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一敌三

    “当着我的面还敢走神,你未免有些太大意了吧?”

    正当仲淮眉目紧皱,对慕飞的实力心存疑虑之时,忽然冷不丁地听到玄虚的声音响起。

    回神看,只见此时的玄虚法相金身,双掌正朝自己猛地呼来,正是记“衡风掌!”

    仲淮大惊,匆忙催动玄力抵御,但“衡风掌”威势极强,强如仲淮,亦是难以全力抵御,虽奋力挡下了掌,但另掌,却还是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大道之伤即刻显现,繁杂的大道纹络不断流转于其胸口之上,压制着仲淮体内的玄力,直令仲淮的气息迅速萎靡下来,比之先前弱上了不少。

    “该死!”

    仲淮捂着胸口,面色阴沉了下来,方才玄虚的话,确实令他有些担忧,因而他才不免有些分身,但他面对可是玄虚,实力本就强于他,再加上自己又有短暂的分神,自然就给了玄虚可乘之机,他忽然觉得,这正是玄虚的计策,而自己则中了他的计。

    “呵呵呵呵,没想到,连你都施上这等小手段了!”

    “手段?”

    “你故意夸大那个炼气境小辈的实力,让因他而分了神,好让你有可乘之机,若是他人的话,我可能只会当笑话,但你为人谨慎,从不言妄语,因而当你说出口后,我还真就入了套了!”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玄虚淡淡道,“我方才所言,可不是什么妄言!”

    仲淮冷笑道:“呵呵,你还想用相同的伎俩不成?”

    “罢了!”玄虚见仲淮不信,也没多言,而今仲淮中了自己掌,有了道伤,正是他举拿下的机会,遂也不再多言,反手便是掌朝着仲淮轰去。

    仲淮本就不敌玄虚,只是昧地防守,而今更是中了道伤,再与玄虚肉搏显然是不可能了,于是他毫不迟疑,立刻从星光袋中取出尊巨鼎,正是“离火镇山鼎”!

    此鼎亦是神器,为仲淮的最大杀招,若非玄虚将其逼上了绝路,他是断然不会轻易取出的。

    玄虚冷笑道:“终于肯把你的宝贝拿出来了!”

    仲淮沉声道:“玄虚,你的确很强,即便我的实力大增也仍是不敌你,但是,如今的我有离火镇山鼎傍身,谁胜谁负还未分出!”

    玄虚冷声道:“如此聒噪作甚,你尽管攻来便是!”

    “哼!”

    仲淮闻言冷哼声,驱使离火镇山鼎,猛地朝玄虚轰去。

    离火镇山鼎,无愧为神器之名,就在其出手的刹那,整片天地都仿佛为之颤动起来,七道金色的离火,骤然在巨鼎中衍生,窜动而出,随后在这尊巨鼎周身肆意转动着,散发着炽热的气焰,所过之处,皆会留下道火焰纹络,仿佛能燃尽切般。

    巨鼎本身的威势也不俗,朝玄虚轰去之时,玄虚只感觉巨鼎仿佛座恢宏的巨山般朝自己扑来,强悍无比。

    而随着离火镇山鼎不断逼近,玄虚也没干站着,将体内流动的玄力极速运转起来,令自己的状态提升到巅峰,随后,在巨鼎近身的那刻,骤然化出道巨大的手掌虚影,掌朝离火镇山鼎猛地拍去。

    另边。

    慕飞路疾行,想寻找那三名凝神境高手的踪迹。

    而这路上,已经有不少的白玉弟子的尸体了,显然,在绿蛇三人离去后,他们也没闲着,见到白玉弟子便杀。

    慕飞自问没什么恻隐之心,但看着路蔓延而来的白玉弟子尸体以及脚下如溪水般流动着的鲜红血液,还是不免感到阵渗人。

    因为这些人的死状实在是太恐怖了,有的人,被蛊虫直接吞掉了半截身子,有的人,又被蛊虫吞掉了头颅,而有的人,身上无处伤口,但尸体却已是干枯无比,和树干样的脸色,瞪大着双眼,仿佛在望着慕飞般,还有许多人,皆有各自的死法,但无例外,都是恐怖无比。

    饶是慕飞,在这些恐怖的情景之下,都不由得感到阵头皮发麻,不由得喃喃道:“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些白玉弟子实力不及他们,被杀了也无话可说,但如此残忍的杀法,却是天道不容!”

