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破珠而第出

    青鸟朝鸣决,乃万法决中的其中式,非到关键时不能轻易使用,是需要两名法修同时施展,二是损耗极强,施展过后,无论是什么境界,体内的玄力,都会在顷刻间被抽干,三便是,需要极长的蓄力时间。

    但如此苛刻的条件下,施展出的青鸟朝鸣决,威力自是不俗,而今的离荀为炼气境天境中期,离轩为炼气境天境初期,结二人浑身玄力施展出的青鸟朝鸣决,便是身为凝神境人境初期的张让,亦无法抵御。

    这是他们的最大杀招,他们有把握,只要击中张让,便能直接将张让轰成残废。

    而随着青色巨鸟不断袭来,张让再度凝结玄力,化出白色的屏障,将自己护在其中。

    “轰!”

    却见青鸟猛地朝屏障撞击了次,顷刻间便将张让的屏障撞出道极深的裂纹,显然已经遭不住第二次攻击了。

    “不好!”张让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这道屏障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段,连这都拦不下这只青色巨鸟的话,那他便再也没有别的手段了。

    “死吧!”

    离轩大喝声,同离荀起驱使着青鸟,又朝张让轰出第二下攻击。

    但就在此时,无数蛊虫忽然猛地在后方肆意涌出,迅速朝离荀二人涌去。

    定睛看,不是其他蛊虫,正是兽蛊。

    眼见兽蛊不断逼近,二人匆忙后撤,避开兽蛊侵身。

    这后撤,空中的青鸟没了二人施展,顿时便停了下来,而就在此时,颗猩红色的巨大血珠,霎时间在空中显现,迅速朝青鸟砸去,青鸟顷刻间便被血珠撞成粉碎,化入大道之中。

    这血珠不是其他之物,正是噬源血珠。

    而这二人,正是先前离去的张路和后宁。

    “总算回来了!”张让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后宁哂笑道:“你个凝神境的存在,被这群炼气境的小辈打成这样,怕是说不过去了吧?”

    张让面色冷,沉声道:“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炼气境弟子。”

    “再如何不普通,也不过是些修炼不足三十年的小辈,你堂堂个凝神境修士,居然被他们打的如此狼狈,着实说不过去!”

    “少啰嗦!”

    “难道他们便是仲淮所说的三名凝神境高手?”海月柔紧锁着眉头,心中有些疑虑,暗道:“慕云不是说他来拦这三名凝神境高手了吗,他人在何处?”

    “以慕云的实力,但凡他们三人有丝气息显现,必会立刻被他捕捉到,断然不存在他没寻到三人的情况,但此时不见慕云,难道他”

    “不,那可是慕云,便是面对凝神境高手,也断然不会被他们所杀!”海月柔奋力地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定是他遇到了什么事耽搁了,才会不见踪影!”

    “该死的!”离轩见好不容易凝结出的青鸟被噬源血珠所吞没,顿时面露忿然之色骂了句。

    离荀亦是满脸遗憾,这是他们的最大杀招,本可以籍此坑杀张让,但此时,却是因为张路和后宁的归来,而导致功败垂成。

    而张让,也在青鸟散去后,散去了身上的护盾,身形骤然闪至离荀的身旁,把抓住离荀的脖子,神色阴冷无比。

    “好个法修!倒是差点找了你们的道!”

    “离荀大哥!”离轩见状大惊,匆忙上前相救。

    但不说他本就不是张让的对手,此时的他浑身的玄力都已耗尽,因而立马便被张让擒住。

    只见张让左手掐着离荀的脖子,右手掐着离轩的脖子,面色阴沉,额头边上不断有青筋暴起,显然是动了真火。

    “离荀。”

    “离轩!”

    众人见状顿时大惊,突然出现的变故,赫然令众人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后宁上前道:“这两个可是好苗子,你可千万别给我折了,我要留着炼蛊!”

    张路听顿时不乐意了,“休想独吞,必须给我留下个”

    张路正欲上前争夺,不经意间,目光不由得扫了眼二人,赫然发现二人的身上挂着个银色的腰牌。“你们看他们的腰牌!”

    “嗯?”

    张让后宁二人闻言愣,匆忙查探。

    只见银色腰牌挂在离荀和离轩二人身上,腰牌之上,赫然刻着玄殷书院的字样。

    后宁冷笑道:“玄殷书院么,我们早该猜到了。”

    张让沉声道:“是了,先前那个施展气化三清的小子,身上貌似也挂着这么块腰牌!”

    张路道:“说起来,他被吞进噬源血珠中已经有些时辰,怎还不见我的玄力有所提升?”

    海月柔听,面色顿时骤变,浑身散发出股凌厉的气势,提起剑便指着张路道:“你再说次!”

