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盗贼团

    慕飞转身抵御住此人的攻击,冷言看着向他挥刀之人。

    身穿铁甲,相貌粗犷,左脸上有三道非常明显的刀疤。

    而在他的身后,还有几十个和他样身穿铁甲的人。

    挥刀男子的修为为修身境七境,而在他后方之人,修为则在修身境四境到修身境六境之间不等。

    慕飞沉声道:“你是何人?”

    挥刀男子根本没理会他的话,再次挥刀朝慕飞砍去。

    慕飞恼怒,不再保留,施展“焚炎变”轰向男子。

    男子匆忙避开攻击,却是不由得惊,心想道:“这小子的火焰好生强大。”

    男子不再小觑他,沉声道:“倒是有些本事。”

    “只可惜你们来了不该来的地方。”

    随后,他身后的几十人上前,将二人围住。

    离荀冷声道:“你们这是何意。”

    为首者终于回头看向离荀。

    先前,他见离荀是锻心境地境强者,而慕飞却才修身境二境,这才对慕飞出手。

    虽然离荀境界比他们高太多,但他们终归有几十个人,足以弥补差距,至少这群人是如此想的。

    慕飞思虑片刻,便猜测出这是伙盗贼团,不由得哂笑。

    若只是普通的盗贼团也就算了,他们还是修士。

    慕飞下子就想通了为什么这连溪镇停到这马蹄声便赶紧躲在屋里了。

    慕飞哂笑道:“在这连溪镇捞了不少油水吧。”

    “真是够出息啊,修士去捞凡人的油水。”

    为首者大为恼怒,沉声道:“你找死。”

    说罢,刀挥向慕飞。

    离荀怒道:“真当我不存在吗?”

    说罢,催动道巨大的剑刃飓风扫向这伙盗贼团。

    众盗贼大惊,匆忙催动玄力抵御。

    剑刃飓风不断刮过众人身躯,令他们浑身血肉绽开,好在他们身上有身铁甲,才得以逃离。

    但铁甲已然残破不堪,众人狼狈不堪,阵型混乱。

    为首者惊道:“法修?”

    离荀冷笑道:“怎么?害怕了吗?”

    若只是寻常锻心境地境强者,他们虽然心中忌惮,但还能仗着人数优势来弥补回来。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离荀,居然是法修。

    面对法修,他们毫无战之力。

    此刻的离荀只觉得浑身舒畅,总算扬眉吐气了把。

    这伙盗贼团,终于让离荀重拾身为锻心境强者的自信。

    这段时间里,慕飞的强大都快让离荀怀疑人生了。

    每次遇到重大危机,皆为慕飞解决,而他却没什么存在感。

    “走。”为首者毫不迟疑。

    说罢,便同余下众人迅速逃离。

    慕飞二人倒也没深追。

    镇上的人又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却并没人理会慕飞二人。

    这时,名老者拄着拐杖走到二人的面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快走吧,他们还会回来的。”

    离荀倒是不以为然,说道:“他们若是敢再来,我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慕飞说道:“老人家,有话不妨直言。”

    老者捋了捋胡子,说道:“刚才那群贼人虽然厉害,但以前也有像你们般的仙人途径此地,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但都被他们的贼老大杀了。”

    慕飞疑惑:“贼老大?”

    老者点头,说道:“不错,他们有个贼老大,名为江涛。”

    “我们自然知晓二位仙人很厉害,但他们的贼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灯。”

    慕飞问道:“有何厉害之处?”

    老者思虑片刻,随后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他会妖法。”

    “妖法?”慕飞疑惑。

    老者摆了摆手,说道:“总之你们快跑吧。”

    说罢,便捋着胡子,拄着拐杖,步步离开。

    慕飞又转头看了眼莲溪镇余下众人,这些人仿佛已经习惯被盗贼欺凌,竟如同无事发生般。

    “啧啧。”

    慕飞感叹声。

    他并非惩恶扬善的善男信女,既然连镇子上的人自己都这般德性,再加上老者说所说的所谓会妖法的江涛,他也就不再多管闲事。

    “走吧。”

    离荀愣道:“去哪儿?”

    慕飞说道:“赶路。”

    “嗯?我们不理会那群盗贼了吗?他们回来若发现我们已经不在镇上了会不会把怒气撒在镇民身上?”

    这话倒是让慕飞刮目相看。

    “看不出来啊,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离荀气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本来就是这种人。”

    慕飞说道:“我还以为你是那种眼高于顶的人呢。你先前不是很看不起我吗?”

