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吃醋

    “哼,小子有朝一日我会如数还给你的。”失去飞剑的王先振如没牙齿的老虎,只能恶狠狠的丢下一句狠话,就无奈的转身离去。如其冒着陨落的危险以寡敌众抢夺眼前的资格令牌,不如寻找落单的修士,抢几个报名令牌保命来得安全实在。

    在目送王先振远远离开之后,除了顾静芳和秦筱贞还勉强站着,王敬和其他二人都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们真的不在周围了,超出了我的神识探查范围。”顾静芳玉恋恋不舍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品飞剑,长出一口香气的说道。

    “哎呀,吓死我了,差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们现在是去抢资格令牌,还是抢报名令牌保命?”劫后余生的秦筱贞用玉拍着丰满的胸部,后怕的说道。暂时脱离了危险,她的小脑袋又开始琢磨如何面对几个时辰后的传送问题。

    “呵呵,夫人不要惊慌,山人自有妙计脱困。”王敬一边盘膝而坐恢复法力,一边不忘打趣道。

    “切,你的朋友现在有资格令牌保命,我们却因为你护法,没有时间在试炼场大显身,如今时间只剩下几个时辰,你还有闲心贫嘴。”秦筱贞一见王敬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由着急的直跺脚,那娇躯扭动的俏模样看得王敬人惊艳无比。

    “你们两个也不是好东西,再看,再看,看我不挖了你们的眼珠子,顺便拿了你们的资格令牌,省得到外面做无谓的冒险。”

    秦筱贞满腹怨气无处发泄,见张俊两人不识时务的盯着她玲珑剔透的美妙身体猛看,不由恼羞成怒的娇嗔道。

    “仙子息怒,我二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两枚资格令牌,现在马上取出来。你们救了我们的性命,自然会将资格令牌交给你们,无须到外面九死一生的抢夺他人的令牌了。

    张俊碰了碰张良,连忙取出怀的资格令牌,笑嘻嘻的递给了近在咫尺的王敬。王敬也不是迂腐之人,这等好处是不要白不要的,要了也是应该的,没有推辞,就直接抓到,仔细的观摩起来。

    两个令牌一模一样,都是寸大小,令牌淡红色的火焰图案,令牌上有淡淡的银色符在流动。王敬微微一笑,就将其的一枚令牌抛到顾静芳身前,笑眯眯的说道:“刚才夫人救驾有功,这枚令牌就是为夫的一个小礼物,你先收着,以后还会给你补一份大礼。”

    “你将朋友的东西随便给了我,你如何对得起自己的朋友?”顾静芳玉一挥,将资格令牌抓在,又惊又喜,片刻之后,又惴惴不安的问道。

    “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女人插朋友两刀是人之常情。我现在为了取悦两位美女,拿了朋友的令牌,自然不会让他们吃太多的亏的,这个你们就放心好了。”

    王敬将另外一枚资格令牌抛给了呼吸急促的秦筱贞,微微一笑的说道。

    几个呼吸之后,二女身上就冒出一阵红光,头顶之上丈处出现资格令牌的明亮光环,王敬因为和秦筱贞是联缘故,身上也有一层淡淡的光环,不过比秦筱贞身上的光环就暗淡多了。

    王敬将徐姓修士的储物袋往地上一倒,灵石、符篆、掉了一地,其最引人瞩目的是报名令牌,竟然足有二十八枚之多。就是没有抢到资格令牌,他们也有资格传送到试炼场之外,成为一名火云宗的外门弟子了。

    现在王敬人有了资格令牌庇护,这保命令牌自然无用。王敬将所有资格令牌往边上一推,对张良张俊笑着说道:“二位兄弟给我了两块资格令牌,我这人最讲知恩图报,现在就以十倍的令牌回报二位。你们拿了这些令牌,在外门弟子也算是身份不低了。就算如此,我以后有好处还是会记着你们的。”

    “多谢王兄的救命之恩,王兄能助我们保住性命,完成大长老交给的任务,功莫大焉。以后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张俊将二十八枚令牌收进自己的怀,喜滋滋的说道。

    “举之劳而已,何足挂齿。大家都是兄弟,以后不要太客气了,我这人不喜欢生分。现在时间不多了,我们还是先呆在这里,尽快回复法力吧。”

    王敬一边从物品寻找跌打疗伤药,一边笑着说道。

    他拿着个寸许大小的玉瓶,打开塞子,立即就有一股清香飘了出来,闻之心情舒爽,竟然是极品疗伤圣药玉芝玉芝茯苓膏。

    “嗯,刚才为了救你,遭到了傀儡的铁锤重击,现在背部还火辣辣的疼,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以后的修行。我自己不方便搽下背部,能不能麻烦秦仙子帮帮忙?”王敬将玉瓶递向秦筱贞,面带讪讪的说道。

    “算你刚才有良心,这个忙我帮了。”秦筱贞娇嗔了一句,就把玉瓶的玉芝玉芝茯苓膏倒在,然后轻轻的涂抹在王敬裸露的背部。

    娇嫩的掌在火辣辣的肌肤上轻轻的按摩着,滑腻柔软冰凉的感觉让王敬舒服得只想**。这玉芝茯苓膏真是不愧为疗伤极品灵药,片刻之后,肌肤的红肿就消退了大部分,玉活动了上百下方才放开。剩下的少量的红印只要再过片刻就会自动消失的。

    “哎,夫人,你怎么这么快就放了,还好疼啊,你再揉揉,好让夫君我早点恢复伤痛啊。”

    王敬一见秦筱贞放开了玉,不由恋恋不舍的央求道。

    “去死吧!”秦筱贞俏脸绯红,玉掌在他刚刚涂抹玉芝茯苓膏的地方狠狠的拍了一下,立刻出现了一个修长的五指掌印。

    “哎呀,你想谋杀亲夫,做寡妇不成?”王敬吃痛,倒吸一口凉气,呲牙咧嘴的说道。

    “妹妹,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到一边尽快回复法力才是正事。在这充满危的地方,实力才是王道。”

    顾静芳眼见王敬的无聊行为,不知道是吃醋还是怎么的,声音冷淡了很多。巨臀妖艳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众:einvgu12(长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