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百五十五章 连斩三人

    “轰!”“轰轰!”

    激烈的玄力波动不断在四人的战斗中散发而出,引得周围震动不断。

    此时的慕飞,以敌三,大战三名凝神境高手,竟然是彻底将三人给压制住了,丝毫没有反击之力。

    众人愣愣地望着空中与三人对战的慕飞,满是震撼之意。

    差距啊,他们和慕飞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大了。

    就眼前的模样,若是没感受到慕飞身上的气息,说他是凝神境人境中期的强者,他们都会信。

    三名凝神境高手,被他打的节节败退,愣是没法在慕飞手上占得丝便宜。

    他们忽然响起先前在通悟台上修阳的评价。

    当时的修阳曾言,此时的慕飞,比当时的那名凝神境的师兄带给他的压迫力还要强。

    当时别人只当修阳是碍于面子才会夸大说辞,但此时看来,修阳显然是没有半分欺瞒,此时的慕飞,确实有了凝神境以上的实力。

    “轰!”

    就在此时,四人激斗间,张让的胸口又中了慕飞拳。

    气血顿时从张让的口中吐出,他的气息,也在此刻迅速萎靡了下来。

    “咳咳!”张让干咳两声,紧紧盯着慕飞,脸上满是骇然之意。

    “不可能,为什么他比先前还要强,难道说,他先前与我们战斗时,尚未动用全力吗?”

    似是知晓张让的想法了般,慕飞冷笑道:“正如你所想,先前不过是想试探你三人番,想看看,这所谓的凝神境高手究竟有多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连我这个炼气境的小弟子都打不过,我真怀疑你们究竟是不是凝神境的修为。”

    众人顿时无语,这慕飞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已经算得上是个得道高人了,而且实力也担的上这个名号,可是说的话,却是连半分高人的影子都没有。

    而与张路、张让已经后宁三人,此时更是恼怒无比。

    他们三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凝神境高手,而且还比般的凝神境高手要厉害那么些,之所已被慕飞压制,不是他们太弱,而是慕飞有些强的变态了,所展现的实力,完全没有半分炼气境的影子。

    但再如何恼怒,此时他们都正被慕飞压制着,若是再打下去,他们被慕飞击杀,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不行!不能这么打下去了!”张路边与慕飞对战,边在心中暗道。

    “后宁!”于是,张路遂转过头,叫了后宁声,用眼神暗示了番。

    后宁顿时明白过来,突然就抽手,快速撤离开来。

    慕飞自是不会任由后宁逃离,迅速追击上去。

    只是,他的心中,却是忽然涌起股不详的预感。

    他不知道张路暗示了后宁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此时,他能做到,只能是尽快追上后宁,阻止后宁有什么动作。

    但再如何,后宁终归还是凝神境高手,边在手中施展法印,边逃离,竟是丝毫没有落下。

    待慕飞追上后宁之时,他的法印已然凝结完毕。

    “你完了!”

    后宁忽然不再继续逃离,而是转过身,诡笑着看着慕飞。

    慕飞紧紧盯着后宁,神色凝重无比。

    “喝!”

    只见后宁大喝声,将手放于顶摊开。

    恐怖的玄力波动,不断在其手心之上散发而出。

    而与此同时,天边的雷电也随着玄力不断散发出的波动而产生共鸣,不断闪烁着,电闪雷鸣。

    只金色的蛊虫,赫然在其手心之上蠕动。

    细看之下,竟是与兽蛊无疑,只不过比起寻常兽蛊,多了三条红色的斑纹。

    “是兽蛊之王!”青凝的脸色顿时大变,“慕大哥小心!”

    “什么!”慕飞闻言惊,匆忙催动“焚炎变”,于手中化出数道青蓝色的强大火焰,朝其轰去。

    “滋滋!”

    却见火焰砸在兽蛊之王上,根本没对其造成丝毫效果,反倒是被其所吞没,化为了它体内的股力。

    “没用的!”后宁冷笑道:“兽蛊之王,又岂是你能所破!”

    “原本,这是家主大人让我伺机偷袭白玉长老所用,不曾想如今却是被你个毛头小子逼了出来,小子,你死的不算冤!”

    说罢,后宁便不多言,立马催动兽蛊之王,朝慕飞涌去。

    “给我破!”

    慕飞大喝声,猛然间化出道暗红色的天雷,朝兽蛊之王直劈而下。

    但兽蛊之王何其强大,便是慕飞的雷,亦是伤不到兽蛊之王分毫,直接被其所吞没。

    “该死!”

    慕飞匆忙后退,与兽蛊之王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因为兽蛊之王的缘故,与另二人对战的慕飞的两道分身也受到了影响,压制力变得小了不少,竟是在对招间得空对众人出手,好在众人实力足够,没被二人所伤。

    而慕飞本尊,面对兽蛊之王,此时却是筹莫展。

    这可是兽蛊之王,是后天丈给予三人用来对付书院长老的底牌,慕飞而今的修为虽强,但与这些已经修炼成千上万岁月,而今已经立于世间顶尖的强者相比,却还是差了不少。

    而眼见众人不断遭到他们的攻击,慕飞知晓如此下去不是什么办法了,遂心下定,准备催动嗜灵焰。

    “嗖!”

