大道玄音又轰向了云星灵的剑气屏障。

    但连云之阵都未能阻挠慕飞的大道玄音,更遑论是云剑决了,因而,当大道玄音撞上云星灵剑气屏障的那刻,剑气屏障便赫然被击穿,宛若张纸般脆弱。

    眼见云之阵和剑气屏障都被慕飞瞬间破掉,云星灵顿时心生惊慌之意,不由得大喊道:“长老救我!”

    “给我住手!”

    与此同时,道苍老的声音骤然涌入慕飞的脑海之内,显然,这正是云星灵的求教之人在警告他。

    但慕飞根本没理会此人,仍自顾着出手,将玄音猛地轰向云星灵。

    “轰!”

    大道玄音为道德经的招式,威力何其强势,又岂是云星灵所能抵御。

    因而,在大道玄音的轰击之下,云星灵的身体瞬间被击穿。

    “滴答滴答!”

    血液不断从云星灵身上流淌而出,云星灵有些茫然地低下头来,看了眼胸口的伤势,随后,便双眼白,“扑腾”声,倒在地上。意识也随之模糊了过去,气息也迅速跌落下来,俨然奄奄息。

    “孽畜!”

    苍老的声音再度从慕飞脑海中响起,“我宰了你!”

    “嗖!”

    随着声音落下,骤然间,随着道金光在空中闪过,道黑色身影骤然在空中显现,随后猛地凝聚玄力,施展道恐怖光束,以雷霆之势朝慕飞出手。

    慕飞再强,那也终归是个炼气境的小辈,而此人显然是世间的顶尖人物,纵使只是随手的道光束,亦不是慕飞能抵御的。

    玄虚显然也知晓是如此,因而,就在此人出手的刹那,玄虚便同样出手,大喝声,随地城村,瞬间闪至此人的身前,猛地朝其出手,阻断了他的攻势。

    “滚!”

    见攻势被打断,此人冷哼声,随手化出道青色蛟龙幻像,猛地朝玄虚轰去,想将其逼退。

    但玄虚并非凡辈,面对此人的出手丝毫无惧,同样凝结玄力,与空中化出只大手,猛地朝其拍去。

    “轰!”

    这二人可不是什么书院弟子,他们是真正的世间强者,因而,他们刚交手,便令天地都仿佛为之鸣泣般,直引得白玉书院如翻天覆地般,颤动不断。

    “给我停手!”

    面对这等状况,白玄松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立马同凤凌胜,黑龟、绿蛇以及白鹤四人上前阻挠二人。

    双方威势相当,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再加上白玉书院的阻挠,此人便知此战是打不成了,遂冷哼声,转头恶狠狠地扫了慕飞眼,仿佛要将其活吞了般,随后,便骤然离去了。

    这等档次的强者心想要离去,那么即便是同级别高手,难以拦下,因而,在其离去后,众人倒也没有深追。

    “好你个离山!”见其离去后,白玄松冷冷地盯着离山长老仲淮,不满之意流露于脸上。

    这个神秘人,显然和离山脱不了干系,因此,在其离去后,白玄松便将目光放在了离山长老仲淮身上。

    “此事我定会给你们个交代!”仲淮只是简单地应了句,随后便指示名离山弟子,将云星灵从擂台上带下,开始疗伤。

    “玄虚长老,你看此事如何解决?”白玄松又将头转向了玄虚,出言询问道,毕竟,此次离山的出手,受害者是玄殷书院,如何处置,自然也是由玄殷说了算。

    玄虚摇了摇头,淡淡道:“既然我的弟子无事,那么此事便先缓缓吧。”

    白玄松闻言愣,显然是没想到玄虚居然会放任离山如此作为。

    但既然玄虚自己都这么说了,白玄松遂也不再多言,转头示意了番,遂转身离去。

    白鹤点了点头。缓步走上擂台,宣布道:“我宣布,此次擂台赛,获胜者为玄殷书院!”

    由于先前突然的那出,这些弟子都尚且未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慕飞早已从擂台离去。

    后知后觉地,众人这时才骤然爆发出嘈杂的议论声。

    有人议论慕飞和云星灵的激战,有人议论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总之是热闹的很。

    白鹤也没理会他们的议论,自顾自地,又随手在空中划出了本次大赛的积分榜情况以及对书院的评论。

    第名,玄殷书院,个人战八分,擂台赛十分,胜者加五分,总计二十三分。

    二十三分,可谓技冠群雄,同时也保住了玄殷的第书院的名号。

    第二名,离山书院,个人战六分,擂台赛九分,总计十五分。

    离山的实力亦是毋庸置疑,若是最后的王者之战是由云星灵胜,那么此时的第书院,就是离山。

    第三名,青风书院,个人战积两分,擂台积两分,总计四分。

    再接再厉,虽然积分看着不好看,但实力战力,却未似积分般与玄殷和离山差距巨大。

    至于第四名的白玉书院,白鹤很明智的直接没有公布,个人战零分,擂台赛零分,他是白玉书院的长老,这个脸,他可丢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