    但慕飞毕竟是慕飞,心性之强,远非他人能比,因而,在感叹过后,慕飞也没再继续理会,而是顺着尸体路追踪过去。

    很快的,慕飞便赫然感觉到三股强大的气息,正在不远处不断产生着波动。

    慕飞知道,这必是那三名凝神境高手的气息无疑,于是,慕飞遂加快了步伐,很快便追了上去。

    果不其然,顺着气息寻去,慕飞果然见到了这三名的凝神境高手。

    只见其中人,正拉伸着舌头捆在名白玉的女弟子身上,她的身上无处衣物,脸色苍白,身上有不少处明显的抽打伤势以及某些男性的不明液体,显然已经遭受了不少的糟践,虽然没死,也基本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

    与此同时,另两人也没闲着,左边的人,正驱使着不知为何的蛊虫,在吞噬旁白玉弟子的尸体。

    右边的人,则是咬在名弟子的脖子上,正贪婪地吸允着该名弟子体内的血液和玄力。

    这三人,其中两人正身着离山书院的道服,而那个使用蛊虫的人,则穿着魔谷后家的族服。

    “离山书院,魔谷后家,都是丘之貉,也难怪他们能联合到起!”

    慕飞暗自摇了摇头,随后骤然凝结玄力,化出三道汹涌的雷电,猛地朝三人的头顶直劈而下。

    “轰隆!”

    就在雷电倾泻而下的同时,三人的反应亦是非常迅捷,立马催动玄力,避开了慕飞的雷击。

    避开攻击后,三人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慕飞的存在。

    “炼气境天境中期!”先前吸吮白玉弟子血液和玄力的凝神境修士,此时嘴角都还有残留的血液,正眯着眼,紧紧盯着慕飞,仿佛在观察慕飞。

    “大意了,居然还留下个活口!”另人则是面色阴冷的笑了声,宛若蛇般,不断蠕动着自己的舌头。

    “多说作甚,宰了便是,炼气境天境中期,作为蛊虫的养料倒也比那些锻心境的垃圾要好得多!”

    那个魔谷后家凝神境修士,则是催动种蛊虫,缓缓朝慕飞爬去。

    “三人都是凝神境人境初期么!”慕飞喃喃了声,心中已然拟定好自己的作战方案。

    若是这三人,有人的修为在凝神境人境中期以上的话,那他会想办法击破,若是有两人的修为在凝神境人境中期以上的话,那他在出手的同时,或许还会用到嗜灵焰,若三人都在凝神境人境中期以上,那他会直接动用嗜灵焰。

    但是如今看来,慕飞显然是不用催动嗜灵焰了。

    凝神境人境初期和凝神境人境中期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而今既然是三名凝神境人境初期的弟子,慕飞便有了几分以敌三的把握。

    但这三名凝神境修士自然不知晓慕飞在想什么,只当他是在逃跑时正好撞见了他们三人。

    “让我来解决他!”那个吐着舌头的凝神境修士,诡笑了声,就欲出手,但立马被另外两人拦下。

    “玩你的女人去,此人是我炼蛊的养料!”

    “你都用了那么多养料了,这个炼气境的修士,是我的了,炼气境天境中期,应能令我的修为增强不少。”

    “女人只是玩物,我的舌头也该见点血了!”

    此人冷笑声,于是不顾二人的阻挠,立刻挥动舌头,朝慕飞抽打而去。

    不得不说,虽然此人的攻伐看着有些恶心,但他舌头的力道,却是着实不轻,尚未攻击到慕飞,慕飞便已感受到当中的威势有多凌厉。

    若是在先前,面对这种攻击,饶是慕飞也需要头疼番,但是如今,却是完全不同了。

    只见此人的舌头尚未抽向慕飞,便被慕飞伸手把抓住,随后牢牢地捏在了手上,时间,竟是令这名凝神境高手定在了原处,动弹不得。

    “好强的肉身!”

    另外两人面色立马就变了。

    因为他舌头的力道,这二人是领教过的,在先前,他可是舌头直接将白玉书院的座以天灵石铸成的大殿轰成了废墟,威力堪称恐怖。

    可是如今,如此恐怖的舌头,却是被慕飞牢牢地捏在了手中。

    由于慕飞紧紧抓着此人的舌头,粘稠的液体,便不断从舌头中留下,沾地慕飞满手都是,顿时便令慕飞心生厌恶之意。

    “真是令人恶心的舌头。”慕飞喃喃了声,又扫了眼远处已经死去的那名白玉女弟子,道:“也罢,今日便烧了你着舌头,好让你不再祸害那些姑娘!”

    说罢,慕飞骤然施力,猛地化出道青蓝色焰,把在其舌尖上燃起,正是“焚炎变。”

    “唔!”

    剧烈的灼烧之痛,顿时令此人的面色变得痛苦不已,不过眨眼间,他的舌头便在慕飞的灼烧之下,出现了丝焦气。

    另外二人眼见如此,当下毫不迟疑,立马凝结玄力,从慕飞的左右两侧同时攻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