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抽丝剥茧

    不过让她蓄谋已久的收获拱送人,她也实在是不甘心,为今之计只有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等待传送时间的到来。

    此山峰在试炼场心,不久之后就有很多修士赶来拿取资格令牌的。董秦秦带着惊恐和兴奋,丰臀一摆,就从山峰上快速向山脚飞去。

    另外一个数十丈方圆的石台上,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刚刚费劲的破开资格令牌的防护光罩,还没来得及拿到细看,就被从身后赶来两个炼气九层修士从后偷袭,火球冰锥漫天飞舞,让本来高高在上的炼气十层高还没来得及**,就憋屈的被各种法术砸成肉泥化成了飞灰。

    接着这两个本来通力合作的修士又为抢夺资格令牌而反目成仇,一个面目阴沉的修士仗着符篆众多,硬是将对打得知难而退。可是那个暂时逃开的修士并没完全放弃,而且远远的吊在那个阴沉修士的身后,满脸狠辣的样子,一有会肯定下死的。

    在一个峡谷间,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满脸堆笑,看着头上顶着资格令牌光环的一个炼气八层男修士,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

    “我将资格令牌送你,你可以饶我不死吗?”炼气八层的青衣修士诚惶诚恐的说道。

    “你说呢?难道我放走你,然后让你带着一帮修士来追杀我不成?”炼气十层的修士微微笑着反问了一句,就开始激起的蓝汪汪飞剑,向炼气八层修士飞速斩来。

    “既然如此,别怪我拼个鱼死网破!”青衣修士脸上狠色一显,立即激发了一枚金刚符篆,金灿灿的光罩立即在他身前形成。

    飞剑斩杀在光罩上,发出刺耳的铿锵声,将光罩打得动摇西晃,金色光芒也暗淡了一些,竟然挡住了飞剑全力一击。

    炼气八层的修士自知必死无疑,不向光罩输入灵力维持稳定,竟然从怀里掏出数十张火球符篆、冰锥符篆,一次激发十几张后向炼气十层修士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炼气十层修士被打了个措不及,随布置了一个火属性光罩,结果光罩在十几个符篆的攻击下应声而裂。

    此修士还没做出后继反应时,又是十几张符篆化作漫天火球和冰锥砸了过来,让其焦头烂额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方才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

    此时他脸带血污,衣服破裂,口角挂着血丝,看来受伤不轻。

    “好,好,好,没想到蚂蚁也可以咬人,现在是该碾碎你这只蚂蚁的时候了,我会让你非常愉快的慢慢享受死亡过程。”

    炼气十层修士连吐几个好字,满脸狰狞的向空空如也的青衣修士走去,飞剑在他身边飞行着,随时防止再次出现的意外攻击。

    不久之后,这片山谷里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哭叫声,一炷香之后放才戛然而止。此时,满脸鲜血的修士才满足的擦干净满脸污血,换了一套白色道袍。他的伤势在服用丹药后迅速恢复了,灵气却没有时间打坐恢复,不过他的头上已经悬起了资格令牌的光环,他也只好提前结束了折磨那个倒霉的修士,准备找个地方躲起来。就算强如炼气十层的修士,也不敢保证能在众多修士的围攻下保护好到的令牌。

    这些争夺和杀戳在试炼场里各处上演着,越到后来,越是血腥。阴谋和实力考验着修士的能耐,能够保护后资格令牌且能生存下来的都是强者。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能抢夺到资格令牌的修士之间也相互杀戳起来,他们要收集到足够的试炼场层修士的令牌,凭借这些令牌不但能保住性命,也能加入火云宗的外门弟子行列。

    至于那些没有收集到足够令牌的修士,就在试炼场里乱闯起来,盼望猎杀一些落单的实力低下的修士,或者寻找那些还没有被发现的资格令牌。

    此时王敬仍然在浓浓白雾盘膝静坐,脸色潮红,汗水浸透了衣服。

    经过一日一夜的苦苦挣扎,在多种灵丹妙药的辅助之下,他按照几枚灵印的口诀,初步调整灵气紊乱的几种灵力。

    开始他也以为自己难逃此劫,在初步试探将混乱的得要爆体的浓雾释放到体外时,无论是肆掠的风灵力,冰寒切骨的冰灵力,还是狂暴的雷灵力,都随着浓郁的雾气快速的传送到体外。所以浓雾开始电闪雷鸣,风云涌动,周围十几丈都是一地冰霜。

    几种灵力离体之后,他如虚脱了一般,差点颓然而倒。幸亏他意志坚强,精神力强大,连忙控制好神智,服用了仅剩的几颗聚灵丹,快速的恢复释放体内紊乱灵气所消耗的灵气。

    调整姿势后,王敬开始参悟云灵印的控云法术。得益于强大的神念,他参悟是速度非常快,一个时辰之后,他缓缓回收游离在身体周围的浓浓白雾。个时辰之后,他略有收获,尝试着加快回收浓雾。可是由于雾气有风灵力,冰灵力,雷灵力在作乱,无法快速吸收。努力多次没有效果之后,只好无奈放弃。

    接着王敬又开始参悟雷灵印,有了云灵印的参悟经验,这次他参悟起来只花费了半个时辰。意想不到的是,浓雾的狂暴的雷灵力被他抽丝剥茧一般,缓缓的化作雷灵气,顺利的吸收到了金海之。这一过程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花费了个时辰之久。

    有了吸收雷灵力的经验,王敬又接着参悟风灵印和冰灵印,相继吸收了风灵力和冰灵力。

    没有了其他几种灵气的作乱,不到两个时辰,王敬终于按照云灵印的口诀,顺利的吸收了他释放在体外的浓雾。

    当王敬疲惫的睁开眼睛时,顾静芳和秦筱贞连忙围到他身边,脸上挂满关怀和焦急。

    “你作死啊,竟然在试炼场里修炼起来,如果碰到心怀不轨的修士,你的报名令牌就轻而易举的被他得到了。”秦筱贞俏脸凑到王敬的眼前,埋怨的说道。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