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战张让

    外界。

    后宁、张路以及张让三人,此时正对着群白玉弟子耀武扬威地笑着。

    这群白玉弟子的修为不强,最低的为锻心境人境后期,最强的也不过炼气境人境初期。

    差距太过悬殊了,因而,此番面对三名凝神境高手的围剿,众人皆是脸畏惧之色。

    “不要杀我!”

    “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甚至,这最强的那名炼气境人境初期的弟子,因太过畏死,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张让满脸漠然地看着此人,丝毫没有半分感情,随手凝结玄力,就欲出手击杀。

    “不要!”

    就在此时,其身后的名俏丽女子花容失色,惊叫了起来。

    张让停下手来,转头看,这瞧,他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因为眼前的女子,容貌虽不说是国色天香,却也是清丽脱俗,美艳的很。

    对张让而言,这些人不过是蝼蚁,他们的命随时可以取,但美艳女子,却是令他欢喜不已。

    “小娘子,你叫什么?”

    女子紧紧盯着张让,眉目中满是憎恨之意,并未回他。

    但正当此时,先前求饶的男子忽然出声道:“大人,她叫梦儿。”

    “梦儿?”张让扫了此人眼。

    “是的,大人,她叫梦儿,今年二十二岁,大人若是喜欢,尽可将她带走。”男子笑嘻嘻地说道,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男子继续道:“对了,还有事,大人听了定然会欢喜。”

    “何事?”

    “大人,梦儿她尚未行过男女之事,还是个花苞儿女家!”

    “当真?”张让闻言面色喜。

    “千真万确!”男子肯定地说道。

    “顾淳峰,你!”梦儿不可置信地望着这名男子,她万没有想到,顾淳峰居然就这么把她给卖了。

    要知道,就在几日前,顾淳峰还曾追求于她,而在她心中,顾淳峰也是她心仪的对象,因而,在先前顾淳峰险些被击杀时,她才会忍不住惊叫出声。

    不曾想,在此危难时刻,顾淳峰居然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出卖了。

    “梦儿,你别怪我,我也是为了活命。”顾淳峰冷声道,言语中,满是决绝之意。

    “你!”梦儿又气又恨,目光紧紧锁着顾淳峰,她只恨自己过去看走了眼,居然会心仪这么个小人。

    “哈哈哈哈!”梦儿恼怒,但张让却是欣喜的很,大笑了几声,上前拍了拍顾淳峰的肩膀,道:“小子,你很不错!”

    顾淳峰陪笑道:“只要大人满意便可。”

    “好,甚好!”张让惬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伸出他的舌头,猛地朝顾淳峰身后的人砸去。

    他们可不是慕飞,面对如此汹涌的攻势,根本就没有半分抵御之力,因而顷刻间便被砸成了肉泥。

    “靠!”后宁见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说砸就砸,为何不能留着给我炼蛊?”

    张路也冷声道:“你这厮倒好,得了个女人,却把我们的猎物杀了。”

    张让摆手道:“行了,那么多弟子,差这几个吗?你们且去其他地方,我要好好和这美人玩耍番。”

    二人鄙夷地扫了张让眼,转身离去。

    此时,所有弟子都已被张让舌头砸死。

    只有顾淳峰和梦儿尚且活着,望着已经成了肉泥的弟子,面露畏惧之色。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人命如同草芥般,说没就没。

    尤其是顾淳峰,此时更是心有余悸。

    若非他及时将梦儿卖了,那么此时死的人当中,便有他个了。

    至于梦儿,此时的脸色则是奇差无比。

    张让为何不杀她,她又如何不知晓,无非是看上自己的美色罢了。

    她也怕死,但她更怕她死后,张让连自己的尸体都不放过,她相信张让绝对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啧啧,好个出水芙蓉的可人儿,还是个雏,倒是有的赚了。”张让满脸淫邪地盯着梦儿,不断逼近。

    梦儿心中畏惧无比,但又不敢反抗张让的淫威,只得闭上双眼,只盼噩梦尽早过去。

    随着张让走至梦儿身前,正欲褪其衣物时,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冷冷地盯着顾淳峰,道:“我数到三,你若不离开我的时限中,死!”

    “!”

    顾淳峰愣了下,立马反应过来,猛地凝结玄力,撒腿就跑。

    “二!”

    顾淳峰的修为是炼气境人境初期,虽和凝神境的张让毫无可比性,但毕竟也算不错,因而很快便跑的老远。

    “三!”

    张让最后喊了声,随后转头扫了眼。

    照理说,这顾淳峰毕竟是炼气境人境初期,他数到三,早就能逃离,但此时,顾淳峰却停在了远处,动不动。

    张让见状顿时皱起眉头,心中涌过丝不快,就欲对顾淳峰出手。

    “嘭!”

