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小子

    一条大河波浪宽,两岸青山入云来。靠近河边的青山脚下,一个小小的村庄只有十几户人家,男的狩猎砍柴,女的织布插秧。绿树掩映之下,鸡犬相闻,一片安宁和谐的景象,仿佛世外桃源。

    村庄中间一块数十丈宽的空阔平地上,一个十一二岁的精瘦小男孩跨着马步,正在拉弓对着场地上五六丈远的一个人形草靶射击。草靶高约五尺,宽五六寸,心脏的中心标识一个寸许大小的黑点,正是他瞄准的目标。

    小男孩松开拉紧弓弦的右手,只听“嗖”的一声,鹅毛羽箭划过一道弯曲的弧线,稳稳的扎在了靶子中心,将草靶射穿了,草靶后面透出半根箭杆。

    “耶,又中了!”小男孩擦着汗水高兴的跳了起来。每次射击草靶十中**,偶尔两三次射中靶心,他对今天的箭术练习非常的满意。

    “敬儿,爹明天要进城看望你大爷,你去华佳山上采摘一些鲜果,明天给他老人家带去吧。”一位皮肤黝黑身材壮硕的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在默默观看了小男孩的练习之后,满意的对兴奋的小男孩说道。

    “真的?爹爹,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这个穷乡僻壤呆着,还从来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是什么颜色哦。这下好了,我可以进城啰。”

    小男孩一抹脸上的汗水,高兴的跳起来,冲到壮汉身边,抱着他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一口。壮硕男人正是小男孩的父亲王远。

    “兔崽子,我也不是个漂亮娘们,有什么好亲的,改天等你找了个漂亮媳妇再使劲亲。好了,快去快回,路上不要和王城王松他们打架啊。”王远擦着脸上的口水笑骂道。

    “知道,就你啰嗦。”小男孩灵巧的避过壮汉佯打的巨掌,提着早就准备好的竹篮,一溜烟的离开了靶场。

    小男孩名叫王敬,祖宗三代都是在这荒山野岭中生活,靠采药打猎为生。因打猎需要常年攀岩和野兽搏斗,乡村的所有成年男女都会一些搏击射击之术。村里小孩耳濡目染之下,从小就会伸胳膊蹬腿的“嘿哈”几下,身体也比一般城里同龄孩子强壮不少。

    王敬祖上有位赤脚医生,懂得采摘山中草药外敷内服来强身健体,这些法门代代相传,家族后辈出生就开始享受这种待遇。王敬从小服食过不少蛇胆枇杷露,浸泡了各种强身活血的山野草药。因为这些草药的熏陶,王敬自小就耳聪目明,血气旺盛,体力强健。虽不是身材很高大,但绝对身手灵活。

    王敬聪明伶俐吃苦耐劳,在父亲严格督导之下,从3岁就开始绑沙腿、打沙袋,到十岁时练就一身不错的搏击之术。纵身一跃,可以跳过二三米的小河沟;向树一靠,可以敏捷的爬上七八米高的光溜溜的梧桐树顶。特别出色的是他的射箭之术,二十步之内,对着一尺方圆的木牌靶子百发百中。

    王敬虽然具备一个天生的优秀猎人潜质,但他不想做一个普通的常年生活在大山中的猎人,而是想做传说中能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仙人。王敬最喜欢听的故事就是私塾先生讲的仙人传说,虽然先生所知的故事很少,反复听还是津津有味,他一直想去城里听听更多的仙人故事。

    王敬的村子虽然民风彪悍,众人清贫却相处和睦。村子里和王敬年龄相仿的只有王城和王松,三人天天在一起练习打猎技巧,一起去隔壁村的私塾读书,偶尔会为了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打得鼻青脸肿,不过过不了两天又好得像亲兄弟一样。

