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危机现

    时间流逝,转眼间又过去了日。

    距离四大书院的大赛已经过去了四日。

    大赛结束,众人自然是要回各自的书院,先前白玄松盛情,众人便在书院内多留了几日,但是再待下去,便不是白玄松盛情,而是他们没分寸了,因而,今日玄虚便向白玄松道别,准备回玄殷书院。

    白玄松虽竭力挽留,但众人去意已定,白玄松遂不在多留,给玄殷众人送行了路,直至白玉的入口处,这才停下,向众人道别。

    “各位,后会有期了。”

    玄虚亦道别道:“后会有期!”

    道别过后,目送白玄松回去后,众人也就打算离去,但正当此时,他们却正好碰见了同样准备离去的青风书院众人。

    “章明长老。”玄虚作揖。

    章明同样作揖道:“玄虚长老。”

    互相作揖后,二人便是言谈了番场面话,众人也没什么兴趣去听。

    倒是柳如霜,在两长老商谈之时,却是溜烟地跑到玄殷弟子这边来。

    确切的说,是跑到海月柔身前。

    “下次见面,我定会胜你!”柳如霜郑重其事地说了句。

    “我拭目以待。”海月柔则只是平淡地应了句,古井无波,并没受到任何影响。

    慕飞看在眼里,不得不感慨,随着剑术造诣和修为的提升,海月柔,已经和她的师父明月越来越像了。

    修阳也走上前来,同慕飞作揖道:“慕兄。”

    慕飞应声点头。

    修阳笑道:“此次大赛,让我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待我回去后,我定会勤加修炼,虽不敢说能超过你,但亦会奋力追赶。”

    “好好努力,你会成功的。”慕飞双手摊在后背,老气横秋地说道,仿佛个长辈在对小辈说教样。

    但是修阳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慕飞如今的修为远强他多倍,对道的领悟亦颇有境地,比起那些几百岁几千岁的未必能差到哪里去,除去年龄外,慕飞确实算得上是他的长辈。

    慕飞继续道:“你的“七脉绝魂腿”威势不俗,但对玄力的耗损甚多,单打独斗还好,若是碰上人多的情况,你必招架不住,你应该去学些威势不强但消耗不多的功法,不能昧仰仗你的杀招。”

    “那依慕兄你的意思,我该学些什么功法?”

    慕飞思虑片刻,道:“三种功法。第种,为锤炼肉身的防御功法,肉身体魄强了,你的“七脉绝魂腿”亦会变强,且肉身强了,你还能进步地拓展玄脉,这对你的“七脉绝魂腿”大有益处。”

    修阳点头道:“长老也曾于我言明过,我也正打算回去后去寻门锤炼肉身的功法修炼。”

    “如此便好,”慕飞点了点头,继续道:“第二种为身法,我观察过你的速度,虽然不俗,但多只是凭着肉身强行催动,显然身法并不算很强。”

    修阳解释道:“这是为了让我的“七脉绝魂腿”修炼的快些才会如此,身法与我的“七脉绝魂腿”冲突,旦修炼了强大的身法,那“七脉绝魂腿”的修炼必然会慢下来。”

    慕飞说道:“所以你就放弃了身法么?”

    “嗯。”

    慕飞摇头道:“你此举不妥,速度在打斗中的重要性何其之高,不错,你的“七脉绝魂腿”威势确实很强,但若是碰上速度远胜你的人,那么他即便视力不如你,亦可以仰仗着身法,将你活活耗死。”

    修阳摇头道:“但我若为了身法而放弃“七脉绝魂腿”,亦是不妥。”

    慕飞反问道:“那为何要放弃?”

    “嗯?”修阳愣,显然是没明白什么意思。

    慕飞追问道:“你为何不能两法起修炼?”

    修阳道:“若两法起修炼,只怕两法都学的不精,还不如法,毕竟,身法和腿功是有冲突的。”

    “不,”慕飞摇了摇头,道:“所谓的冲突,只是没有想到解决之法罢了。”

    修阳疑惑道:“腿功和身法的冲突历来都没有解决之法,难不成慕兄你有?”

    慕飞道:“腿攻威势何其强大,但世间修炼之人却少之甚少,原因便是因为修炼了腿功,便可以说是不能修炼顶尖身法了,没了身法,若是碰上身法厉害的人,便会筹莫展,因而世间才会没多少人修炼腿功,尤其是似你这等修炼顶尖腿功且修炼的精通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本就人烟稀少,又如何又解决之法,你所谓历来的说法,也只是那些对腿功不精通之人妄下的结论罢了。”

    “至于解决之法,我非修炼腿功之人,自是不知晓,但是,我却有法可让你尝试番。”

    “什么办法?”

