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中幻术

    离荀立马反应过来。

    屋外,数百号人已然布置完毕,只等慕飞二人从客栈出来。

    方远冷笑道:“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法修能不能同时击败几百人!”

    正想时,却突然见到漆黑的夜空突然亮起道浅色蓝光,众人定睛看,原来是雷光。

    雷光从天而降,直接朝众人轰劈而下。

    而与此同时,阵水柱也从天而降,夹杂在雷光上,令其威势更加强大。

    雷光轰下,盗贼团众人猝不及防,瞬间有二十余人因雷光轰击而当场毙命。

    “该死,他们已经发现了!”江涛怒道。“给我直接上。”

    就在这时,客栈的屋檐忽然被撞破,两道身影跳到屋檐上空,正是慕飞和离荀。

    看着客栈被围的水泄不通,慕飞不禁感叹道:“人倒是挺多。

    “你估算下大概有几个人。”。

    离荀说道:“大概两百人左右吧。”

    慕飞摇头说道:“不止。”

    离荀问道:“那是多少?”

    慕飞说道:“三百多人吧。”

    离荀愣,说道:“不至于吧。”

    慕飞指着处大树,说道:“你仔细看,光这棵树上就有七八人,更别说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了。”

    慕飞话音刚落,便有大堆隐蔽在暗处的修士冲上前,将慕飞围住。

    离荀不由得钦佩道:“神了,这你都知道。”

    慕飞傲然道:“我什么不知道,我可是先知。”。

    离荀刚生出的钦佩之心顿时消失,不见踪影。

    三百多个人,慕飞二人自然是不能对付。

    离荀问道:“先知,现在怎么办?”

    慕飞说道:“跑啊,你还想怎么办。”

    说罢,都给离荀张遁地符。

    二人催动遁地符,遁入地。

    江涛冷笑道:“哼,遁地符。”

    说罢,催动秘术,射向慕飞二人。

    慕飞二人在地底不断逃离。

    离荀问道:“你不是先知吗?怎么也会跑啊。”

    慕飞说道:“你懂什么,这叫战略性撤退。”

    能如此平静的胡说八道,离荀真是对慕飞的脸皮叹为观止。

    然而,二人还在说着,却见前方赫然出现片岩浆拦住二人去路!

    离荀惊道:“这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岩浆。”

    慕飞沉声道:“没时间说了,先回头寻找别的退路。”

    然而,正当二人转身欲离去时,却赫然发觉后方早已无退路,只有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紧接着,二人周围的环境也变了样,哪还是什么地底,俨然是处山崖。

    而二人站在山崖的处峭壁上,山崖深不见底。

    前方是岩浆,后方便是崖底。

    慕飞沉声道:“我们中幻术了。”

    “我算是知道那个老头说的妖法是什么意思了。”

    离荀问道:“那个江涛是个幻术师?”

    慕飞点头:“多半没错。”

    离荀说道:“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幻术师是修士中非常稀有个分支流派。

    基本上,能当上幻术师的,无论修为高低,地位都不会太低。

    离荀疑惑道:“幻术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慕飞摇头说道:“那就难以知晓了。”

    离荀不可置信道:“他堂堂个幻术师,居然跑到这种小镇子上,当了个盗贼王?”

    “他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慕飞说道:“你若能理解弱智的想法,那你自己岂不是也是弱智吗?”

    离荀豁然开朗。

    慕飞说道:“还是想想怎么破这幻术吧。”

    关于幻术,慕飞了解的也少之又少,即使是过去的他,所见的幻术师也非常的少,只是听曾经的个幻术师说过,世界上没有任何种幻术是无暇的,都有它的破法。当然,能不能破便是看自己的本事了。

    二人不断扫视着周围的切。

    正面是看不见尽头的无尽岩浆,而背面却是深不见底地万丈寒渊。

    至少慕飞肯定,不论是岩浆,还是崖底,都不是破解幻术的关键。

    而且如若贸然触碰到这岩浆,也是真的会被烧死。

    而如若贸然跳下悬崖,慕飞可以肯定,他也必定会死。

    二人时间竟僵持在了此处,毫无办法。

    片刻后,离荀迟疑的说道:“或许破解的关键在崖顶?”

    慕飞思虑片刻,觉得此地确实没什么破解之处,便索性如离荀所言,攀上崖顶。

    离荀也同跟上。

    而就在二人攀上崖顶后,赫然发际线下方的岩浆居然开始慢慢上涨起来。

    岩浆飞快向外蔓延,并且还不似二人预想的般,流向底部的寒渊,而是开始向上流动。

    离荀惊道:“怎会如此?”

