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秘女尸

    离荀不由得愣,这又是什么情况。

    “呵呵。”慕飞冷笑。

    这黑色印记眼见不能侵蚀,竟然在其体内自爆了。

    但虽如此,在他下次突破的时候,黑色印记仍会再次来临。

    此次印记的威势,远没刚突破修身境之时那般恐怖,甚至差点吞噬了自己的玄骨。

    原来这黑色印记只有在每次突破大境界的时候才有那般恐怖。

    而小境界,虽然黑色印记也会增强,但远远不及自己的增强多,因此,反而显得不够看了。

    只是这明明只是个印记,却会因为侵蚀不下他的玄骨而选择自爆却是他没想到的。

    “真是可怕的印记。”慕飞不禁感叹。

    云星华的印记,实在恐怖。

    离荀不由得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慕飞说道:“小事而已,不足挂齿。”

    说罢,随手服下枚红花丸,开始恢复。

    片刻后,他的身体便恢复如初。

    离荀不解地问道:“你突个破还能受伤?”

    慕飞随口说道:“你就当我是提前渡劫了。”

    “”

    面对如此不要脸的慕飞,离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提前渡劫,真是敢说,别人渡劫的,都是凝神境以上的世间豪强,你个修身境,真是大言不惭。

    当然,离荀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肚子里嘀咕。

    击杀完魔猿后,也不再有其他魔兽入侵。

    二人歇息了许久,总算再次启程。

    几日后,二人终于走出了天魔山的外围。

    在这几日里,又先后遇到了几只魔兽,但和魔猿相比都是远远不足。

    击杀后也得到了些许神元,虽然不是很好,也聊胜于无。

    走出天魔山外围,阳光照射而下,令离荀心旷神怡。

    “呼,终于见到太阳了。”

    慕飞则盯着半张地图不断思虑。

    片刻后,离荀问道:“接下来怎么走?”

    慕飞反问道:“我们天魔山走了多久?”

    “大概有个多月吧。”

    慕飞皱眉,沉声道:“只是横穿外围的山脉都花费了如此之久,这样下去,断虚谷开启之时,我们恐怕还不能到达。”

    离荀惊,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慕飞说道:“抄近路。”

    离荀问道:“怎么抄?”

    慕飞说道:“把你的地图给我。”

    “啊我的地图坏了。”离荀支支吾吾。

    慕飞说道:“现在不是顾及脸面的时候。”

    离荀只好拿出他的另外半张地图。

    慕飞拼起了两张地图看了片刻。

    随后,他便规划出条前往前往断虚谷的捷径。

    照他估计,至少比原先的路快上三分之。

    只是凶险程度,却远不止多三分之这么简单。

    慕飞说道:“这条路径凶险无比,若非时间不足,我断然不会如此走。”

    离荀倒是显得很兴奋,摩拳擦掌,快步朝着慕飞所指的方向行去。

    慕飞叹息了声,跟了上去。

    二人不断前行,五日后,成功到达新路程的第站,天竹峰。

    这天竹峰,虽没魔猿那种魔兽恐怖的魔兽,但却也有不少其他不同于魔猿的魔兽。

    这僵尸蚁,便是这天竹峰上最为恐怖的魔兽。

    单论僵尸蚁个体,实力自然不强。

    但僵尸蚁从来就不是单独行动的,旦发现只僵尸蚁,那么他的附近,必然有成百上千只的僵尸蚁在其周围。

    天竹峰的路长比起先前的天魔山外围山脉,不算远,也就几日的路程。

    慕飞二人也只能期盼不遇到僵尸蚁。

    然而,事与愿违,走了两天,他们便碰到了只僵尸蚁。

    僵尸蚁不似其他的蚁族,它的身体要比其他的蚁族大好几倍,因此,二人轻易便能认出僵尸蚁。

    离荀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慕飞说道:“我们先在前面的草屋避避。”

    比起击杀僵尸蚁,他们更想等僵尸蚁自己回去,避免和僵尸蚁群的正面冲突。

    然而事与愿违,他们进入草屋后,赫然见到几十只僵尸蚁正不断地在具尸体上爬行,显然是准备将其蚕食。

    离旬忍不住骂道:“真是晦气。”

    几十只僵尸蚁眼见慕飞和离旬进了草屋,瞬间朝二人飞扑而来。

    离荀当即施展道火陨朝僵尸蚁轰击而去。

    “轰。”

    火陨从天而降,轰向僵尸蚁,瞬间将扑来的僵尸蚁轰杀殆尽。

    剩下的僵尸蚁立即开始四处逃窜。

    离荀正准备将他们他们击杀,却被慕飞拦住。

    “把剩下那些杀了,只怕这件屋子也被你点了,到时候可不是几十僵尸蚁那么简单了。”