    突然间,只见顾淳峰的身体,猛地爆出阵血浆,轰然倒地。

    “嗯?”张让眉头皱,顿时警惕起来,四处寻找着击杀顾淳峰之人。

    “嗖!”

    骤然间,道锋利的剑气,猛地朝张让扫而来,威势极强。

    但张让毕竟是凝神境高手,剑气威势虽强,但在他眼中,却也算不得什么,因而,在他凝结玄力抵御后,剑气很轻易地便被抵御了下来。

    “该死!”

    道清冷的声音赫然响起。

    张让抬头看,只见红绫的倩影,赫然在上方显现,火红的纱衣在随风飘动下,将其映衬地宛若仙子般美丽,便是梦儿,在红绫的容姿下,也显得暗淡无光。

    “好生美艳的女子!”

    见到红绫,张让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自问生平阅人无数,但如此姿色女子,他却是第次见。

    红绫缓缓落地,面色阴冷,手中的剑直直指着张让,上方还流淌着丝血迹,显然,顾淳峰便是她所杀。

    但面对如此姿色的女子,张让哪还能收的住,什么顾淳峰,什么梦儿,早被他抛之脑后了,此时的他,眼中只有红绫,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了。

    “站住!”

    就在张让欲靠近红绫时,便见红绫剑锋转,剑意不断从剑中散发而出,想以此来逼退张让。

    但张让哪管这些,任红绫施展剑意,也未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毕竟张让可是凝神境,纵使而今的红绫,修为已经大有提升,已经达到了炼气境天境初期,但和凝神境相比,却还是有不少差距。

    “嗖!”

    见剑意无用,红绫遂不再留手,猛地挥出道剑气,朝张让袭扫而去。

    张让不避不闪,舌头便将剑气砸开,淫笑道:“小娘子别这么凶嘛!”

    “我又不会杀你!”

    “哼!”红绫冷笑道:“但我会杀你!”

    “哦?”张让饶有兴趣地看着红绫,问道:“你如何杀我?”

    “你且看天上!”

    “天上?”张让愣,不由得抬头看。

    倒也不是他不警惕,而是实力差距太大,因而他才有恃无恐。

    只是张让扫了空中数息,空中风轻云淡,并未有何异状。

    “你不乖!”张让遂笑眯眯地看着红绫,道:“居然敢骗我,看我如何惩罚你!”

    说罢,张让便伸出舌头,欲朝红绫的胸口扫去。

    “嗖!”

    就在此时,道巨大的五彩光柱,猛地涌至空中,恐怖的玄力骤然爆发。

    “什么!”感知到气息的张让,不由得抬头看。

    只见五彩光柱的气息随着玄力吸收变得愈发强大,强大到张让也有些忌惮。

    很快,五彩光柱便化为只青色巨鸟,在空中不断煽动着双翼,威势极强,显然,便是有凝神境修为的张让,若是硬撼这青色巨鸟的击,只怕也是非死既残了。

    “呵呵,”红绫娇笑声,道:“我早说了,我要杀你!”

    “你跑不了了!”

    “你这个贱人!”张让恼羞成怒,立马凝结玄力,对红绫出手。

    但尚未出手,七道青色玄绫便赫然从其后方涌出,把朝张让拍去,同时,在玄绫后方,还夹杂着无数的银针。

    正是青凝和红嫣的出手。

    “世仙宫的人!”

    张让心中惊,随后匆忙避开二人的合力攻击。

    但未等他停下,击爆发着龙威的重拳,已然朝其呼来。

    “龙拳!是雁月阁的人!”

    张让惊道,随后匆忙挥出重拳,于上官晨硬撼,将其击退。

    但就在同时,尊巨大的金色大钟,赫然从其头顶盖下,将其牢牢盖在当中。

    紧接着,空中骤然显现出无数炳剑的虚影,如落雨般,不断朝张让刺去。

    “喝啊!”

    身处大钟中的张让大喝声,威势骤然涌现,竟是直接将张子冲的大钟给直接震碎开来。

    随后张让又凝结玄力,形成道银白色的屏障。

    海月柔、红绫、独孤胜三人同时催动的万剑归宗阵,竟是丝毫未能伤到张让分毫。

    “凝神境高手果真强悍!”独孤胜紧锁着眉头冷声道。

    “啊!我要杀了你们!”

    张让则是大喝声,散去护盾,随后骤然凝结玄力,涌入自己的舌头中,令舌头骤然间伸长数十倍,随后猛地朝众人拍去,其范围之广阔,竟是将所有人都覆盖在内。

    “杀他们也要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就在此时,直没出现的离荀和离轩忽然出手,将蓄力完毕的青色巨鸟,猛地朝张让袭去。

    “青鸟朝鸣决,去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