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心思缜密的左丘然

    左丘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问道:“二位,可曾还记得杜宇?”

    慕飞听到杜宇,瞬间变得警惕起来。

    嗜灵焰于手心缓缓催动,藏于背后。

    左丘然赶紧说道:“慕兄不必如此,我绝无恶意,倘若我欲对你不利,早在先前你踏入这凤梧阁便可出手,何必等到现在。”

    确实,倘若这左丘然真要对自己不利,甚至都不用踏入凤梧阁,单是他左丘然人,慕飞便完全不是对手。

    虽说慕飞有嗜灵焰相助,但左丘然,玄力修为远胜自己不说,身上怎么可能没有点奇珍法宝之类的东西,且慕飞此时的玄力虽然到达修身境,但使用嗜灵焰,仍远远不足,威力也大打折扣,且嗜灵焰攻击范围,非常有限,三尺之外,嗜灵焰便不能催动。

    左丘然问道:“关于赤云宗事,慕兄你有何看法?”

    慕飞暗道:“果然是赤云宗。”

    但心里如此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赤云宗与我何干?”

    左丘然说道:“此言差矣,赤云宗身为这元阳城第大帮,倒下后对元阳城影响重大,整个元阳城格局都发生改变,本就对任何人都息息相关。加上慕兄你与这赤云宗关系不般,你又怎能说赤云宗与你无关呢。”

    慕飞问道:“你如何判定我与赤云宗有关?”

    左丘然说道:“照杜宇所言,关于赤云宗事,你问的格外的详细,生怕漏掉丝线索。”

    慕飞问道:“所以你便认定我与赤云宗有关?”

    左丘然说道:“当然不仅于此,最关键的,是你先前伏击杜宇所用的法宝。”。

    慕飞问道:“法宝有何异处?”

    左丘然说道:“赤云宗有门护体绝学,叫“寒渊体”,而这“寒渊体”,第层,便由冰针刺己开始修炼,当修炼到定程度,才能修炼更高层次。这冰针,由于长时间用以供给那些赤云宗弟子修炼,因此这赤云宗的冰针,针头比其他门派的冰针要钝,而由于“寒渊体”与冰针相辅相成,修炼结束后,冰针的寒性也会比其他门派更加浓郁。”。

    随后,他从袖袋中取出三枚冰针,放到桌上。

    “大意了。”

    慕飞暗道,没想到还有这般缘故。

    但慕飞虽已知晓,表面依然是副脸愕然的样子。

    慕飞拿起三枚冰针,佯作端详状,问道:“这冰针和其他冰针有何不同吗?”

    左丘然只是微微笑,说道:“既然慕兄无意透露,我也不再追问了。”

    左丘然心思之缜密,即便是慕飞,都难以招架。好在左丘然识趣,眼见慕飞为难,竟不在追问,令慕飞舒了口气。

    左丘然说道:“赤云宗被灭后,整个元阳城,无数势力蠢蠢欲动,些受到他打压的帮派,起组成个联盟,名为灭云盟。”

    慕飞讽刺道:“赤云宗都已经被灭了,才组建这么个灭云盟,先前人赤云宗在的时候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左丘然说道:“灭云盟组成以后,声势浩大,疯狂攻打着那些受到赤云宗扶持的门派。”

    “眼见灭云盟如此肆无忌惮,那些受到赤云宗扶持的帮派自然坐不住,也组成个联盟,叫顺天盟。”

    慕飞哂笑道:“顺天盟?真把这赤云宗当天了。”

    左丘然说道:“双方势同水火,不死不休,然而他们的实力相差无几,因此,虽然长时间在争斗,但双方的损失实际上并没多大差距。”

    “再随后,由于长时间的争斗,两边联盟的修士死的死,伤的伤,人数锐减。此时,双方已然都不想继续争斗下去,但又怕旦解除联盟,会被对方逐个击破,歼灭。双方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但他们知晓长时间打下去不是办法,双方人数越来越少,因此,便开始大肆招人,招散修,挖墙角,凡是能拉到人的办法他们几乎都想过,也都做过了。时至今日,元阳城内的散修,基本被全数招揽,而能挖的墙角,也挖的差不多了。”

    “这也是你进元阳城,便有那么多人来招揽你的原因。”

    “原来如此。”慕飞豁然开朗。

    左丘然又说道:“而那些本就是方豪强的大帮,却并没有似灭云盟和顺天盟般,火拼起来。”

    “虽然他们确实明争暗斗,为了第大帮宝座撕红了眼,但损失却很少,是有灭云盟和顺天盟的前车之鉴,二是他们也确实比双方联盟聪明。这种等级的帮派和灭云盟顺天盟内的帮派毫无可比性,以宗门利益为先,凡是代价不能接受的举动,他们绝不会做,最主要的是,实在这个档次的帮派确实难以歼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除了赤云宗,元阳城从未有个如此庞大的门派被人连根拔起。只能说赤云宗可能是惹了不该惹的东西了。”

    慕飞听罢,不禁感慨:“元阳城果然还是赤云宗的天下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