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噬源血珠

    毕竟是两名凝神境高手的合力击,饶是慕飞亦无法硬撼,于是,在二人出手后,慕飞便放开了握住长舌的手,纵身跃,避开二人的轰击。

    对慕飞而言,以对三,最重要的不是迅速击杀对手,而是保证自己在这场对战中不受到道伤。

    随着慕飞避开攻击,三人也没急着追击,而是警惕地看着慕飞,没有轻举妄动。

    “不愧为凝神境,战斗的警觉性和过去的对手不是个档次。”慕飞心中暗叹声,散去了背后手中不断涌动的雷电。

    随后,在几人的言语中,慕飞总算也知道了三人的名字。

    后家那个凝神境高手名为后宁,而离山书院那两人,长舌的为张让,吸取别人灵力和血液的为张路。

    救下张让后,张让捂着嘴,不断催动玄力修复着自己的舌头,令伤势逐渐复原过来。

    慕飞也不着急,由着他恢复,他本也没有想着靠烧把张让的舌头就能解决个凝神境高手的天真想法,这可是凝神境高手。

    很快,随着张让的舌头恢复过来,三人重振旗鼓,就欲进攻。

    张路攻左,后宁攻右,张让攻中,形成包夹之势。

    这次,他们没有小觑慕飞,皆没有留手,在出手的间隔中,赫然流转着大道气息,显然是动了真格。

    若是换做其他旁人,面对三名凝神境高手如此狠辣的攻击,恐怕除了被轰成肉泥外,便再无其他可能。

    但他们面对的不是旁人,是慕飞。

    就在三人出手的瞬间,慕飞赫然催动玄力,施展气化三清,分为三,竟将三人的攻击同时抵御了下来。

    “这是”

    被击退的三人,见慕飞化为了三个,面色顿时大变。

    气化三清,这是三清道祖的成名绝技,他们虽对道的理解没慕飞深,但这点却还是知晓的。

    “你不是白玉书院的弟子!”后宁沉着脸说道。

    慕飞摸了摸鼻子撇嘴道:“我可从没说过我是白玉书院的弟子。”

    气化三清,乃元阳城的神秘道士古道情所授,在过去,由于对道的领悟加上自身实力的不足,他直都只能化出两人,但在幻原石里领悟大道玄音的过程中,他对道的领悟突飞猛进,不再只是化二,而是化三。

    而这,也正是慕飞有足够自信以人独对三名凝神境高手的底牌。

    随着气化三清施展开来,双方的局势赫然发生剧变,不再是对三,而是三对三,人数上的劣势荡然无存。

    “你到底是何人!”后宁目光紧锁着慕飞冷声道。

    “宰你们的人!”

    慕飞露出个森然的笑容,手中玄力骤然凝结,三道身影同时窜动,眨眼间便冲至三名凝神境高手的身旁,对三人施展“大音佛拳”。

    “轰!”“轰轰!”

    十拳,二十拳,三十拳,直到六十四拳,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连贯无比,每拳都充满威势,将三名凝神境高手打的节节败退。

    而这三人,在不断后退的同时,心中更是犹如惊涛骇浪般震撼。

    个炼气境天境中期的修士,居然能独战他们三个凝神境的高手,并且还将他们不断压制住,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畜生,我要你死!”

    尤其是张路,此时更是难以忍受,大喝声后,遂不再留力,猛地凝结玄力,骤然爆发。

    “轰!”

    只见道猩红的血珠骤然爆发而出,在张路周身缓缓绕动着,森然的恐怖气息,不断从血珠身上蔓延而出。

    “张路,勿要冲动!”后宁见状大惊,就欲阻挠,但有慕飞的分身在前,他难以腾开手,只能出言提醒。

    但张路却是丝毫不听,身为凝神境的高手,他万不能容忍自己被区区个炼气境修士压制,这对身为凝神境境界的他而言,是种侮辱。

    因而,此番他才会不留余力,将自己的最大杀招施展而出,想击毙命。

    “噬源血珠,给我吞了他!”