    三人中,王敬虽然年龄最小,身材却差不多,所以在简单的肢体接触游戏中,他们总是各有输赢。不过由于他的桀骜不驯,经常被王城王松联手收拾,这让王敬的父母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碍于邻里和睦的祖训,为了王敬练就隐忍的性感成就大事,做父母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能叮嘱他们不要打架太出格而已。

    王敬虽然体力不如人,不过人非常聪明,私塾先生教授的文字,他过目不忘,回家后还用瓦片刻画在屋后的沙地上,密密麻麻一大片。王敬七岁上私塾,五年下来,已经将私塾先生自编的书本知识学得十之**了,深得先生器重。

    先生是个城里来避难的宿儒,祖上出过仙人,学识渊博,闲暇之时,还特意教授了王敬不少稀奇古怪的古文字。

    那些古文字繁复无比,其他学生看了觉得头晕眼花,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只有王敬兴趣盎然。久而久之,先生教的这些文字就王敬一个人在学习了。王敬在空余时间经常请教先生各种奇怪的问题,如仙人为什么会飞,妖兽怎么能吐火,这些就不是先生能解惑的了。

    越是迷惑,王敬的好奇心就越重,为了将来能走出这片山村,王敬经常借读先生收藏的各种逸闻趣事笔记,反复思索天下大势,对外面花花世界的了解,远比寻常小孩多得多。

    天黑之前,王敬就带着高大的王城、王松,抬着三大篮子颜色火红的野果,兴冲冲的回来了,篮子上还挂着三只血淋淋的山鸡,显然是被箭射落的。

    这些火红的果子叫狗链当,一个个指甲盖大小,酸酸甜甜的,是城里人难得的美味。王敬的父亲也经常带着狗链当和猎物,去城里换取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有时去拜访王敬的大爷当做见面礼。

    吃晚饭的时候,王敬眉飞色舞的讲叙了三人采摘野果和猎杀山鸡的经过。

    “爹爹,今天我射中了两只山鸡,采摘了半篮子野果;王城猎杀了一只山鸡,采摘了一篮子野果;王松没射中野物,所以专心采摘了一篮子半野果,他们想请我把这些东西带到城里卖了,给他们买些好吃的东西带回来。”

    “呵呵,敬儿不错啊,现在就学会做生意了。估计又是你同意给他们带松子云片糕了?”王远看着眉飞色舞的王敬哈哈的笑着说道。

    “嘿嘿,爹爹果然聪明,一猜就中。”王敬对着父亲挤眉溜眼的笑道。

    “你爷俩就别互相夸了,快吃饭,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几十里路。”一个穿着蓝色布襟的三十多岁的妇女,给父子两人夹了一道菜,一脸幸福之色的笑骂道。

    “娘,你不是常说,人人夸无价之宝,人人踩寸步难行吗?今天爹爹夸我了,我就离无价之宝近了一分哦。”

    “要想被人夸也要有被夸的本钱啊。”

    “我现在箭无虚发,胸藏十几卷书,已经是同龄中人出类拔萃的了。”王敬放下饭碗,胸部一挺,不服气的说道。

    “你爹爹给你取名王敬,就是希望你以后做一个有用的人,将来受到别人的尊敬,要想受到别人的尊敬是要实力,能为人带来好处的,不是空口说白话。”

    “知道啦。”王敬连忙回复娘亲的话后,就乖乖埋头吃饭起来。

    “无论如何,你都是娘心中的无价之宝。”王敬的母亲夹了一只鸡腿到他的碗里,温柔的说道。

    第二天天还没亮,王敬就被父母从被窝里叫起来了,院子外面的双轮板车已经满满的堆着山鸡、野兔、野猪、野狐狸的皮毛,还有三竹篮红彤彤的狗链当野果。堂屋的桌子上摆着一盘白面馒头和两碗稀饭,还冒着腾腾的热气。为了爷俩进城,看来娘亲又忙活了一晚没有好好的睡觉了。\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查找小说更方便,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