    “融合功法!”

    “融合功法?”修阳闻言愣。

    慕飞道:“不错,正是融合功法,正好,这也是我所言的第三种功法。”

    “融合功法为种较为独特的功法,它能融汇自己身上的多种力量,对于你心修炼腿功无暇估计身体其他杂力的你而言,是非常好的选择。”

    “若是你能利用融合功法,将你的腿功和身法融汇在起,这当中的冲突,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修阳有些茫然地问道:“能成功吗?”

    慕飞道:“即便不能成功,对你也无害。”

    修阳低头思虑片刻,突然郑重道:“慕兄今日之言,修阳铭记于心!”

    慕飞正欲开口,突然间,道渗人的血红色瘴气,猛地朝白玉书院之外,朝当中扩散进来。

    慕飞面色微微变,随手施展道气劲,欲将这股瘴气驱散开来。

    “这是什么?毒瘴?”

    修阳也反应过来,开口问道。

    “不知,”慕飞摇头道,“但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

    随后,在慕飞的驱散下,这道瘴气很快便被驱散开来了。

    但就在这股瘴气被吹散后,股更浓烈,范围更广的瘴气,却是缓缓朝众人飘散而来。

    慕飞眉头皱,沉声道:“事有古怪!”

    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靠拢,聚集在起,紧紧盯着不断朝书院内飘来的瘴气,面色凝重不已。

    尤其是青凝,在见到了这股瘴气后,面色更是变得难看无比。

    慕飞问道:“你认得这瘴气?”

    青凝沉声道:“这不是什么瘴气,这是嗜心蛊吐纳的毒瘴!”

    “嗜心蛊?”慕飞闻言愣,显然,他并没有听说过这种蛊。

    不光是他,此时在场的众人,没有人听说过这种蛊。

    上官晨问道:“青凝姑娘,这嗜心蛊是个什么蛊?”

    青凝沉声道:“嗜心蛊,乃魔谷后家最强大的蛊虫之,是他们的不传之秘,除了最顶尖的几家养蛊世家外,没有人知晓其存在。”

    “魔谷后家?”众人闻言顿时皱眉。

    离轩追问道:“不对啊,魔谷后家的蛊虫,怎么会出现在白玉书院?”

    慕飞沉声道:“还记得先前离山弟子使用的蛊虫么?”

    “嗯?”众人纷纷将头偏向慕飞,等其继续开口。

    慕飞继续道:“具体的事宜我暂且不清楚,但照如今的情形看,我大概能猜个七七了。”

    玄虚道:“说清楚。”

    慕飞沉声道:“离山的弟子虽然行事诡诈,但却无蛊族弟子,但先前离山弟子在对战中,却是动用了蛊虫,当时我就在相,离山书院会不会和魔谷后家勾结在起了,只是不敢确认。”

    “圣宗少主元临曾经说过,这魔谷后家在过去因为因为各种原因,而难以突破成为超级家族,又知晓自己在名沧城的名头不太好,因而行事直还算低调,但后来,他们的动作突然变得频繁了起来,且行为狠辣,丝毫不顾及名沧城内其他总们家族。”

    “虽然魔谷后家是顶级家族,但若是没有个大靠山,那他们也断然不敢这么做,现在看来,这离山书院,便是他们的靠山了。”

    上官晨恍然道:“难怪了,我说魔谷后家怎么变得那么硬气,原来是背后有离山撑腰。”

    章明皱眉道:“魔谷后家怎么会和离山书院勾结在起?”

    慕飞作揖道:“章明长老有所不知,早在我们来白玉书院之前,我们的传送阵曾遭到神秘人的攻击,当时玄虚长老为了不让传送阵崩塌,便只身人破阵而出,与他们对战,而我们,则顺着传送阵,掉落到了名沧城外的个小村庄当中。”

    “小村落?”

    慕飞于是便将后续遇到魔谷后家弟子以及兽蛊之事如数告知。

    “原来如此。”章明听罢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这看似平静的名沧城内,居然有如此汹涌的暗流!”

    张子冲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道:“我们得快些出去,寻到这所谓的嗜心蛊才行!”

    青凝阴着脸缓缓说道:“只怕我们出不去了。”

    “什么意思?”

    青凝指了指缓缓飘来的毒瘴颤声道:“你们看!”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望去,这看,众人顿时猛地打了个寒颤。

    因为在白玉书院数里之外,嗜心蛊的毒瘴,已然覆盖了整片地区,将整个白玉书院,覆盖在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