    张路大喝声,猛地施展噬源血珠,朝慕飞涌去。

    慕飞即刻睁开第三只眼,在噬源血珠上扫了眼。

    所谓的噬源血珠,正是这张路常年吸收他人血液所凝结的体内血珠,每吸收人,噬源血珠中的阴森寒气便会多上分,事至如今,张让早已不知吸收了多少人的血液了,因为此时的他的噬源血珠,已经阴森的不成样子了。

    而正当慕飞欲出手抵御时,却见噬源血珠忽然迅速变大,随后张开大口,口将慕飞吞了进去。

    将慕飞吞进去后,噬源血珠猛地颤动了几下,随后便平缓了下来,在空中缓缓漂浮着。

    张路见状松了口气,他知道,这是噬源血珠成功将其融化的征兆。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道与后宁张让激战的慕飞的身影也骤然间消失于此。

    张路见状只当与他对战的正好是慕飞本尊,因而此番受到自己噬源血珠的吞噬,那两道身影才会消失,不由得冷笑声,道:“什么气化三清,三清道祖的招式也不过如此!”

    与此同时,噬源血珠内。

    慕飞缓缓游荡在这血珠当中,周身环绕着逆引星流,将周围要吞噬他的血气完全隔开。

    其实以他的实力,真要抵御,这些血气还真奈何不了他,只不过他不想浪费时间,而今身处于这血珠当中,他必须尽快从这噬源血珠中出去,否则,这三名凝神境高手,必会继续对白玉弟子进行屠戮,这才催动逆引星流,直接将血珠中的血精隔开。

    至于气化三清,他也确实是本尊被吸了进来,且与外界失去了气息的联系,因而那两道自己的分身,才会消失,如若此时他在这噬源血珠内再度施展,那两道分身仍是会出现。

    “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慕飞收了收心,不再多想,在噬源血珠内不断前行。

    不得不感慨人体之奥妙,噬源血珠,不过是张路所凝结的体内血珠,但此时慕飞眼望去,却是极大无比,眼望不到头。

    他又想起自己的体内宇宙,那颗被云雾环绕的蓝色海星,论大小比起这噬源血珠,只大不小。

    此番慕飞在这噬源血珠中走了遭,倒给了他个启发,他在想,若是他在自己的体内宇宙走上遭,是否能领悟些什么。

    当然,此时的他,暂时还没那个空闲的时间,因为他拖得越久,白玉弟子死的便越多,同时那仲淮的实力,也会变得越强。

    噬源血珠中,除了路蔓延过去的血河之外,还漂浮着颗又颗的泡沫血珠,慕飞随意取下个,伸手去触摸了下。

    只听见“嘭”地声响起,泡沫顿时碎开,随后顿时响起声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名锻心境地境初期的女修士生前的死状赫然浮现,同时,随着泡沫散去,这名女修士的虚影,也逐渐消散而去,其眼神之哀怨,神情之愤恨,饶是慕飞看着都有些不舒服。

    但消散的同时,慕飞心中亦有些疑惑,为何这泡沫中会出现死者生前的死状。

    如此想着,慕飞也顾不上什么于心不忍,随手又点破了几个泡沫。

    果然,随着泡沫破碎,又有几道虚影在上方显现,有男有女,当无例外,都是死前的惨状。

    “这是何故?”慕飞不禁思虑起来,他知道,若想破开噬源血珠,揭开泡沫的谜底是关键。

    “噗!”“噗噗!”

    他又接连捅破了几个泡沫,又是几道死者的丝状虚影浮现,每道的神情,都是充满哀怨,憎恨之色。

    死状都是极其惨烈,没有人是善终的。

    “原来如此。”慕飞赫然明白过来。

    这所谓的泡沫,其实不是泡沫,而是这些修士临死前的怨念,在张路杀了他们,吸收他们血液和玄力的同时,其实也将他们的怨念吸了进去,化为了这噬源血珠中的颗又颗的泡沫。

    “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噬源血珠内,有这么多的怨念吧。”慕飞怪笑声,心中有了主意。

    “嗖!”

    慕飞以自己为中心,催动玄力,大肆将噬源血珠内的这些泡沫怨念吸引过来。

    转眼间,泡沫便密密麻麻地在慕飞周身靠拢,数量极多,几乎沾满了慕飞周围的大半范围,可见张路生平戮人之多。

    望着连山排海的泡沫血珠,慕飞暗叹声,为他们默诵了遍大光明经,佛讲究超脱,这大光明经便是当年释迦牟尼为死者超度时所创,意为净化这些死者的怨气,好让他们安然轮回。

    只不过,对于眼前这些怨气极深之人,即便是大光明经,也无法彻底净化他们的怨气,除非是释迦牟尼本尊在此方可彻底净化他们的怨气。

    当然,此番慕飞默诵大光明经,意也不再让他们超脱,不过是见他们可怜罢了。

    而随着大光明经念罢,这些泡沫血珠也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再无半分先前的凶戾之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