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歆五十八章 盈歆现身

    半小时前。

    葬神崖。

    空中,十数道身影,正在上方僵持着,正是玄虚和仲淮等人。

    他们从白玉书院的入口路激战到了葬神崖。

    而其中的战况,也在这个过程逐渐地发生着变化。

    仲淮的追魂录能吞噬残魂,由于兽蛊吞噬了不少白玉弟子,使他们的残魂皆受仲淮所吞噬,因而令仲淮的实力大为增长。

    此时的仲淮所散发的气息,早已不同于先前,实力倍增,饶是玄虚,亦是难以压制住他,被打的气喘不止。

    “哈哈哈哈!”望着颇为狼狈的玄虚,仲淮则是得意地大笑着,“玄虚啊玄虚,你也有今天!”

    此时的玄虚气息已经有些絮乱了,面对实力倍增的仲淮,他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玄虚长老,你如何了?”旁的白玄松问候道。

    玄虚摇头道:“尚且能坚持会,但若是兽蛊继续吞噬白玉弟子的性命,令他们的残魂受仲淮所收,我便再无战之力了!”

    “该死!”白玄松有些恼怒地盯着仲淮。

    追魂录的恐怖,他不是没听说过,这是门汲取他人魂魄的至邪功法,但凡吸收道人的魂魄,无论强弱,都能令施展之人的实力有不少提升。

    而如今,由于先前的三名凝神境高手击杀了不少白玉弟子,再加上兽蛊吞噬的缘故,令仲淮吸收了大量的残魂,因此功力大增,饶是玄虚,此时也非他的对手了。

    更糟糕的是,在场七人中,玄虚的实力还是最强的,此时连他都不敌仲淮,更遑论其他人了。

    玄虚沉声道:“我尚且能坚持会,你们需尽快分出胜负才可,否则我等必败无疑!”

    白玄松皱眉道:“我又怎会不知晓,但这帮人也非常人,我们虽已尽力出手,但短时间内却也难以分出胜负!”

    玄虚沉声道:“不管如何,需得加紧时间,否则再让他吸收些残魂,我等便再无胜算!”

    说罢,玄虚骤然凝结玄力,再度施展无量玄功,将自己的气息强行提了上去,冲上前就要对仲淮出手。

    “正合我意!”仲淮大笑声,丝毫不闪避,同样出手。

    双方骤然间激战起来,每个眨眼间,都能对上成千上万招,不可谓不强。

    “我们上!”

    眼见二人再次动起手来,白玄松也没歇着,同章明、凤凌胜、黑龟、绿蛇、白鹤五人同出手。

    双方再度激战起来。

    就这样打了半刻功夫,双方都已对上了无数招,但却连半分分出胜负的样子的没有。

    只有玄虚,被仲淮狠狠地压制住,吃力无比。

    “怎么了,玄虚?”仲淮边出手,边冷嘲道:“你先前的傲气哪去了?”

    “哼!”玄虚只是冷哼声,不断寻找着仲淮的破绽。

    但仲淮本就为方巨头,此番又得到了大量残魂加持,又如何会有破绽出现,因而,很快的,在其中次对招中,玄虚便遭了仲淮地记重掌。

    “唔!”

    玄虚闷哼声,顿时吐出口鲜血,气息萎靡了不少。

    “这掌,乃还你先前所伤!”仲淮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道伤先发作,还是我的道伤先发作!

    “聒噪!”玄虚冷哼声,强忍着剧痛,催动玄力,将不断在其伤口上流转着的大道之力封住,继续与仲淮对峙。

    先前的仲淮,也曾被玄虚打出道伤,但由于追魂录不断增强他的实力,因而他的道伤便迟迟没有发作。

    但此时的玄虚却是不同,他可没有残魂增强,此番暂且封住道伤不难,但既想要维持住道伤令其不在体内扩散,又要与仲淮对战,却是难于上青天。

    “不妙了!”旁的白玄松见玄虚受了道伤,更是焦灼不已,想尽快分出胜负。

    但后天丈乃后家家主,实力何其强大,他本就不输于白玄松,此番白玄松不断出手,虽然压制力明显强了,但是破绽也相对地显露而出,后天丈看准白玄松露出破绽的时机,个反制,便将局势逆转,反将他压制。

    “该死的!”

