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百五十七章 踪迹

    天雷落,显神威。

    九道天雷携盖世神威骤然落下,顷刻间便将离山众弟子全数轰杀。

    九人当中,七人在慕飞的雷击之下直接丧命,唯有身为体修的百龙和开启云之阵的云星灵苟活了下来。

    且此时的百龙和云星灵,虽存活了下来,却也是不好受,浑身散布着雷电的余威,尤其是百龙,更是有黑烟不断在其周身冒起,显然已经是半死不活了。

    炎羽瞪着双眼,震撼地望着眼前这幕。

    这,是个什么情况?

    道雷下来,直接劈死七人,连百龙和云星灵都重伤了,这威势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你成功地为你自己捡回条命。”

    炎羽想起先前慕飞所说的话,不由得打了阵寒颤,若是先前他也跟着出手,那么此时的他,会不会也和这些人样,在他的雷击之下,瞬间毙命?

    “怎么会这样?”

    云星灵瞪着双眼,满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慕飞,这才几日过去,为什么对方的战力,会有如此恐怖的提升?

    慕飞戏谑道:“我早已说了,你们被包围了!”

    “因为我人,便可轻松将你们歼灭!”

    云星灵摇着头有些茫然地喃喃道:“不可能!你不可能变得这么强!你!是了,你不是慕云!”

    “莫要自欺欺人了。”慕飞冷笑。

    “不!我不信!”

    云星灵大喝声,忽然猛然间将自己的气息提升到了巅峰,随后骤然朝慕飞袭来。

    感受到这股气息,慕飞眉头跳了跳,道:“我尚且需耗费元神之力才可将自己的状态提升至巅峰,而你却轻易做到,想来你云族也是有不少强大的秘法!”

    “不过”

    “纵使如此,你还是要死!”

    说罢,慕飞身形同样暴起,猛然间施展“大音佛拳”,对准云星灵的胸口顿乱轰。

    六十四拳,每拳都直击要害,令云星灵的气息迅速萎靡下来,跌落到了极点。

    显然,此时的云星灵,已然是死透了,再无生还的可能。

    修阳何其强大,都挡不过慕飞的三拳,而此时云星灵所承受着的,却是慕飞整整六十四拳的整套拳法。

    “云”百龙艰难地攀爬着,想至云星灵身前。

    忽然间,记重脚猛然落下,瞬间将其手骨踩碎。

    “啊!”

    剧烈的疼痛,令百龙忍不住嘶吼了声。

    但很快,他便叫不出来了。

    因为慕飞的第二脚已经踹到了他的胸口之上,令他停止了呼吸。

    “什么体修,体魄也不过如此。”慕飞撇了撇嘴,显得有些无趣。

    这幕,看在旁的炎羽眼中,顿时令他的心性大乱。

    此时的慕飞,在他的眼中,就是个魔鬼。

    似是注意到了他,慕飞转过头,朝其咧嘴笑,随后缓缓朝其走来。

    明明是笑容,但此时在炎羽看来,却是渗人无比。

    “你,你”炎羽颤抖着抬起手,指着慕飞道:“你不要过来!”

    慕飞自然没听他的,仍旧靠近,直至慕飞身前。

    强烈地畏惧感顿时从其心头衍生,令炎羽直冒冷汗。

    “你你想干什么?”

    慕飞眯着眼笑道:“放心,我说过不杀你,便不杀你。”

    “只不过,你得先回答我几件事。”

    “什什么事?”

    “第,离山书院此番动作,意图何为?”

    “事事关机密,我个离山的弟子又怎会知晓?”

    慕飞闻言面色冷,道:“以你的实力,在离山的地位断然不会低,你还是老实些为好!”

    炎羽摇头道:“我当真不知!”

    “不错,在离山书院,我的实力确实是弟子中的翘楚,但实际上,我对书院的了解,却未必比外人多多少,若真要说可能知晓的,那恐怕只有躺在地上的云星灵才有可能知晓了。”

    慕飞扫了炎羽眼,见其确实不像在隐瞒,遂继续问道:“好,此时暂且不提,那这离山书院和魔谷后家,是如何勾搭在起的?”

    炎羽道:“其实,离山书院,直都和魔谷后家有着联盟的关系,且关系甚为密切,只是过去双方关系虽密切,却是来往甚少,因而外人才不知晓双方的干系。”

    “居然有这等事?”慕飞闻言低头喃喃了声,思虑道:“过去我直以为双方只是互利合作,不曾想当中还有这层关系。”

    炎羽继续道:“其实类似这种关系的,还不光是魔谷后家,光是我知晓的,便至少有三四家实力不输于魔谷后家的势力,在背地里和离山有密切的关系。”

    “至于是哪几家,离山做的非常隐蔽,我就不知晓了。”

    慕飞沉声道:“如此说来,可能还会有其他势力,插足于这场争端?”

