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嗜灵焰

    霸气,锐不可当,有气吞山河之势。

    这便是此人给慕飞留下的第印象。

    “以人之力,力压元阳域第大帮赤云宗,且气势凌人,赤云宗的天罡诛魔阵,在此人面前,居然如同纸糊般,当真是霸道无比!”慕飞不由得感慨。

    而男子此言出,自然也引得赤云宗上下皆忿然无比。

    这可是赤云宗的大本营,被人堵在大本营欺压,本就已经丢尽颜面,此番更是被人指名道姓,要将宗主交出才可保住赤云宗,这是何等屈辱。

    “宗主,此子是何人?”左长老咬牙切齿道,“居然如此张狂!”

    秦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此人便是司空雁。”

    “司空雁!”

    众弟子闻言不由得惊。

    司空雁的大名,三百年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可是三百年前的荒州第天才!

    “怎么会是他!”左长老同样脸惊容,颤声道:“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秦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不但没有死,而且实力更是突飞猛进,日千里。”

    “如今的他,哪怕是我们全宗之力,都已然不是对手,唯有倚仗太上长老,才可与其战。”

    盈歆的感官,不同于寻常之人,秦炎之言,已尽数落入其耳中。

    她将二人对话向慕飞如数告知,慕飞闻言同样面露愕然之色。

    “这位前辈是司空雁?”

    盈歆点了点头。

    慕飞这才释然道:“这就难怪了,我说怎会凭空冒出个如此强大的猛人,强如赤云宗,竟会被人堵在大门口羞辱。”

    司空雁等候了片刻,见无人回应,便不耐烦起来,冷声道:“我数三声,再不交出秦炎,赤云宗便从世间除名!”

    赤云宗众人敢怒不敢言,皆忿然地盯着司空雁。

    他们何曾受过如此欺辱,这可是赤云宗,元阳域第大帮!

    “待太上长老出手,定要宰了这厮!”左长老亦恼怒无比。

    但司空雁显然不会理会赤云宗众人的情绪,伸出手指,便开始倒数,“三!”

    “二!”

    “!”

    三声尽数数完,见赤云宗弟子仍旧毫无动静,司空雁遂不再多言,挥动长枪,便欲朝赤云宗出手。

    “轰。”

    正当此时,远处忽然传来股巨大的威压,瞬间将整个赤云宗皆弥漫在内。

    而紧随而至的,是道蓝色火焰。

    蓝色火焰,宛若死神般,散发着森然杀意,迅速朝司空雁席卷而去。

    强如司空雁,也无法对此火视之不理,匆忙挥动长枪,化出道金色锋芒,犹如头迅猛地长龙般,猛地朝火焰袭去。

    双方僵持片刻,司空雁隐隐被火焰压制,眼见情势不妙,匆忙再度催动玄力,猛地将火焰轰退,随后身形极速后撤了数十米。

    “好厉害的火!”盈歆满脸讶异之色,“连司空雁前辈,都被此火压制了头!”

    慕飞沉声道:“是嗜灵焰!”

    “嗜灵焰?”

    慕飞沉声道:“嗜灵焰,乃火中之王,早便听闻赤云宗有嗜灵焰护宗,今日见,果真不同凡响!”

    “火中之王,当之无愧!”

    嗜灵焰被司空雁击退,并未继续出击,而是迅速后撤,回到远处的名老者手上,不断在其手中跳动着。

    只见这名老者身着华丽,仙风道骨,宛若名得道仙人般,缩地成寸,瞬间便到达赤云宗门口。

    秦炎见到该名老者,便支起身子,鞠躬行礼道:“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赤云宗众人亦上前行礼。

    “哼。”太上长老冷哼声,看也不看身后赤云宗众人眼。

    “他便是太上长老么。”慕飞淡淡道。

    盈歆不由得疑惑道:“哥儿,为什么赤云宗宗主反倒向长老行礼?”

    慕飞解释道:“这太上长老,名为赤丰,虽名为太上长老,但实际上赤云宗的掌权者是他,毕竟,他便是赤云宗的创立者!”

    “原来如此!”盈歆点了点头,继续观察事态发展。

    只见赤丰飞至司空雁面前,作揖道:“阁下修为高深,老夫佩服,不知阁下,我赤云宗何处得罪于你?”

    司空雁沉声道:“我与秦炎的恩怨,剥了他的皮都难以泄愤!”

    “倘若不交出秦炎,今日赤云宗必亡!”

    “看来是没得商量了,”赤丰摇了摇头,当即便催动玄力凝聚于身,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灭我赤云宗!”

