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章

    荒州,元阳城,黑市。

    “紫瓦砾怎么卖?”

    慕飞拿着紫瓦砾朝商贩问道。

    紫瓦砾,是他先前拾荒所得,亦是他个月的生计。

    商贩看了眼慕飞手中的紫瓦砾,不由得面露鄙夷之色,冷冷地说道:“三百钱币。”

    “三百钱币?”慕飞闻言不禁愣,“紫瓦砾向来不都是五百钱币的吗?”

    “爱卖卖,不卖滚,个破紫瓦砾,还给我讨价还价!”商贩极为不耐烦地说道。

    “也罢,”慕飞心中暗道,“如今的我早已今非昔比,三百钱币就三百钱币吧。”

    想罢,慕飞便欲将紫瓦砾递给商贩。

    “你干什么!”

    正当此时,慕飞耳边忽然听到后方名女子的呵斥声。

    转头看,只见个名为杜宇的人正脸淫笑地靠近个女子。

    女子名为盈歆,席青絮绿衣,翩翩长裙,雪肤花貌,腰肢款摆张弛间更是风姿卓越。

    杜宇眼见如此佳人,按捺不住,便上前调戏。

    “该死的东西!”慕飞见状登时便大为恼怒,身形骤然暴起,猛地挥出记重拳朝杜宇轰去。

    杜宇感受到身后的气息,个转身,翻手间将慕飞轰倒在地。

    盈歆匆忙上前将其扶起,“哥儿,你怎么样?”

    慕飞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说罢,慕飞取出身上碎开的紫瓦砾,苦笑道:“只是它有事了。”

    杜宇见状,不禁捧腹大笑,“哈哈哈哈,紫瓦砾,你来黑市就卖这个东西?”

    “你住嘴!”盈歆大声呵斥道。

    杜宇脸淫笑地看着盈歆,道:“小美人别生气嘛。”

    “不如这样好了,你别跟着这个修为又低人又穷的废物了,跟着大爷我如何?大爷定好好疼爱你。”

    说罢,杜宇轻佻地上前,欲带走盈歆,却被慕飞拦在前面。

    “你敢碰她试试!”

    杜宇见状不禁冷笑,“碰她又如何?”

    “嗖!”

    慕飞闻言身形骤然暴起,凝聚玄力,记重拳猛地朝杜宇轰去。

    但杜宇的修为为初阶八阶,而慕飞的修为只有初阶四阶,慕飞难以伤他分毫。

    重拳刚轰至其胸口,慕飞便感到拳上的力宛若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

    “居然还胆敢出手!”杜宇冷笑声,同样挥出记重拳,猛地朝慕飞轰去。

    “轰!”

    初阶八阶,哪怕在修士中,也有不少人难以打到,力道自然也就强大无比,因此,杜宇拳下去,慕飞便被轰飞数米远,将身后的摊子都砸了个粉碎。

    商贩甲见状不由得大怒,“臭小子,别殃及到我们。”

    商贩乙亦出言附和,“就是,初阶四阶的废物,也敢来黑市。”

    杜宇满意地点了点头,丢给二人两枚铸币。“赏你们的。”

    两商贩见状不禁大喜,连连道谢。

    慕飞勉强支起身子,擦了擦身上的血渍,冷声道:“狗仗人势。”

    “还敢多语。”

    杜宇见状登时勃然大怒,就要对慕飞出手。

    但刚欲出手,便见个身穿黑色斗篷黑色面罩的男子朝此处走来。

    “该死。”

    “黑市管理员来了。”

    见到黑市管理员,杜宇的面色便骤然变得凝重起来,指着慕飞的鼻子,警告道:“小子,今日算你走运,他日再让我碰上,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罢,杜宇便匆匆离开黑市,生怕被黑市管理员看到。

    见杜宇离去,盈歆匆忙上前将慕飞扶起,“哥儿,你没事吧。”

    慕飞勉强起身,咳嗽了两声,将淤血吐出,缓了几口气,道:“我没事。”

    “只是委屈你了。”

    盈歆笑道:“跟哥儿起,不委屈。”

    慕飞将紫瓦砾从胸口取出,却见紫瓦砾“嘎登”声,化为碎石,不断散落在地。

    “唉,”慕飞见状不由得叹气,“紫瓦砾碎了,我们这个月的生计没了,又要去拾荒了。”

    盈歆气呼呼地说道:“都是那个杜宇害的。”

    慕飞说道:“罢了,终归已经碎了,先陪哥儿回去疗伤吧。”

    盈歆点头,同慕飞离开黑市。

    青明寺内。

    慕飞正催动玄力为自己疗伤。

    虽然只有初阶四阶,但也终归是玄力,因此,三个时辰后,慕飞的伤势便恢复如初,逐渐睁开眼来。

    “哥儿,怎么样了?”见慕飞醒来,盈歆立马上前关切地问道。

    “伤势无大碍,只是玄力越来越低,再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跌落到初阶三阶了。”