    炎羽摇头道:“那倒没有,在这名苍城内,确实只有魔谷后家是和离山书院有关系的。”

    “那可有其他势力的人来到了名苍城内?”

    “这同样没有,后家和离山书院都是想着偷袭,若真有其他势力加入,反倒容易暴露,不易施行,而魔谷后家为本土势力,无论他们有何行动,都不会令人生疑,至少不会让人怀疑,魔谷后家和离山书院是伙的。”

    “而此番白玉书院受劫天锁所囚,他们更是也不可能和外界联系,因而,此时身处劫天锁内的人,便是全部人马了。”

    “呵呵,”慕飞心中冷笑声,暗道:“若是没有玄虚长老拼命将他们拖住,只怕我们就会被在劫天锁内被嗜心蛊活活困死了。”

    想罢,慕飞继续问道:“除了那些巨头外,离山和魔谷后家,是否还有其他的高手?”

    炎羽道:“还有三名凝神境的高手尚在此处。”

    “其他的确实也没有了。”

    “不过,那三名凝神境高手,不知为何,直不见他们的踪影。”

    慕飞淡淡道:“皆已被我所斩!”

    “什么!”炎羽闻言惊,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苦笑道:“我该想到的,你虽身为炼气境,但所施展的实力却不比那些凝神境高手要差。”

    “以炼气境地境初期的实力,斩杀三名凝神境高手,纵使你可能施展了什么手段,也已经足够强大了。”

    其实此时的慕飞为炼气境天境中期,只是由于盈歆寒气的缘故,难以感受到此处的气息,因而,炎羽尚且不知此时的慕飞,已然达到了炼气境天境中期的修为。

    当然,慕飞也懒得与他解释,他在想起先前云星灵在战王殿中所求救的那个神秘的老者此时所在何处。

    “先前擂台赛上,云星灵所求救之人是何人?”

    炎羽道:“那名前辈是离山的名誉客卿,并未参战。”

    “并未参战?”慕飞眯着眼盯着炎羽,“我看不见得吧?”

    见慕飞不相信,炎羽心中大惊,匆忙解释道:“如今劫天锁已将白玉书院完全囚禁,若是那名前辈当真在白玉书院内,白玉书院又怎会相安无事!”

    “倒也是。”慕飞点了点头,也如此认为,毕竟以当时那名长老在战王殿所展露的实力来看,想要屠戮整个白玉书院的弟子,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也罢,既是如此,此番我便放你马。”

    “不过,我警告你,你若干动白玉弟子根毫毛,我定斩你!”

    炎羽匆忙摇头道:“断然不会!”

    慕飞扫了炎羽眼,随后便催动玄力,跃离去。

    见慕飞离去,炎羽顿时松了口气,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待缓过神来后,炎羽扫了地上的堆尸体眼,摇头道:“非我不助你等,实为你们咎由自取!”

    说罢,炎羽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去。

    而当他走出盈歆的寒气范围时,慕飞的气息尚且残存,这时的他,才赫然发现,如今的慕飞,哪还是什么炼气境地境初期,他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炼气境天境中期。

    “天哪!”炎羽大为震撼。

    离开中枢堂后,慕飞便径直朝白玉书院的北方路飞去。

    中枢堂虽已没了盈歆的身影,但慕飞毕竟还是能顺着盈歆残留的寒气追寻。

    只不过,白玉书院实在是太大了,纵使他直遵循寒气流动的路径寻去,仍是难以寻到。

    寻了许久,仍旧没发现盈歆踪迹的慕飞,也随意寻了处停了下来。

    “如此肆意乱找,怕是难以寻得,我须得想个法子!”

    慕飞喃喃了几句,取出了星光袋中的羊皮卷。

    除去屏蔽大阵所覆盖的地方外,整个白玉书院,都在羊皮卷上展露无遗。

    “以歆儿的寒气而言,所过之处必是化为阵寒域,但我顺着地图中的寒气却直没能寻到歆儿,说明她应是在屏蔽大阵所覆盖的范围之内。”

    “受屏蔽大阵影响之地有八处,我断然不可能处处寻起,该当如何是好?”

    慕飞不断自语,愁上心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正当其愁眉不展时,却见羊皮卷忽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其中受到屏蔽的地方,忽然显露了出来,并且图的颜色,也变成了片洁白。

    “歆儿!”

    慕飞顿时欣喜不已,他知道,这必是盈歆无疑。

    没有迟疑,他立马催动玄力,朝着这屏蔽大阵中的地方,葬神崖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