    说罢,赤丰身形闪动,施展赤云宗的绝学身法踏空九行,宛若浮空幻影般,肆意在空中游行穿梭着,令人眼花缭乱。

    司空雁则站在原处不断催动玄力,四处感知其方位。

    忽然间,赤丰猛地闪至司空雁身后,凝聚玄力,于空中化出只巨大的红色大手,带着无尽威势,宛若要将天地都拍散般,掌轰向司空雁。

    “赤云手么,”司空雁冷笑声,浑然无惧,手中长枪宛如长龙,化出道璀璨锋芒,朝空中的大手轰去。

    两者相对,登时引得天雷肆意劈打而下,风起云涌。

    风云变幻间,血红色的玄力波动,瞬间从空中扩散而出,将空中劈出大道口裂纹,极为渗人,犹若末日般。

    “轰。”

    紧接着,便见司空雁长枪猛地刺穿空中大手,将随后身形暴起,直指赤丰。

    赤丰见状登时大惊,慌忙将“寒渊体”施展而出。

    只见赤丰周身,瞬间拢聚大量玄冰,结成件冰川之甲,洁白如玉,坚不可摧。

    强如司空雁,也并未彻底将其“寒渊体”之甲彻底刺穿。

    但虽如此,长枪所附带的余劲,却仍将赤丰猛地击退了数百米,令其狠狠地撞向了赤云宗的城墙,将城墙撞了个粉碎。引得尘烟肆意滚动。

    “太上长老!”

    赤云宗众人见状不由得大惊,欲上前将其扶起,但又恐司空雁突然出手,只得愣愣地盯着城墙废墟,不敢妄加出手。

    慕飞不禁皱眉道:““寒渊体”、踏空九行、“赤云手”,赤云宗三门绝学尽出,居然占不到这位前辈丝便宜。”

    “嗖。”

    就在众人紧紧盯着城墙废墟时,道光芒瞬间从其中闪现而出,直穿天际,只见赤丰跃而上,从光芒中跃出,猛地跳出废墟,紧紧盯着司空雁,神色凝重无比,心想道:“此子当真乃天之骄子,我非其对手,想来只得与其和谈了,否则,便只好将嗜灵焰献祭出来,才能与之战!”

    想罢,赤丰便开口问道:“不知秦炎与阁下有何仇怨?以至于让阁下如此咄咄逼人。”

    司空雁遂从星光袋中取出块玉,扔给赤丰。

    赤丰接过玉,将玄力灌入玉中,此玉登时闪动铮亮光芒,紧接着便显现出道光幕,于空中显现。

    只见光幕之上,秦炎正脸淫笑,对着名女子动手动脚。

    女子虽奋力抵抗,但无奈秦炎修为高于女子,女子不敌。

    女子眼见如此,便自绝玄脉,自断玄根,当场死亡。

    后方,名年轻男子眼见这幕,登时面露畏惧之意,匆忙逃离。

    但秦炎立马追出,施展“赤云手”,将其斩杀。

    “这是我妻儿沈玉琅和司空卓。”司空雁冷冷说道。

    “人渣。”盈歆望着光幕景象气愤不已。

    “赤云宗就应该把秦炎这个人渣交给前辈。”

    慕飞摇头说道:“不,绝对不会。”

    “为什么?”

    慕飞说道:“赤云宗,能爬到元阳城第大帮的位置,什么肮脏事没干过,这种事在赤丰眼里根本不值提。而秦炎乃赤云宗宗主,若交给司空雁前辈,那他赤云宗从此便再无于世间林立的颜面。”

    果不其然,慕飞话音刚落,便见赤丰叹息道:“道友,逝者已逝,即便你如今杀了秦炎,也于事无补。”

    “伏天印,乃我宗神器,我将其交由于你,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司空雁冷声道:“交出秦炎,剿灭赤云宗,二者选。”

    赤丰闻言面色同样骤然变冷,道:“我好意与你协商,你竟如此不知轻重,当真以为我赤云宗怕你不成。”

    司空雁面色漠然,“那便战。”

    赤丰目光阴冷地看着司空雁,手中之火再度隐隐催动而出。

    “嗖。”

    只见其手中蹿出道蓝色火焰,妖异而恐怖。

    司空雁沉声道:“果然是嗜灵焰。”

    赤丰冷笑:“哼,你既知晓嗜灵焰,就应知晓它有多恐怖!”

    司空雁面色漠然道:“嗜灵焰而已。”

    “哼,”赤丰冷哼声,道:“看看是你的嘴厉害,还是嗜灵焰厉害。”

    说罢,赤丰便催动手中嗜灵焰朝司空雁轰去。

    “嗖。”

    只见嗜灵焰逐渐变大,深蓝色的火焰,带着无穷气息,仿佛要将切都吞噬般,肆意燃烧着。

    哪怕是其气息的余威,气息都燥热无比,周围高山受到气息摧残,瞬间轰塌而下。

    慕飞二人所蹲山崖也不例外,瞬间被嗜灵焰余威烧尽。

    二人瞬间从空中跌落而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