    “哥儿”盈歆闻言不由得面色苦楚。

    慕飞笑着轻抚了番盈歆的俏脸,道:“只不过玄力跌落而已,哥儿又没死。”

    “此番紫瓦砾碎裂,我们得马上动身拾荒才行,否则我们连生计都成了问题。”

    “嗯。”盈歆点了点头,同慕飞离开青明寺。

    慕飞二人拾荒,多去些宗门,尤其是打斗的宗门,更容易趁乱拾到价值较高之物,先前的紫瓦砾,便是二人从两个打斗的小宗派中混迹于当中所寻得。

    走出元阳城城区后,又向前方行了数个时辰,二人便到了处荒郊分岔口处。

    “南边为凤梧阁方向,宗门较多,但打斗较少。”

    “北边为赤云宗方向,纷争不断,但危险程度远高于南边。”

    “罢了,向南走比较稳当,运气好,还能碰上两个。”

    慕飞沉思片刻,做出决定。

    “轰。”

    正欲南行时,空中忽然间迸发出剧烈的光芒,璀璨无比,照得慕飞睁不开眼睛。

    恐怖波动于空中肆意蔓延而出,引得此地周围山崩地裂,星河破碎。

    片刻后,光芒散去,慕飞神色凝重地望着上空,喃喃道:“好恐怖的气息。”

    虽已无光,但先前的玄力波动太过强大,引得此地尘烟肆意弥漫,将空中景象遮挡。

    “歆儿,你能看清吗?”慕飞凝视几番未果,转头问道。

    盈歆抬着头,指着尘烟中的道人影,道:“左边那个,好像是赤云宗的宗主,秦炎。”

    慕飞闻言不禁大惊,“秦炎!他怎会在此?”

    “那另人呢?”

    盈歆摇了摇头,“不知道。”

    片刻后,盈歆又开口说道:“他们走了。”

    慕飞问道:“去哪里了?”

    盈歆说道:“朝赤云宗的方向去了。”

    慕飞心中暗道:“我虽未看清,却也知晓秦炎被此人所压制,才会朝赤云宗跑去。”

    “赤云宗乃秦炎老巢,而此人又实力不俗,打斗必然惊天动地,我若能去捞点什么,兴许能安然渡过许久时日,也许便能寻得玄根的修复之法。”

    想罢,慕飞心中便有了主意,把拉起盈歆的手,便朝赤云宗方向行去。

    无论是秦炎还是与亲眼打斗的神秘人,都是世间顶尖的高手,身法自然不同于二人,早已将二人远远甩开。

    二人追了许久,才慢慢追赶而上,至赤云宗境内。

    赤云宗,乃整个元阳域内的第大帮,远远望去,便见大殿雄伟壮丽,鬼斧神工,屹立于山巅之上,云雾环绕,灵气逼人。

    二人绕过赤云宗大殿,到了其后方的处高崖之上,匍匐在崖上,“此崖甚是隐蔽,加上赤云宗内的气息波动极强,直接盖过了我的气息,若非刻意寻找,难以发现我们。”

    说罢,慕飞便紧紧盯着赤云宗的情况。

    只见秦炎被神秘高手打的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最后更是直接被其枪轰飞,猛地撞在赤云宗的城墙之上,将城墙撞破。

    慕飞不由得大惊,“这位前辈好生强大,连秦炎都不是对手!”

    “嗖。”

    话音刚落,便见赤云宗众弟子,从赤云宗内倾巢而出,将秦炎护在身后。

    紧接着,便见赤云宗弟子翻动手印,念动咒文,于整个赤云宗内化出道紫色光柱,猛地朝天际轰出,随后分为七,又化为七道紫光,从空中猛地坠落而下,于男子周围之地穿插而入,将其囚于当中。

    “天罡诛魔阵么。”男子见状不由得冷笑。

    只见天罡诛魔阵将男子困在当中,化出道又道微弱的小虫状物体,朝男子袭去。

    男子不断挥动长枪,将这些物体击碎。

    趁着男子被困,赤云宗左长老当即上前扶起秦炎,喂其服下枚雪玉蟾蜍丸。

    秦炎服下丹药,盘膝而坐,伤势逐渐恢复过来。

    右长老问道:“此人为何追杀宗主?”

    秦炎沉声道:“别问那么多,快去请太上长老。”

    左长老闻言惊,“真的要请那位大人?”

    秦炎沉声道:“天罡诛魔阵,挡不了他多久。”

    “速去将太上长老请来。”

    “是。”

    左长老听罢,身形闪动,瞬间消失于此。

    前方,男子浑身爆发恐怖玄力波动,大喝声,挥动长枪,化出道巨大的锋芒,朝天罡诛魔阵刺去。

    枪之威,宛若要将天地捅破般。

    强如天罡诛魔阵,在男子长枪之下,也宛若纸糊的般,轰然湮灭。

    右长老见状不禁大惊,“这么快!”

    其余人亦脸震撼。

    将大阵轰散后,男子屹立于空,居高临下,挥动手中长枪,直直地指着赤云宗大门,道:“交出秦炎,否则,今日必踏平你赤云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