    慕飞说道:“幻境如梦境,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望着不断向上流动的岩浆,离荀自责道:“真是出了个馊主意。”

    慕飞说道:“有空自责还不如想想办法。”

    离荀自然知晓这个道理,同慕飞起四周查探可疑之处。

    底部已然被岩浆吞没,即便想看到什么也无法看到。

    抬头看天,除了几朵白云在空中飘动外,就只剩轮烈阳高挂空中。

    慕飞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这岩浆上。

    眼见岩浆不断向上冒,离荀便催动玄力施展出冰雹朝岩浆砸下,砸的岩浆四处乱溅。

    岩浆仍旧在向上蔓延,但总归比先前慢了些许。

    慕飞倒也没有阻止,如此做法,虽然耗费玄力,但却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寻找幻境中的破绽。

    时间慢慢地流逝。

    三个时辰后,二人仍然没有想到破解之法。

    此时,岩浆已经距离二人越来越近了。

    二人已经感觉闷热感越来越重。

    岩浆仍然在不断上升,温度也越来越高。

    二人只觉得浑身湿透,挥汗如雨。

    又是半个时辰,岩浆不断上涨,距离二人越来越近。

    离荀不再催动玄力施展冰雹。

    因为此时岩浆的高度已经距离他们非常近了。

    如若再将冰雹砸入,溅起的岩浆便能溅到慕飞二人。

    但停下之后,二人明显地感觉到岩浆的速度加快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此时岩浆距离他们仅仅三丈之远。

    剧烈的高温让他们实在是非常的难受。

    离荀又次降下了冰雹,但是不是砸向岩浆,而是砸向他们二人自己。

    剧烈的高温瞬间将降下的冰雹化成了水,流淌在二人身上。

    二人总算在炙热中体会到了丝清凉。

    然后,没过多久,随着岩浆的上升,便让冰雹降下的水温度也变得高了起来。

    离荀问道:“我们要死在这了吗?”

    “慕飞沉声道:“定有破解之法。”

    “哎,这岩浆已经快到我们的脚跟了,四周什么都没有,天上只有个太阳,难不成我们还要靠那个太阳逃走吗?”离荀已经没了信心。

    “太阳?”慕飞却是突然醒悟了过来。

    “对了,那个太阳便是幻境破解的关键。”

    “啊?”离荀愣。

    “江涛的修为终归不高,因此能在幻境中做到岩浆逆流便是他的极限了,而这轮烈阳过了如此多的时辰却仍在原位,便很能说明问题了。”

    离荀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太阳是假的?”

    慕飞点头。

    离荀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慕飞紧盯着太阳,随手施展“焚炎变”朝其轰去。

    “轰。”

    只听见碎裂声响起,太阳宛若镜子般,被轰成了碎片,掉落下来。

    而太阳的后面,便是现实世界。

    离荀顿时欣喜不已。

    二人纵身跃,朝现实世界跳去。

    太阳的距离比他们想象的近,因此,二人非常轻松地便跳了出来。

    此时二人的遁地符早已失效,便掉落在了地面上。

    却见二人的周围,正盘踞着三百多个盗贼。

    眼见二人成功从幻术中逃出,三百多个盗贼顿时便将二人团团围住。

    而江涛确实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二人。

    “你们居然把我的幻术破了?”

    慕飞哂笑道:“你那个幻术不行,我们在里面都睡着了,只是后来呆腻了,才从里面出来。”

    听着慕飞睁眼说瞎话,离荀只觉得阵脸红。

    他们二人可差点死在幻境里了。

    江涛阴沉着脸,顿息片刻,忽然变得狰狞起来,怒道:“破了我的幻术,我不会留你们在世!”

    “给我杀!”

    江涛声令下,三百多名修士顿时拥而上。

    慕飞二人倒也没继续用遁地符。

    毕竟江涛还在,他们可不想在中次幻术。

    顿时便有无数人朝慕飞二人扑来,其中还夹杂着无数功法技能。

    “唰。”

    慕飞随手淘出两张加速符,扔给了离荀张。

    二人立马开始逃离。

    却见二人身形迅捷无比,在三百多名修士当中不断游动,令他们难以放开手脚。

    此地甚是狭个不慎,便容易造成误伤。

    “哎哟!哪个用功法砸我?”

    “是谁在我施展功法时朝我脸上轰了拳?”

    众人手忙脚乱,毫无章法可言,被慕飞二人耍地团团转。

    “真是帮废物!”

    江涛甚为恼怒。

    “都别用功法了,三百多人,还怕生擒不了他们吗?”

    众弟子听罢,不再施展功法,朝二人扑去。

    慕飞左手焰纹闪动璀璨光芒,嗜灵焰蓄势待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