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来抢啊

    “我们刚从里面出来,除了发现有几处石壁是新近破损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品啊。现在去了也是白去,不如安心在此等待王道友调息,万一他有什么闪失,我们就损失大了。”顾静芳望着身上冒出的丝丝白气,若有所思的说道。

    “也好,就听姐姐的吧,我们也正好恢复法力到圆满状态,多一分法力多一份生命保障。”

    秦筱贞二女窃窃私语了一会,就在王敬身边十丈外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吐纳起来。

    此时王敬全身打着摆子,身上的白气冒出的越来越多,渐渐的将他包裹起来。白气越来越凝厚,慢慢的向四周扩散。雾气扩散到二十丈附近时,就停止不前了。

    片刻之后,白色雾气变得越来越浓,和他们进入此地的情景一模一样,神念透不进雾气之内五丈远。

    白色的雾气之内嗤嗤作响,还不时翻腾着,发出风的呼啸声,雷电的爆炸声,雾气也阴冷之极,地面都结出了薄薄一层的冰花,将附近修炼的二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顾姐姐,王兄是不是被妖魔鬼怪附体了?这些浓雾与峡谷消失的雾气非常想象,怎么散了之后又从他身上出来了?而且还好像变异了的样子。”

    秦筱贞见此情景,心下赫然,脸色惨白,连忙跑到顾静芳的身边,扶着她的玉臂,悄悄的问道。

    “静观其变,就算真是魔头附体,我们此时要逃,也是易如反掌的。此时万一是王道友在修炼功法,正处关键时被我们惊吓了,就不好办了,我们静观其变吧。”顾静芳俏脸也微微发白,喃喃的反复说着,像是在安慰秦筱贞,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此时试炼层里,到处上演着血腥的争夺和屠杀。一万二千修士入场,此时不足千,而且人数还在急剧的减少着。

    离试炼结束还有两天时间,按往常的经验,每次能夺得资格令牌加入宗门核心弟子的不足五十人,外门弟子不足百人。也就是在剩下的时间内,他们的十分之一才能活着离开试炼场。

    按照试炼规则,夺得资格令牌的修士身上会有一种明亮光环,能够保住光环的修士才能成为核心弟子。

    剩下能够成为外门弟子的,必须能抢夺五枚报名令牌,凭借五枚报名令牌才能传送到试炼场外,否则就永远留在试炼场里了。没有离开试炼场的修士,除了那些斗法身死的之外,剩下的修士就仿佛从人间蒸发了,永不再现。没有人知道那些修士消失的原因,火云宗自然也不会对外公开的。

    所以,那些跑得快的修士,在攻破防护光罩获得资格令牌的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找个偏僻的地方藏起来,然后顶着资格令牌的特殊光环,提心吊胆的静静等待试炼结束时间的到来。

    那些没有获得资格令牌的修士,为了能抢夺足够的报名令牌,从而有会成为火云宗的外门弟子,就不惜对身边的同伴痛下杀。

    在如此激烈的生死斗法环境生存下来的修士,要么是上天的宠儿,运气好得出奇;要么是本身法力强大,足够横扫同阶修士。无论他们是哪一种,在百里挑一选拔的,都是火云宗持续发展所需要的。

    在一座数百张高的山峰上,一个炼气九层的青衣男修士对着一个白蒙蒙的光罩疯狂的攻击着。他已经来到这里五六个时辰了,对着这个光罩断断续续的攻击,消磨着光罩的能量。此时光罩内的资格令牌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在光罩内的一个数尺高的石台上不停旋转着。

    眼看光罩的能量越来越弱,青衣修士的眼睛发射着兴奋的光芒。一咬牙之下,他把用来保命的几张火球符也取了出来,对着光罩一齐打了过去。

    光罩在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后,轰然一声破裂了开来。青衣修士顾不得恢复已经耗尽的法力,就急忙奔向石台。正当他准备伸抓取那个旋转的资格令牌时,一道风刃却快速的向他的后背砍来。

    青衣修士由于兴奋放松了警惕,在风刃即将及体时方才发觉,可惜已经来不及躲闪。他微微一转身,躲过后心要害,半边右臂却被风刃斩了下来,血流如注,喷出几尺远,将触可及的资格令牌染上了一层殷红的血迹。

    “谁在偷袭我?”青衣修士左按在断臂之上,望着空无一物的石台,愤怒的惊问道。

    “咯咯,小妹董秦秦早就和哥哥熟悉多时了,知道哥哥会为我取得一枚资格令牌,不想愿望果然成真。”

    一阵香风飘过,一个妖媚的女子凭空出现在眼前,衣着暴露,**插云,圆臀丰满,眼泛桃花,好不风骚。

    “贱人,没想到你前夜故意勾引我**,原来是为了在我身上施展跟踪秘术。你施展隐身符来此,想来也等待了数个时辰吧,真亏你有如此耐心,就不担心夜长梦多,被炼气十层的修士碰到了吗?”

    青衣修士眼见生还无望,不禁破口大骂起来。

    “晓佐,亏你还是名门望族的后起之秀,这点段都看不出来。而且你又贪花好色,姑奶奶不过略施媚术就让你魂不守舍,可惜你在床上是个银样蜡头枪,看不用。修炼和生存之道上更是庸才一个,有何资格得此令牌?你在姑奶奶的怀里缠绵了日,享尽人间艳福,此时是该瞑目了。”

    董秦秦俏脸一寒,讥讽过后不再废话,直接一个火球术过去,将那个叫小佐的修士化为了飞灰。

    董秦秦获得令牌后,用隔绝灵气的纱巾裹了数层,藏在饱满的怀。还没等她高兴多久,她的头上浮现了一定妖异的光辉,那是资格令牌的虚影,停留在她的头上丈高处。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在几十丈外发现,更别说那些修炼有成的修士了。

    此女心一惊,俏脸瞬间煞白起来。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人家,我有资格令牌,大家都来抢啊?以她炼气八层的修为,要想在众多炼气九层,十层修士保护好令牌,真是太困难了。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