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对峙

    玄时玉路快速飞行,飞到了魔音教当中。

    个看门的教众说道:“唉,也不知道抓住那个杀千刀的贼了没有。”

    “是啊,都是那个畜生害得我们不能修炼。”

    “唰。”

    件东西从他们的面前闪而过。

    “什么东西。”

    “我也没看清。”

    从他们面前飞过去的这个东西便是玄时玉。

    玄时玉直冲大殿。

    此时大殿中,教主正和几个长老在议事。

    玄时玉飞入大殿后,大殿中的长老手抓过玄时玉。

    “打开看看。”教主离泰说道。

    “是。”大长老离洪应道,催动股玄力灌入玄时玉中。

    个玄力图像呈现在众人面前。

    “是那个偷化物珠的小贼。”

    二长老离玄认了出来。

    三长老离浩问道:“她身边的两个人是谁?”

    离泰问道:“这是谁的玄时玉?”

    离玄说道:“这是伏虎堂个教众的玄时玉。”

    离泰问道:“能不能找到这个人。”

    “多半是死了。”离玄摇了摇头,说道。

    离浩突然惊道:“你们仔细看,那个男的,看他胸口露出的令牌。”

    “那是天门令!”离玄大惊。

    “莫非这切都是凤梧阁的指示?”

    离浩说道:“说不准,但是凤梧阁肯定脱不了干系。”

    “凤梧阁欺人太甚。”离洪拍桌而起。

    离泰说道:“冷静下,事情还没弄清楚呢。”

    “天门令都出来了,肯定是凤梧阁干的。”离洪说道。

    离浩说道:“不太可能,凤梧阁的老家伙正和另外几个老家伙抢这元阳城第大帮的宝座呢,没事来抢我们的化物珠是何故?”

    离玄说道:“也不尽然,兴许他们有别的打算,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确实有天门令。”

    离泰说道:“这样讨论也讨论不出结果,我们直接去凤梧阁趟吧。”

    “是。”离洪离玄离浩三人同应道。

    另边,慕飞三人已经在客栈里三日了,也没见什么动静。

    “不应该啊。”慕飞百思不得其解。

    他甚至做好了有什么不对,就离开元阳城从此不再回来的准备。

    盈歆安慰道:“没动静是好事啊。”

    小幽说道:“哎哟,小飞飞,其实就是你太紧张了啦,说不定那个玄时玉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

    慕飞说道:“若真如此他不可能死也要将玄时玉传回去。”

    三人正说着,从客栈外走进人,身穿凤梧阁弟子服,四处张望。

    慕飞疑惑道:“凤梧阁的人怎么来了?”

    这名弟子四处扫视,随后将目光放到慕飞身上,朝其走来。

    “慕长老。”。

    “慕长老?”

    慕飞愣,他什么时候成了凤梧阁的长老了。

    凤梧阁弟子说道:“是这样的,慕长老,阁主有令,凡是天门令的持有者,都是凤梧阁的长老。”

    慕飞微怒道:“我可没有加入凤梧阁!”

    凤梧阁弟子说道:“只是个名头而已,慕长老仍然是自由身。”

    慕飞怪笑道:“是这样吗?”

    “千真万确,慕长老千万不要误会。”

    慕飞说道:“好,姑且先相信,你来找我有何事吗?”

    凤梧阁弟子说道:“是这样的,慕长老,三日前,魔音教收到他们门派的玄时玉,玄时玉记载的内容,上面有慕长老你的身影。”

    “后来他们便来凤梧阁滋事,口咬定我们凤梧阁与他们化物珠被盗事有关。”

    “我们当然不承认,可是对方却口咬定是我们,双方争执不下,他们的教主便提出来找你回去对质。”

    “我们左丘少主自问问心无愧,也不相信是你做的,所以便口答应下来了。慕长老,我们现在就回凤梧阁,看看这个魔音教还有什么好说的。”

    慕飞心想道:“我说这魔音教怎么直没动静,原来是跑到人凤梧阁去了。”。

    虽然他们擅作主张让慕飞不悦,可是人凤梧阁天门令给了他却也是事实,因此,这趟凤梧阁,他不得不去。

    慕飞对着盈歆和小幽说道:“先去凤梧阁吧。”

    “好。”盈歆应道。

    小幽兴奋道:“凤梧阁好不好玩?”

    慕飞说道:“不好玩,你不要去了。”

    “小飞飞,你不能这样对我。”

    小幽急得跺脚,深怕慕飞真的不带她去。

    慕飞说道:“行了,带你去。”

    小幽这才放下心来。

    慕飞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直接走吧。”

    凤梧阁弟子问道:“慕长老不需要再收拾些什么东西吗?”