    离荀显得不好意思,但同时也有些忿然。

    “那是因为你是修士,他们是凡人。”

    “这样啊。”

    离荀说道:“那是自然。”

    “但我们真的不帮这个镇子上的人吗?”

    慕飞反问道:“你看他们像是需要我们帮助的样子吗?”

    离荀转头看着这连溪镇的众人。

    确实,如慕飞所言,就目前表现出来的样子来看,他们很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事。

    先前盗贼团居然能如此嚣张的带着几十个修士大步跨进连溪镇。

    若非慕飞二人将其击退,他们指不定要搜刮这个镇子多少东西。

    而击退之后,也无人向他们道谢,只有个老者来劝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慕飞说道:“知道了吗?知道了我们就赶路吧。”

    “可是”离荀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唉。”离荀不由得叹气。

    “今日天色已暗,我们明日再走吧。”

    慕飞看了眼离荀,笑了笑。

    “如你所言吧。”

    二人随便找了间客栈。

    只是当他们进这客栈时,便见无论是是食客还是小二以及掌柜,都如同见了瘟神般,逃离此处。

    离荀怒道:“我真想砸了这家客栈。”

    慕飞安慰道:“看开点吧,他们本就是凡人。”

    元阳城内,虽然也有凡人,但是,修士远比这里多,比那群修身境强的人也比比皆是。

    凡人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元阳城也不可能发生这种盗贼团入侵这种事,在加上离荀本就自幼在这魔音教中长大,这种事情,他哪里会知道。

    看着此前的场景,再想到先前镇子上那些人。

    此时他只感觉心中,股忿恨油然而生。

    然而慕飞早已看清切。

    随手从星光袋中取出枚静心丸,扔给离荀。

    “服下它。”

    离荀看着手中的静心丸,却迟迟没有服下。

    他并不想服下这颗静心丸。

    慕飞说道:“赶紧服下,你现在的状态,若是放任不管,乱你道心都是很有可能的。”

    离荀仍然没有服下,紧紧盯着这枚静心丸。

    慕飞问道:“你准备带着这种状态修炼?不怕走火入魔吗?”

    他也不是危言耸听,离荀此时的状态,若不能即使调节,修炼时走火入魔是极有可能的。

    见离荀目光无神,慕飞当即声大喝道:“醒来!”

    离荀被惊醒,回头看向慕飞,目光呆滞。

    慕飞说道:“赶紧吃了它。”

    离听罢,张口服下静心丸。

    过了片刻,他只感觉整个人如梦清醒。

    “慕大哥,多谢了。”

    这不是奉承,他是由衷的感谢慕飞。

    慕飞笑了笑,说道:“无妨,无数的话,便去修炼吧。”

    说罢,便随意寻了处房间开始修行。

    离荀心中思绪万千。

    此番自己险些因凡人乱了道心,多亏慕飞,才没有走火入魔,从而救了他命。

    “罢了,他确实厉害,不服不行。”

    离荀叹息道,也随意寻了处开始修炼。

    然而,二人在客栈修炼时,屋外却暗流涌动。

    整个客栈都被已经被修士围的水泄不通。

    位身穿貂皮大衣的男子问道:“他们当真在此处?”

    另人奉承的说道:“真的,爷,那两个人就在此处。”

    而奉承之人,正是掌柜。

    男子嘴角上扬,随手扔给这个掌柜枚铸币。

    “赏你的。”

    掌柜眼见此人赏给他枚铸币,眼睛都亮了起来,原本看上去似条线般的双眼都睁得非常的大。

    要知道,即使是在元阳城,慕飞赏给掌柜枚铸币都能让其欣喜无比。

    更遑论这小小的莲溪镇了。

    男子身旁,有个身型魁梧的男子,脸上刻有三道刀疤,此人便是先前慕飞二人在镇子中遇到的那个人,名为方远。

    而身穿貂皮大衣的男子,便是这个盗贼团的团长,江涛。

    整个盗贼团倾巢出动,将客栈围住,四处藏蔽。

    有人藏在屋檐下,有的则躲在树上,基本上客栈边上,能躲的地方,全都躲满了人。

    方远说道:“老大,有个还好,只是修身境二境的人,定要注意另外个,他是锻心境地境的高手,而且还是法修。”

    江涛目光阴冷,望着这间客栈。

    “法修?哼,很快他就是个鬼修了。”

    “敢跟我做对!”

    慕飞修为虽低,但警觉性非常高,立马感觉到屋外的异动。

    他停下修炼,正巧望见窗外的身影飞快。

    慕飞思虑片刻,立马叫醒离荀。

    离荀从修炼状态中醒来,问道:“怎么回事?”

    慕飞盯着窗户说道:“你准备下,接下来会有场苦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