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毒誓

    深入峡谷八百丈时,汪树立的红色光点就显示在戒指探查范围之内了。小半个时辰后,王敬离汪树立的距离已经在二十丈左右,此时的距离完全可以偷袭。

    为了防止汪树立再次逃跑,王敬觉得再近点成功偷袭的可能性更高,就拼住呼吸,缓缓的再次向红点靠近。

    “咦,红点居然不动了。”一丈,两丈,王敬收敛气息,轻手轻脚的向前缓缓移动着。

    移动到十五丈左右时,王敬发现了前面是一座黑乎乎的山洞。山洞高约三丈,宽约一丈有余,两侧比较光滑齐整,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洞口上方,有几个古老的石刻大字,上书“隐雾谷传承殿”。

    莫非这里还另有机缘?想到这里,王敬心中一阵火热起来。

    王敬在身上拍下一张柔水光罩,顶着蓝盈盈的光罩慢慢向山洞入口弹去。光罩的光芒在浓雾里非常微弱,传不到一丈之外,虽然防御性不高,却胜在可以移动。

    快接近红点十丈的时候,突然听到汪树立气急败坏的低声叹息:“想不到我一个炼气九层的高手,竟然被一个炼气五层的小家伙追杀,都是财帛动人心啊,要不然说不定我已经找到了一枚资格令牌了。”

    “这山洞大厅只有二十丈方圆,没有什么其他物品,我用盾牌幻化成一块石头,料想那小子搜索无果后就会以为我不在此处而另外追查我了。”

    汪树立向盾牌注入大量法力之后,口中开始念念有词,不一刻,他的身形就在原地消失,鬼头盾牌化作一块数尺大小的深黑色的光滑石头。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修士用法器所化,炼气期的修士是无法辨认的。

    此种幻化之后,屏蔽了灵气和神念外放,所以也不能感知外界的情形,在特殊情况下倒不失为一种保命的好方法。

    可惜,谁叫他好死不死的,幻化前喃喃的说出了自己的隐蔽方法,而王敬也是有秘术能如此快的跟踪到处,还离他如此之近的全部听到了。

    王敬闻听此言,不禁心中暗笑,站在原地观察了天魔戒指半炷香时间,发现红色光点果然没有一点移动,这才相信了汪树立的刚才所言。他左手取出厚厚一叠低价火球符篆,右手从中拿起三十丈火球符篆,处于随处可以激发状态。

    王敬又向前走进了十丈,果然看见一个空荡荡的大厅,大厅正面的墙角多出了一块椭圆形的黑色石头,其他再无别物。

    王敬用神念反复检查数次后,嘴角微微上弯,挥手就是三十个碗口大的火球向黑色的石头飞去,连绵不断的剧烈爆炸气浪充斥整个大厅,轰然将那块突兀的石头砸得飞了几尺高。如果是普通石头,在如此多的火球攻击之下,只怕已经是化作飞灰了。

    不知道这盾牌是什么材料制作,幻化的石头竟然生生承受了一击,没有破裂,却也失去了隐蔽效果,露出了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的汪树立。

    “你你你是如何这么快就找到我的?怎么怎么看破我的幻化之术?”这一次突然袭击,让其又惊又怒。看来让汪树立的五脏六腑受伤不轻,说话也不利索起来,须发蓬乱,衣服焦黑一片,嘴角处还往外不停流着鲜血。

    “哈哈,谁叫小爷有火眼金睛,不但能穿云透雾,还能够隔墙透视,你穿的什么裤衩我都知道什么颜色,何况你那么大只乌龟蹲在这里挡个破盾做掩饰?”

    王敬哈哈哈的大笑着,发泄着曾经挨凑的郁闷。说话的同时,他手上一点也没闲着,一扬手,又是数十个火球飞出,狠狠的砸在那个乌黑的盾牌上。

    盾牌再次承受了三十多个火球的攻击,颜色已经由乌黑变得灰白,汪树立拿盾牌的手也剧烈的抖动着,火球攻击强大的反震之力正让他气血翻腾,估计再来几下就会盾破人亡了。

    如果是一般的法术光罩,在三十多个火球的攻击下,两轮下来铁定破裂了。看来这盾牌的防御远超只能固定不动的金刚符篆产生的光罩防御。

    如果直接再来一次火球攻击,固然取了汪树立的性命,但也损失了一件难得的法器,对一个怎么看都是死人来说,让他与一件即将到手的法器同归于尽,王敬不免心下盘算起来,再次伸出的右手缓缓的停在空中。

    “道友住手,请听我说,这天下的利益没有不可交换的。你如果放我一条生路,我一定告诉你一个天大的机缘。那里有无数的高级修士洞府,洞府里有无数的法器,甚至法宝,还有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

    汪树立眼看就要亡于最低级的火球攻击之下,心下不甘,立即双膝跪下,高声喊叫起来,同时将受损的盾牌护住胸前重要部位。

    “哦,你觉得随便编个故事就可以放过你,然后等你回复法力之后再来杀我灭口?”王敬正愁找不到借口停下来,想不到这孬种高手竟然屈膝跪下了,倒让他心中一番鄙视不已。

    “小的所说句句属实,如果有半句谎言,叫我天打五雷轰,死于万箭穿心之下,全家男的世代为奴,女的世代为娼。”

    汪树立见王敬有所心动的样子,急急忙忙的对天赌咒发誓。

    “果然是天下极恶毒的誓言!”王敬闻听此言,心下鄙视不已,玩味的望着垂死挣扎的汪树立嘿嘿的笑道。

    “在下发了如此毒誓,道友该相信了吧,机遇就在眼前,得失只在你一念之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小友请慎重行事。”汪树立点头哈腰,连忙谄媚的劝解道。其实他现在心里郁闷得要死,心里早把王敬大骂了一百遍,如果不是你苦苦相逼,老子用得着装孙子发这样的毒誓吗?

    王敬扬了扬手中的符篆,哈哈笑着说道:“你先说说看,如果不是谎言,真是我进阶的大机遇的话,不是不能放你。但是,你如何能让我相信你说的属实,有大机遇,你怎么不去自己获得,却要让给我,难道我们真的有缘吗?我不太相信誓言的,更不会把性命交给你。”lt;/brgt;lt;/brgt;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三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