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仓皇而逃

    王敬擦看天魔戒指,发现眼前的红色光点已经消失,才放心的向洞口行去。

    洞内不深,方圆十八丈范围内,有两副修士的尸体,足不全,大概是陨落在妖兽口的来做任务的弟子。两个储物袋散落一边,王敬毫不客气的招入。放出神念往其一个储物袋探查一看,竟然有二十几块低阶灵石,和几套换洗衣服。另外一个储物袋里只有八块灵石,一个烈火诀玉简,几块不认识的材料,一把下品锤形法器。

    王敬在洞里搜索了一下,发现了两把飞剑,其一把金灿灿的飞剑完好无损,竟然是品法器,一把下品飞剑满是裂纹成了废物。王敬将储物袋收进天魔戒指,用金色飞剑将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妖兽大卸八块,装入自己的备用储物袋,这才快速离开。

    他从刚才的争斗感觉到,这里的妖兽已经超出了一级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付的,还是乘着外出的妖兽没有回来,快速离开峡谷,将情况如实上报宗门,另派高才是正事。

    离开山洞不到半个时辰,王敬就听到身后一阵愤怒的妖兽吼叫之声,其气息深不可测,远比刚才自己灭杀的妖兽强大得多。

    王敬赶紧匆忙祭炼了一下品飞剑,稍微熟悉了就立即踏上飞剑冲天而起,向谷口快速飞去。他身后的桃树可就遭殃了,妖兽闻到他的气息,一路疯狂追赶,千年桃树在它身后倒成一片,不知道损坏了多少灵桃。

    身后的妖兽快如闪电,半个时辰后就到了王敬不足二十丈元,大嘴一张,一道又粗又长的红影就向王敬后心射来。

    王敬吓得魂飞天外,立即将一阵天雷地火符向身后抛去。妖兽被愤怒冲昏头脑,不顾符篆的危险气息,任然向王敬致命一击。王敬身形一矮,躲过一劫,饶是他肉身强大,右边肩膀也被穿了一个大洞,已经是骨碎筋断,从飞剑上掉落下来。

    此妖兽已经达到了一级顶阶大圆满境界,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二级行列。尽管它法术抗力惊人,此时了雷火双属性攻击也不好受,雷火像一张网缠绕着猩红光影。妖兽吃疼之下,将红影快速收回嘴。雷火顺势进入了他脆弱的口腔,王敬用神念操控雷电之力肆意破坏妖兽的牙床,让他痛不欲生,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妖兽一声嘶鸣,体表黑气火焰一阵滚动,受伤的部位迅速恢复如初,只是气息稍微差了一点。此妖兽看向王敬的眼神更加仇视,猛地向前一挺,就再次向王敬扑来,口吐出一股腥臭的黑色液体。

    普通的火球符王敬一丢一大把,除了稍微阻滞一下妖兽的速度,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伤害。王敬快速避开黑色液体,调动金海内的魔气和雷灵力,在凝出一道寸许长的雷电魔炎刃,快速的向妖兽头颅斩去。

    黑色液体击地面,发出死啦死啦的响声,瞬间腐蚀出一个五尺见方的大坑。几点液体碰到地面的树干,整棵大树轰然倒塌,渐渐发黄枯萎,其毒性比桃花瘴要厉害好几倍。

    王敬暗道一声侥幸,来不及擦拭额头汗水,立即操控雷电魔炎刃去势急如闪电,向疯狂撞击而来的癞蛤蟆脖子上斩去。癞蛤蟆在空一个侧翻,虽然动作迅速,依然被雷电魔炎刃斩了左眼。魔炎刃在它凸起的眼睛割开了一道尺许长的大创口,创口上焦黑一片,不时有金色的雷电细丝在游走。

    癞蛤蟆受此重创,行动变得迟缓起来,发出凄厉愤怒的低吼声,震得树上灵桃纷纷坠下,砸在地面上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王敬趁向癞蛤蟆身上丢出几个火球术,砸得它翻滚不停。

    癞蛤蟆恼羞成怒,拼着挨上几个火球术,站立了起来。只见它昂首吐出猩红的舌头,身体突然巨大化起来,几个呼吸间就长到了丈多高。它粗壮的前腿一拍地面,后腿向后一蹬,身体像离弦的弓箭一样向王敬射来,大有将王敬一头毙命的疯狂拼命之势。

    王敬受妖兽带起的狂风卷刮,脸上身上多处开裂,鲜血洒满一地。此时他金海内魔气雷电枯竭,低阶法术根本无用武之地。无奈之下只有使用最后的杀锏了。

    王敬身体刚一落地,左取出剩下的张天雷地火符,快速激发后,一股脑儿的丢到在咆哮追来的妖兽前进路上,自己却向前猛冲。

    张天雷地火符同时激发,化作一道数丈大的红色火焰和白色雷电的大网,将躲闪不及的妖兽网个正着。

    王敬也不奢望此举就能灭杀妖兽,趁着妖兽陷入雷火织网,激起掉落地上的飞剑,仓皇而逃。

    妖兽也许是接二连的在王敬吃亏,气焰在雷火萎靡了不少,追击的速度也大不如以前,堪堪比王敬快那么一丝。王敬靠着不时发出的几道低阶火球术阻滞一下妖兽的追击,赢得两息缓冲时间。一人一兽,一追一逃,糟蹋了峡谷内无数灵桃和灵菇。

    两个时辰之后,竟然让王敬狼狈的逃出了峡谷。没了桃花瘴峡谷的禁制之力,王敬一飞冲天,踏上了云端。妖兽不能飞行,只能狠狠的瞪着王敬的背影,愤懑的锤击着地面,咆哮着,声闻百里之外。

    王敬一连飞行了半个时辰,妖兽的红色光点早就消失在天魔戒指的探查范围,他才歪歪斜斜的从空飞向地面。由于法力枯竭,受伤不轻,流血太多,头晕眼花,离地面还有两丈多高时就一头栽了下来,摔了个皮青脸肿。

    摔跤触动了王敬受伤的右臂左肩,让他疼得呲牙咧嘴,额头冒出一层豆大的冷汗。他从储物袋里摸出最后半瓶疗伤灵药清灵丹,一半内服,一半外服。片刻之后,伤口停止了流血,开始了结痂。半个时辰之后,他体表伤口恢复如初,只是右臂筋脉受损太严重,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静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