    骤然间,慕飞便催动万煞死玄决,浑身骤然爆发出无尽血气与森然死气,速度也提升到了最快,迅速朝兽蛊之王冲去。

    “螳臂当车!”后宁冷笑声,同样驱动兽蛊之王,朝慕飞迅速涌去。

    “唰!”

    道蓝色的火焰,悄然间在慕飞的手心中衍生。

    他的动作很隐蔽,包括后宁在内,根本无人看到他偷偷施展了嗜灵焰,只当他是在施展什么秘法。

    “兽蛊之王,侵入他的体内!”

    后宁大喝声,催动兽蛊之王,就欲入侵慕飞的体内。

    道猩红的血丝,骤然间从兽蛊之王的口中吐出,迅速朝慕飞身上钻去,眼见就要侵入其体内。

    “小心!”青凝大惊,匆忙道:“这是兽蛊之王的入侵手段,莫要被这血丝碰到!”

    “晚了!”后宁冷笑,“血丝马上要沾上了!”

    果然,在后宁说完后,血丝便在慕飞的手臂上沾染而上,随后立马闪烁出猩红光泽,就要开始入侵慕飞的身体。

    “哈哈哈哈,你完了!”后宁见状顿时大笑起来,“你已沾上了兽蛊的精血,马上就要被吞噬神智了!”

    “是么?”慕飞嘴角微微扬,竟是直接将血丝的光泽,直接给压制了下去,令其再度变得暗淡起来。

    “滋滋!”

    紧接着,血丝仿佛被抽干般,竟是没了半分气息,开始逐渐在慕飞手中脱落下来,化入大道之中。

    “什么!怎么会?”后宁满脸骇然地盯着慕飞,满脸不可思议。

    慕飞冷笑着,将体内的逆引星流催动而起。

    “逆引星流!”后宁大惊,“你居然有逆引星流!”

    “不错,”慕飞冷笑,“你且再看看,你这所谓的兽蛊之王,此番又如何了?”

    后宁听罢顿时惊,转头看,却见兽蛊之王正被道蓝色的火焰所吞噬,浑身散发着焦味,没会儿,便化为了灰烬。

    “不!”

    后宁大喊声,愣愣地看着化为灰烬的兽蛊之王,脸上满是绝望之色,“怎么会这样?”

    慕飞丝毫没给其任何机会,趁其恍神的功夫,立马化出道天雷,猛然间朝其砍去。

    待后宁反应过来时,天雷已然朝其轰来。

    后宁大惊,匆忙退开,但为时已晚,天雷还是轰在了他的身上。

    只见天雷直直劈下,竟是直接将后宁的右手直接震断开来。

    “啊!”

    剧烈的疼痛,顿时令后宁忍不住大喊了声,随后扑腾声,就倒在了地上打滚。

    因为慕飞的雷中夹杂着大道之力,因而,便是后宁身为凝神境,亦是无法自愈,只能瘫在地上,红着眼紧紧盯着慕飞。

    “后宁!”

    张路张让二人见兽蛊被毁,后宁右手被斩,皆是大惊。

    “还有空担心别人么?”慕飞冷冷地说道,随后闪至张让的身旁,以本尊和分身之力与其对战,令其迅速败下阵来。

    “轰隆!”

    随后,在慕飞的天雷之威下,张让便被活活劈死,连元神也没有放过。

    在随后,以三打,张路亦是很快被击杀。

    将二人击杀,慕飞遂至后宁身旁,冷冷地盯着他。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后宁忽然癫狂大笑起来,随后死死盯着慕飞,道:“没想到,我三人修炼上百年,成就凝神之身,最后居然死在了你这么个不过修炼二三十载的小辈手中,我恨,我恨呐!”

    慕飞淡淡道:“修道与年龄无关,似你这等资质,便是给你百万年,你亦无法成为世间顶尖的高手!”

    “呵呵!”后宁冷笑声,也没反驳,而是问道:“你是如何击杀兽蛊之王的?”

    “便让你死个明白!”慕飞淡淡道,在其身前随手化出嗜灵焰,在其身前闪烁了番,随后,又再度散去。

    “嗜灵焰么,原来如此!”后宁死死盯着慕飞,道:“今日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

    “不过,你若以为杀了我三人,白玉书院这些弟子便不会死,那你便大错特错了,他们还是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届时,仲淮大人的追魂录便会将他们的魂魄全部吸收,实力大增,届时你们还是要死!”

    “哈哈哈哈呃!”

    “聒噪!”慕飞冷哼声,随手化出道闪电,解决了后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