    张路愣了下,稍思虑。便明白过来,遂指了指空中的噬源血珠,道:“如何?你要进去陪他不成?”

    “我杀了你!”

    海月柔震怒无比,身形骤然暴起,眨眼间便冲至张路的身前,提起炎黄剑,猛地朝其砍去,仿佛要将张路活劈了般。

    “雕虫小技!”张路冷笑声,随手凝结玄力,化出道光束,猛地朝海月柔轰去。

    光束中,赫然夹杂着大道之力。

    但当光束轰至海月柔的胸口时,却见海月柔的身影,忽然逐渐虚化,随后消失不见。

    而她的气息,也随之消失。

    “不见了?”张路惊。

    “嗖!”

    不等张路反应过来,海月柔忽然在其身后显现,道凝结浑身玄力的剑气已然凝结,以开天辟地之势,猛地朝其扫去。

    这道剑气的威势,虽不及青鸟朝鸣决般有坑杀张让之力,但却也让张路明显地感受到了威胁。

    “这女人!”

    张路面色变,匆忙催动噬源血珠吞噬剑气。

    剑气不断冲击着噬源血珠,气息波动不断散发开来,激烈到了极点。

    “破!”海月柔大喝声,加大了剑气的威势。

    “吞了它!”

    但同时,张让亦增强了噬源血珠的运转。

    两者的交战,变得激烈无比。

    但张路毕竟是凝神境高手,在短暂的对抗过后,海月柔便有些力竭,剑气的威势,亦变得小了不少。

    张路顺势催动噬源血珠,直接吞下了海月柔的剑气。

    “噗!”

    海月柔顿时受到反噬,身体变得难以支撑,在空中摇摇欲坠。

    “贱人,给我去死!”

    张路却是丝毫不留力,立马催动噬源血珠,就欲将海月柔吞噬。

    “海月柔!”

    众人大惊,纷纷上前欲去相救,但却见前路之上,无数的兽蛊正不断地在眼前蠕动着,地面上,空中,数不胜数,范围之广,竟是直接将他们拦在了原处,无法相救。

    “不如我来陪你们玩玩吧,玄殷的小辈们。”

    后宁随后便道。

    “该死!”

    眼见海月柔危在旦夕,而他们却无法相见,众人皆是焦急万分。

    “轰!”

    就在这千钧发之际,却见将要吞噬海月柔的噬源血珠,忽然猛地颤动起来。

    “怎么回事!”张路面色变,再度施力令噬源血珠吞噬海月柔。

    但噬源血珠却根本没受张路的控制,浮动地越来越大,仿佛在挣扎般。

    “嘭!”

    骤然间,噬源血珠赫然炸裂开来。

    只见无数的泡沫血珠,正不断朝外界喷涌而出。

    “这是什么!”

    包括张路在内,在场所有人皆是脸骇然地盯着空中不断涌出的这些泡沫血珠。

    泡沫血珠不断涌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而在泡沫血珠当中,意识已经有些朦胧的海月柔,赫然见到了道熟悉的身影。

    “来!”

    这道身影微笑地看着海月柔,伸出手来,示意海月柔将手递过去。

    海月柔欣然笑,将手递了过去。

    但尚未触碰到,海月柔便赫然失去了意识,从空中掉落了下去。

    “这妮子!”

    扎在血珠堆中的身影摇了摇头,个瞬身,便将海月柔抱住,从空中缓缓落下。

    泡沫中的身影,正是慕飞。

    “慕哥!”

    “慕飞大哥!”

    众人见状皆是喜。

    落地后,慕飞将昏迷的海月柔轻置于旁,道:“你们且退下,这三人,由我来解决!”

    “嗯。”

    众人点头,皆退至旁,对于慕飞,他们是无比信赖,既然慕飞说能解决这三人,那便能解决。

    慕飞则转过身去,收起先前的笑意,面色骤然阴沉下来,盯着眼前的三人。

    张路指着慕飞惊道:“你为何未死?”

    慕飞冷笑道:“就你那破珠子,也想要我的命,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张路震怒无比,因为此时他的噬源血珠,已然被慕飞轰至粉碎。

    慕飞冷笑道:“如今你的噬源血珠已经被我击碎,也该把先前那战打完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事要做!”

    说罢,慕飞骤然施展万煞死玄决,浑身散发出森然死气,身形变得迅捷无比,眨眼间,便冲至张让的身旁,双手化出两道青蓝色的火焰,赫然朝张让的舌头轰去。

    “你妄想!”

    张让大喝声,立马将离荀和离轩二人扔了过去,用以阻挡火焰。

    “收!”

    却见慕飞立马将两道火焰散去,随后接住离荀和离轩的身躯,朝后方甩,正好落在了上官晨和独孤胜的手上。

    “现在,该办正事了!”

    慕飞森然笑,再度施展气化三清,分为三,与三人再次对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