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一根汗毛

    顾静芳和秦筱贞二女在得到王敬的传音之后,对此早有心里准备。并在王敬的控制之下,雾气对他们的视力和神念的影响大为降低,开始了王敬安排的刺杀行动。

    “哼,雕虫小技而已,将你这小子灭杀了自然一切都消失了。”

    徐姓修士冷哼一声,就将法力灌注在的飞剑之上,瞬间飞剑就化作一道闪亮的红蛇,向王敬原先的站立之地飞速斩杀而来。

    看似强壮的火蛇离很快,在雾气飞行几丈之后就迟滞起来,以这变慢的速度,王敬身子一扭,轻易的躲闪了过去,连王敬身上的柔水光罩都没碰上。

    张良张俊二人也在王敬的传音下,缓缓向两侧爬去,尽量躲开几人身前的斗法之处,避免无谓的误伤。

    王先振和杨建在徐姓修士出之后,也先后施展法力,低阶火球法术和水球法术连绵不断的向王敬激射而来。同样,他们的法术攻击在浓雾的速度也是大受影响,王敬和二女更本不用放出护罩,靠灵敏的神念探查和矫健的身姿就轻易的躲闪了过去。

    在王先振几人数轮疯狂攻击之后,雾气剧烈翻腾,渐渐变得稀薄起来。雾气稀薄之后,陷入浓雾之的几人视力和神念范围大增,已经可以模糊的探查到王敬几人的藏身之处。

    王敬由于首次使用浓雾对敌,祭炼还没有得心应。在浓雾稀薄之后,他受到了王先振几人的重点照顾。因为释放浓雾和控制浓雾原因,他不能施展法术加持稳固光罩,只能靠不停躲闪,好几次险象环生。要不是秦筱贞用一颗颗低阶火球和来袭法术相碰,王敬早已变成了百孔千疮的刺猬。

    “我支持不了多久,你们想办法速战速决,一旦浓雾完全消失,就对我们更加不利了。”

    王敬一边艰难的调动法力控制渐渐稀薄的雾气,一边焦急的对秦筱贞二女传音道。

    “先解决哪个修为最低的徐姓修士,再解决哪个炼气九层大圆满的修士,你想办法先将雾气向那个徐姓修士身边靠拢。”二女短暂的相商之后,对王敬快速传音道。

    没了聚灵丹的补充灵气,两个呼吸就耗光了王敬丹田灵气。没了灵气支持,雾气不受控制,很快就被王先振人分割成数块,变得更加稀薄。

    “我们再加把劲,我看见这小子脸上挂满汗水了。他控制这雾气肯定非常非常耗费法力,我们再坚持一下,他就会挂掉了。”徐姓修士在雾气稀薄之后,慢慢向王敬靠近过来。朦朦胧胧看见王敬脸上的汗水在火光闪光,于是得意的对身后两名修士叫喊道。

    就在此时,王敬瞬间将金海魔气快速转换成灵气,重新控制雾气向徐姓修士笼罩而来。虽然转换速度太快会浪费大量魔气,但此时危四伏,只有先解决掉一个才能减少危险,王敬也只有一拼了。

    徐姓修士身边的雾气虽然只笼罩着他身边的区区八丈,但浓郁更胜从前。一时他的视觉和神念立即限制在身边两丈处。也许是他自幼娇生惯养,没经过什么生死斗法。此时他一见自己被困,视力和神念严重受阻,立即脸色变得惨白,防御护罩都没释放一个,就转身发足向后狂奔,同时口急喊:“王兄,杨兄快救我!”

    在王敬尽力操控下,顾静芳的神念在雾气受的影响极少。她一直埋伏在王敬身边不远处,听闻王敬的命令,连忙抓住这千载难逢的会,将的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向徐姓修士射出,飞剑瞬间狂刺他的背心。

    结果惊人一幕出现,那徐姓修士背后惊人出现一个碗口大的淡淡光影,硬生生的挡住了飞剑锋利的一击。徐姓修士身上的一件不知名法器竟然自动护住,让他躲过一劫,光影在飞剑斩杀之后,竟然变得明亮起来。

    徐姓修士虽然没被飞剑杀死,但也受了一阵巨震,向朗朗苍苍的步伐不稳,口吐了一口血腥,接着往前继续飞奔。

    “哼,想走?迟了!”顾静芳一阵惊诧之后,立即调整心态,趁徐姓修士仓皇逃奔之际,又娇呲一声,控制飞剑一个回旋,超越徐姓修士,旋转回头,一下扎进了他的喉咙。

    紧跟其后的王先振也操控飞剑来阻挡顾静芳的连续攻击,可惜他的飞剑救驾来迟。徐姓修士啊的一声,摸着颈部间的一个透明窟窿,鲜血喷出了数尺远,身体应声而倒,眼看不能存活了。

    顾静芳一击建功,飞剑再次一个回环,将徐姓修士腰间鼓鼓的储物袋给宰了下来。王先振指挥自己的飞剑向顾静芳全力追杀,眼看就要得,却被一旁伺而动的秦筱贞甩出几个火球给撞击了一下偏离了原来轨迹。

    有此一挡,顾静芳的飞剑顺利回到她的身边。此女摘下带血的储物袋,看也不看一眼就丢到王敬的身边,接着操控飞剑迎向王先振的飞剑。

    数息之后,王敬的金海魔气已经十去其九,不足以转换成灵气维持控制身边雾气了。浓雾失控后,少量被王敬吸收到体内,大量就此消散在山谷之,风一吹,就此无影无踪。

    没了雾气辅助,面对一个炼气八层和一个炼气九层大圆满的修士联攻击,王敬和二女只好使用防御符篆,在身边建立一个大大的防御光罩。

    “臭小子,快把你身边的那两个小子身上的资格令牌和储物袋交出来,道爷我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王先振一击无功而返,飞剑重新回到他的,向前跨了一大步,对王敬面目狰狞的厉声喝道。

    “小爷站着不动,你也伤不了小爷一根汗毛,交出资格令牌?不说它不是我的,就算是的,你也只能干瞪眼。我劝你还是别做清秋大梦了,有多远滚多远,小爷看见你的丑恶嘴脸就烦。”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秒复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