    慕飞说道:“不必了,直接走吧。”

    说罢,四人便离开了客栈,启程前往凤梧阁。

    回到凤梧阁,慕飞盈歆和小幽三人便被左丘然请到他的房间当中。

    左丘然高兴道:“慕兄,你可算来了,这下我看那魔音教还有什么可说。”

    左丘然问道:“对了,不知道这位小妹名叫什么?”

    慕飞说道:“她叫小幽。”

    左丘然笑道:“小幽小妹你好。”

    小幽看着左丘然这张无比恐怖的脸,在加上此刻他那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由得阵害怕,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就差直接哭出来了。

    “慕兄,这”左丘然愣,显然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慕飞自然知晓小幽为何如此,无奈地干笑声。

    虽然我知道你的笑确实是善意的,可是确实笑起来非常的恐怖。

    人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被你这么笑,在加上你这么张脸,可不就哭了嘛。

    盈歆此时就在旁安慰她。

    “呃,不必理会她,我们先谈我们的吧。”慕飞赶紧转移话题。

    左丘然担心地问道:“真的没事吗?”

    慕飞说道:“没事没事。”

    “那好,”左丘然愤然道,“我就直接去找他们了,他们如此栽赃我们,我定要好好找他们算算账。”

    “呃,还是别去的好。”慕飞说道。

    左丘然疑惑道:“为何?”

    “事情是这样的”

    慕飞将小幽偷了化物珠的事告诉了左丘然。

    左丘然大惊道:“真是你们干的?”

    “所以说,现在去找他们不太好。”慕飞不好意思地说道。“真是惭愧。”

    “实在是抱歉了,左丘兄。”

    左丘然叹气道:“唉,算了,做都做了,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吧。”

    “不过,我倒是想不明白,堂堂魔音教的镇教之宝,怎么会被个小姑娘给偷走。”

    慕飞干笑声,他自然知道小幽是有这个能耐的,小幽的父亲,当年可是以偷盗之术闻名整个荒州的。

    这时,门外凤梧阁的弟子又前来探报,说是魔音教的人又来了。

    左丘然勃然大怒,沉声道:“真是阴魂不散。”

    慕飞说道:“这事都怨我,左丘少主无须心烦,我这就前去找那魔音教的人说清楚。”

    “慕兄大可不必如此。”左丘然说道。“我就不信他魔音教还能在我凤梧阁的大门口前逞凶。”

    慕飞说道:“这魔音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而让你们和他们大动干戈。”

    左丘然说道:“如若能和平解决,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但愿如此吧。”慕飞感叹声。

    二人随后便走出凤梧阁,和魔音教众人回合。

    魔音教这边,离泰、离洪、离玄以及离浩四人皆在,见左丘然和慕飞出来,都紧紧盯着慕飞。

    “左丘少主。”离泰作揖。

    左丘然说道:“离教主别来无恙。”

    离泰问道:“闲话不多说,我就想问下这个小兄弟,那个偷我教化物珠的小贼是他什么人?”

    “交出化物珠。”离洪声响如雷,对着慕飞暴怒的吼道。

    “化物珠在此,你想要,拿去便是。”慕飞从怀中取出化物珠,对着离泰说道。

    离泰眼见化物珠就在慕飞的手上,便欲上前去取化物珠。

    “慢!”左丘然拦住了他。

    离泰神色冷,沉声道:“左丘少主你这是何意?”

    左丘然说道:“是这样的,将化物珠交还给你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你们又如何保证我这朋友事后不被你们报复甚至杀害呢?”

    离泰说道:“他杀我教六十多名高手,自然是不能放过他的,如若他交出化物珠,我还能留他个全尸。”

    左丘然勃然大怒,沉声道:“留全尸?好大的口气啊。”

    说罢,便冲上前。

    慕飞赶紧左丘然拦住,说道:“左丘兄,你先消气,让我来和他们说。”

    “离教主。”慕飞作揖。

    “哼。”离泰冷哼声,没有理会慕飞。

    慕飞说道:“若非他们疯狂追杀我,我也不会平白无故杀害他们,你说对吧。”

    离泰沉声道:“混账逻辑,若非那小女贼偷我化物珠,我们又何必派出那么多人来追杀你们。”

    慕飞说道:“可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修为都比我高,我只是个小小的修身境。”

    离泰沉声道:“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别以为可以就此蒙混过去。”

    左丘然忍不住上前,沉声道:“那就是没得说喽。”

    “你们凤梧阁难道打算仗着自己是大帮便包庇他吗?”离泰的语气也顿时便冷。

    双方剑拔弩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