    白玄松大急,此时的状况,已经对他们愈发不妙了,但他又没有法子,有后天丈在旁盯着,他根本抽不出身去帮玄虚。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他们的局势愈发严峻时,忽见四面八方骤然涌来大批元神残魂,正是白玉弟子的残魂。

    “又有批弟子阵亡了么!”白玄松皱眉道。

    “哈哈哈哈!”仲淮则是大笑不已,眼见残魂涌来,惬意无比。

    “待这批残魂收我吸收,那你等便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玄虚等人面如死灰,正如仲淮所言,此时的他们便已经如此狼狈了,待仲淮吸收了这批残魂,那么他们便毫无胜算了。

    而此番他们连抵御都尚且不易,更遑论上前阻止了,因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元神缓缓朝仲淮飘去。

    “哈哈哈哈!”眼见残魂不断朝仲淮涌去,仲淮愈发高兴,大笑数声,随后骤然喝道:“收!”

    “嗖!”

    骤然间,残魂涌动的速度迅速增快,转瞬间便至仲淮身前,眼见就要入体。

    “完了!”

    玄虚、章明以及白玉书院众人皆是面露无奈之色,惆怅无比。

    “唰!”“唰唰!”

    正当众人惆怅之时,忽然间,道冰冷寒气迅速从远处涌来,且速度极快,所过之处,皆是化为片冰域。

    寒气覆盖极快,转眼间,便将众人皆覆盖在内。

    只是他们的修为实在是高深,因而倒也并无大碍。

    但他们无碍,这批残魂,却是在寒气的侵蚀之下,瞬间化为道又道的冰雕,在空中漂浮着。

    “好恐怖的冰,是何人?”

    众人紧紧盯着化为冰雕的元神残魂,皆是震撼不已。

    这可是元神,连元神都能冰住,那这对冰的理解,得到了何种高深的程度。

    “是谁!”眼见到手的元神残魂被化为冰雕,仲淮大为震怒,大喝声,四处张望,便欲将其人寻出。

    没过多久,道倩影便从远处缓缓赶来。

    正是盈歆,只见盈歆身着袭绿色长纱袍,头青色秀发随风飘动着,浑身散发着清冷的姿态却又不失妩媚,且寒气逼人,所过之处,玄冰结花,不断绽放开来,将其映衬地宛若冰雪仙子般,极为美艳。

    当然,盈歆虽美,但在仲淮眼里,也不过是红丶粉骷髅,他活了无数岁月,什么天骄倩女没见过,自然也就懒得关注盈歆的美貌了。

    他更关注的,是盈歆手中那若隐若现的寒气以及她那丝毫感受不到的玄力气息。

    “为何感受不到此女的气息,莫非她的实力能远超我不成?”仲淮心中暗自想到,但很快便否决了这个想法。“不对,我自问放眼世间,不敢说第,也至少是最顶尖的那列,若此女当真有如此修为,断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我又怎么不知晓?”

    “是了,定是此女用了某种手段掩盖了其气息。”

    想罢,仲淮冷眼看着盈歆道:“你是何人?”

    盈歆浅笑道:“我是盈歆,是玄殷书院的弟子。”

    “玄殷书院的弟子!”

    所有人听,都倒吸口冷气,满脸震撼地看着玄虚。

    方才那道玄冰,可不像是个弟子发出的,就那道寒气之威而言,她至少已经修炼了数千年,如此年纪,又怎么可能是玄殷书院弟子。

    “哼,休要胡说八道了!”

    盈歆道:“我当真是玄殷书院的弟子,不信你们可问问长老。”

    众人狐疑地看了盈歆眼,随后转头询问玄虚,问其言是否当真。

    却见玄虚捋了捋胡子,道:“不错,她正是我玄殷书院的弟子。”

    “呵呵,真是笑话!”仲淮却是不信,“凭她的修为,何须在你书院当弟子?”

    玄虚淡然道:“何人理会你信是不信?”

    说罢,玄虚便不再理会仲淮,转头问道:“你的封印解除了?”

    盈歆点头,“我已能自己控制住寒气了,封印也就自动解除了。”

    “你此番偷偷跟着,怕是担忧那小子有危险吧?”

    “嗯。”盈歆点头,丝毫没有半分隐瞒。

    “也不知说你是率真好还是天真为好。”玄虚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不过,你此番出现,倒真是替我们解了围。”

    “过后还会有元神残魂出现,你可有把握拦截下来?”

    盈歆点头笑道:“我有把握!”

    “那便好!”

    “岂能如你所愿!”

    正当此时,仲淮忽然出手,猛地施展道以玄力凝结的阴气锥,猛然间朝盈歆刺去。

    “是阴气锥,小心!”玄虚大惊,匆忙催动玄力就欲抵御。

    但不等玄虚出手,却见盈歆伸出手,骤然化出道寒气。

    寒气散开,仲淮施展的阴气锥,在寒气的侵蚀下,顿时被冻结,凝固在了空中。

    “什么!”仲淮大惊,“你居然能拦下我的阴风锥!”

    “如此作法,非对寒气极度精通之人万不可能做到!”

    “你到底是何人?”

    盈歆笑了笑,道:“我是盈歆啊,我方才说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