    离荀放下手中法杖。

    慕飞说道:“从轮廓上看,这具尸体应该是女尸,我且上去看看。”

    离旬瞪大了双眼,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慕飞。

    “你不会是”离荀没有将恋尸癖三个字说出来。

    慕飞说道:“别多想了,我只是想从这具女尸上查看情况。”

    说罢,他便将这具尸体翻了个身,正脸朝上。

    这具女尸,虽然左边的容貌已经被侵蚀的差不多了,但是右边还尚完好,可以看出生前是个绝世美人。

    “真是个倾城佳人。”离荀不由得感叹。

    也不怪他做出这种不恭敬死者的感叹,这具女尸的半边容貌确实非常的美丽,堪称绝丽。

    若是换做其他人在此,只怕都不是感叹下那么简单了。

    慕飞却没理会女尸的容貌,而是把目光放在她的腰间的把小小的匕首上。

    慕飞细看这把匕首,发觉其图样无比精致,虽不知晓是何种材质,但却坚硬无比。

    正当慕飞要取下匕首时,离荀忽然惊道:“这是世仙宫的标记。”

    慕飞这才注意到,她的右臂上,又个娟秀漂亮的图案。

    慕飞问道:“这是世仙宫的标记?”

    离荀点头,说道:“魔音教不同其他教派,在荒州十三城内都有分教,因此对于这些教派家族的印记图纹之类的东西,比别人知晓的多些。”

    慕飞说道:“此地是元阳城的管辖范围内,而石仙宫在苍炎城,为何会有人在这种地方,而且还是具尸体。”

    离轩摇头,“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慕飞拔出女尸身上的小匕首,锋芒无比,随手挥,居然能将空中挥出道划痕,只是尚有禁制,难以全力挥动。

    “好恐怖的匕首!”

    二人惊叹道。

    离荀说道:“上面还有字。”

    慕飞收回匕首,查看,上方赫然刻着“夫恨天”三个大字。

    离荀疑惑道:“夫恨天?什么意思?”

    慕飞摇了摇头,将匕首放了回去。

    出于人道考虑,慕飞决定将这个美艳的女尸安葬。

    然而,就在慕飞刚准备起身时,这具女尸突然伸出了手,将慕飞拉住。

    离荀惊道:“诈尸了?”

    慕飞顿时也不由得惊,谨慎地看着她。

    女子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慕飞。

    慕飞被她盯着,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你没死?”

    女子摇头,说道:“我已经死了。”

    “我只是临死前将全部玄力凝聚,化为短暂的寿元,只为了这刻。”

    慕飞二人听的云里雾里。

    女子盯着慕飞,说道:“帮我。”

    慕飞疑惑道:“帮你?”

    女子没有多语,催动玄力灌入胸口当中。

    道金色光芒闪烁于其胸脯前。

    只见其胸脯间,两片小玉片显现而出。

    女子拿出小玉片,递给慕飞。

    “替我保管好它。”

    慕飞正犹豫着,女子又说道:“若你能帮我保管好它,这把匕首我也赠予你。”

    慕飞问道:“为什么是我?”

    女子转身看了眼离荀,说道:“他性格偏软,无法帮我。”

    “你帮不帮我!”

    她的眼神死死盯着慕飞,生怕他不答应。

    慕飞叹息道:“你都如此了,我还能不答应不成。”

    女子听罢松了口气。

    身上的玄力也逐渐燃烧殆尽。

    “若是玉符没有亮起,那你便将玉符直保管下去,若玉符亮起,你必须按照它的指示做。”

    慕飞点头道:“我答应你。”

    女子如释重负,面带微笑,倒在地上,再也没能起来。

    “唉。”

    慕飞叹息声,从星光袋中取出易香丸,给女子服下。

    修士世界厮杀不断,生死皆有命,只是不少人死前连全尸都没留下,令人唏嘘。

    这易香丸,便是为死者而制,虽不能续命,却能为死者恢复肉身,恢复到生前的样子。

    女子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的样子。

    不得不说,她确实有倾城之姿,美艳无双,恢复成生前的样子后,更是如此,看的离荀目不转睛。

    慕飞说道:“别看了,人都已经死了。”

    离旬面色通红,匆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慕飞笑了笑,没有多语。

    随后,二人便将这具女尸安葬在这天竹峰块地势较好的地方。

    离旬问道:“我们不知道她叫什么,该怎么给她的墓碑刻字?”

    慕飞也是愣,这点,他倒是也没有想到。

    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了她的小匕首,这把小匕首的禁锢已经被解除了,威势比显强还要大。

    “这把匕首上,倒是刻有夫恨天三个字。不如就给她的墓上刻夫恨天吧。”

    离旬点头,在墓上刻上夫恨天三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