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调笑

    其实以王敬刚才的神念探查,周围没有其他危险存在,他早就发现二女向这里靠近了。没想到浓雾消失后,她们会速度突然加快了几倍,倒是他失算了。

    “多谢,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让两位仙子如此挂念,真是感激涕零。小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不如就做了二位仙子的双修伴侣吧。”

    王敬站起来对秦筱贞躬身一作揖,心情大好的笑道。

    “臭小子,刚刚脱离危险就又来找死,我们可没有这几个修士脓包,姑奶奶动手,向来不留活口。说,你是自裁还是凌迟,自己选择。”

    秦筱贞俏脸一绷,冷声说道,一双美丽的大眼里却满是捉狭的笑意。一旁的顾静芳也在手上凝成了一个鸡蛋大的水球,作势欲打。

    “我选择了做两位仙子的压寨夫君,你们怎么会如此对我啊。苍天啊,大地啊,还有没有王法啊。”

    王敬悲凉的叫喊着,左右躲闪二女投过来的水弹术。脑门和胸前不时中上一两个水球,狼狈不堪的模样,引得二女娇笑不止。

    一炷香之后,王敬已经是全身**的,如刚从水里出来一样,地面上也到处是流水,二女方才住手。

    “哎呀,冻死我了,你们有没有衣服,借我一件换换,要不然会受凉会染风寒的。湿衣服粘在身上很难过,我先脱下吧,二位美女想看就看,不收费的。”王敬一脸可怜相,打了一个长长的喷气,作势要脱衣服。

    “姑奶奶十八岁了还没见过光屁屁男人,你愿意脱的话我不介意仔细研究研究。”顾静芳玉手捂着红唇,咯咯的娇笑道。

    “哼,自作孽不可活,这次对你的惩罚没完,下次有空继续补上。我们已经因为你,在这里浪费了一天的时间,你得快点想想办法赶出去。我们要寻找资格令牌加入火云宗,别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结果连令牌的影子也没见着。”

    秦筱贞忍着笑意,正色的对王敬说道。

    “此地就他一个人,那个炼气九层法力耗尽的修士估计被他阴死了,躯体大概也被毁尸灭迹了,肯定收获不小。就是找不到资格令牌,加入不了火云宗,他也不虚此行。”顾静芳俏脸一转,冷哼着说道。

    “哦,你说的是几个时辰前围攻我的那个炼气九层的高手啊,我追着追着就找不到他了,糊里糊涂的就陷入这里的浓雾之中了。要不是二位夫人冒险驱散浓雾来救我,估计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王敬释放一个火球术烘干**的衣服,伸展有点酸麻的大腿,装作感激涕零的说道。

    “这里的雾气能阻挡神念探查,根本不是我们驱散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提心吊胆的往里走,这古怪的雾气自己慢慢变淡了,要不然我们还没这么快找到你。”秦筱贞一挑黛眉,惊讶的说道。

    “想不清楚就不要再想了。说到分赃,你们是不是把那三个炼气八层修士的物品拿出来,大家你一件,我一件的来分了?我临走时已经灭杀了两个,剩下的一个修士也在苦苦支撑,而且法力即将耗尽,在你们两个高手的围攻下,肯定没有幸存的道理。”

    王敬对着二女嘿嘿一笑的说道,不但不承认杀了那个倒霉的汪树立,而且还想从她们身上分一些财物。不过也不抱多少打算,只是开开玩笑罢了。这次他的巨大,早就看不上那三个连上品法器都没有一件的穷散修。

    “他们三个太穷了,所有物品加一起,还不够我消耗的符篆费用。为了救你,我们出了血本,你把你上千张符篆拿出一些来补偿我们,不然我们亏大了。”

    秦筱贞娇嗔的说道,同时玉手一伸,就向王敬索取出场费来。

    “按道理来说,我是应该报答你们的,别说是几百张低阶符篆,就是我自己都可以送给你们。不过那符篆都被他们围攻时耗尽了,谁叫你们不早点来救驾。为了保命,我不断的激发符篆,那一把丢出就是几十块灵石,每丢一次我的心都在滴血啊。”

    王敬哭丧着脸,无奈的叹息道。其实他确实在这里耗费了上千张符篆,只是都用来砸墙了。

    “这三个家伙凑起来也只有五十多灵石,不过低阶符篆倒有七八十张,如果他们全力用符篆对付你的话,你早就挂了。”顾静芳停歇了一下,微微的笑着说道。

    “呵呵,他们是临时的联手,抢了我的财物之后,还会有一战的,他们不得不留后手。再加上我们偷袭出其不意,他们还没来得及用到符篆就身死道消了。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你们竟然会回来帮助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而且还敢向比自己强大几倍的修士出手偷袭。如果一击不成功,你们就有被他们反杀的危险。”

    王敬说到这里,心下感激,无以言表。

    “你对顾姐姐有救命之恩,你我是联手修士,不得不出手。算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吧。不过他们的灵石和符篆就没你们的份了,包括你灭杀的那个女修士的灵石和符篆,统统被我们平分了。”

    秦筱贞对王敬扮了个鬼脸,娇笑着说道。

    “你救我一命,我出手一次化解你的困境,这笔账算两清了。下面的时间我们要去寻找争夺资格令牌,你二人是和我联手,还是你们自己去争夺?”

    顾静芳等王敬秦筱贞调笑完毕,才正色的问道。

    “不是只有炼气十层以下的修士可以联手,而且联手修士的修为总和超过炼气十层就会被执法修士灭杀的,我们三人联手不是自寻死路吗?”王敬不解的问道。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假如有个炼气十层的修士来抢夺你的资格令牌,我从旁出手偷袭,总不能说是我与你联手吧。我也可以说是想解决难缠的,然后再抢夺弱者的令牌。难道要我这样的炼气九层修士,去正面和炼气十层的修士斗法不成?”lt;/brgt;lt;/brgt;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三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