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五块令牌

    两个时辰之后,王敬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腹内疼痛已经消失,丹田法力充盈,金海魔气也是饱满,一丝金色雷电在魔气中自由自在的游荡着。神念放出体外,竟然可以探查到身边六丈的距离,足足强大了五分之一。筋脉虽然虚浮,现在运行灵气也少了很多阻滞,如果精心炼化调息三五天就无大碍了。

    王敬再次取出报名腰牌查看,发现秦筱贞的蓝色光点依然明亮,知道此女现在尚无生命危险。只要能活着离开试炼场,就可以凭借他身上的资格令牌加入火云宗了,看来此女的运气真是非常之好。

    王敬闲来无事,就走近另外几个牌位仔细查看起来。

    几个令牌都是五寸大小,古朴的做工,上面都雕刻着古老的符文。最左边的青色令牌上刻着一个寸许大小的风字,风字周边是密密麻麻的小小符文,用神念探查,仿佛那是一个小星空,无穷无尽的青色符文在那里飞舞着。

    王敬一时好奇,就伸出右手将此令牌抓起,立即一道怪异的灵气通过手掌传遍全身,同时神识之海里多出了很多陌生的信息。

    这竟然是一个封印了一丝大能修士的风灵力的风灵印,是数万年前,火云宗开山祖师开辟这个试炼场时留下来的,留待有缘的弟子获得。有缘进入此地就可以得此令牌,获得一丝风系功法的传承,五行灵根齐全的修士可以激发风灵根,此后修习风系功法事半功倍。

    此处令牌藏身之地设计巧妙,外面是浓雾阻挡神识,且炼气十层以上修士无法进入。炼气十层修士就算有人进入,没有足够机缘,谁会无缘无故的攻击这个坚硬的石壁?

    就算偶尔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发射几个火球出来,石壁承受了攻击,如果不仔细的近距离查看,根本看不出细微变化。

    所以,火云宗历代开宗选弟子时,总有些核心长老的后人进入此地,明知有宝物却无法获得。时间久了,看到外面的那个空荡荡的的大厅,还以为是宗门前辈开的玩笑,就是有宝物也被以前的修士获得了。

    王敬按照风灵印传授的功法信息,反复熟悉唯一一个功法风刃术。半个时辰之后,王敬一挥手,竟然放出了一道寸许长的青色风刃。风刃离手后轻轻的斩到石壁之上,切削了一片石屑,威力竟然有火球术的十分之一,耗费的灵力不足火球术的一半。

    王敬心中大喜,不由得又是几道风刃,呼呼连发。其声势虽然不如火球术,但攻击到石壁上产生的局部破坏力,竟然不可小瞧,而且风系法术施展速度奇快无比。这还是他初次试炼的效果,如果以后勤加训练,自然威力大增,将来又多了一个杀手锏。

    既然这放置在最旁边的令牌都有如此效果,其他放置在一起的令牌自然也非凡物。为了怕夜长梦多生变故,王敬连忙将目光转到剩余的三个令牌上,准备将他们全部收到储物袋再说,至于繁复的信息,只有等加入了火云宗之后再慢慢消化。

    风灵印旁边的火红的令牌是火灵印,自然也封印了一丝火灵力,当令牌入手时,火灵力也顺利的进入了王敬的筋脉之中,瞬间传到丹田之内。

    有着雷电符文的金色令牌是雷灵印,封印了一丝雷灵力,雷电触手让他一阵酥麻,通过筋脉传人丹田,进入了金海之中,和金海缓慢生成的一丝雷电之力竟然慢慢的融合在一起了。

    第四块令牌有点半透明,散发着冰寒之气,触手之下,一丝冰寒灵气几乎将他冻僵。王敬大骇之下,连忙用神念只能查阅令牌的功法信息。原来这是一块冰灵印,将来施展冰系功法,冻人于百丈之外不在话下。在冰系法诀的控制之下,冰灵力由冰寒变得温润起来。稍稍用法力散发去来一点,周身又是冰寒刺骨的寒冬,王敬心中一喜,连忙炼化着这一丝冰灵力。

    最后一枚令牌是洁白的,上面的符文看不清楚,神识探进去也如坠云里雾里。触手之后,身边的浓浓雾气竟然如潮水般向他体内灌输着,让他有一种充盈舒适的感觉。

    不到一炷香时间,身边的浓雾变得很清淡了,视觉可以看到五六十丈。王敬放出神念一探,可以探查到数千丈的远处,神念的尽头竟然是峡谷的入口!他连顾静芳和秦筱贞的准确位置都能清晰的掌控,仿佛就站在她们眼前。

    这种强大的神念就是筑基后期修士都难以达到的,难道就是因为这块令牌的原因而神念大涨?王敬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任由雾气继续灌注身体。

    雾气入体之后,化作一股温润的灵气,缓缓进入金海,也和金海中的魔气融合在一起,没有丝毫冲突。

    半个时辰之后,雾气已经清淡得可以忽略不计了。王敬却发现神念只能探查到两百丈远,还不到吸收雾气开始时的十分之一。莫非这雾气所达之处就是自己的神念所及之处?

    那个云灵印因符文过于深奥繁复,王敬神念一探就感觉晕晕沉沉的,只好暂时放弃。此时他的金海饱满,隐隐有胀痛的感觉,就急忙运用法力暂时压制着。

    五块令牌自己已经全部得到了,也获得了风灵力,雷灵力,冰灵力,和能增大神识的云雾。那么,自己第一次收入储物袋的自然是火灵印了,谁叫这是火云宗开山祖师留下的令牌。

    不过奇怪的是,自己刚才收取资格令牌的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到火灵力入体?莫非自己修习的是火系功法,他这存储数万年的火灵印失去了效用?

    “王兄,我们对你担心的要命,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若无其事?”就在王敬沉浸在几枚灵印的思索中,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正是秦筱贞和顾静芳二女从外面走进来,俏生生的站立在大厅门口,面上挂着俏皮的笑容。lt;/brgt;lt;/brgt;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三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