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大感兴趣

    “敢问师姐,有什么功法可以尽快提升**强度?“

    ”美女是不喜欢练得满身肌肉的哦。你可以利用宗门贡献或者花费灵石,去宗门藏经阁查阅一下有关锻炼元神和修炼**的法门。元神凝实,**强大,法力修炼自然就快速了。”刘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饱满的**,妩媚的笑着说道。

    那娇媚的动作优雅带着魅惑,让王敬猛吞了几下口水,惹得她一阵银铃般的娇笑。王敬连忙错开话题问道:“云霞峰功法修炼有什么特点和注意问题?”

    “本峰的主修功法已经从玉简传你了,侧重于元神修炼。对敌攻击力较弱,主要以幻术乱人心智,趁乱攻其不备。修仙路上能走多远还要看自己的追求和缘,很多缘都是自己努力获得的,一味的毫无节制的支持犹如温室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在修仙界里不会走的太远。“

    ”宗门要发展,所以鼓励弟子完成任务,用宗门贡献或者付出灵石获得前辈的相关修炼心得,可以节省你大量的揣摩时间。宗门贡献除了完成宗门发布的任务获得之外,还可以用自己一技之长,上缴丹药,炼器材料,和符篆获得,也可以做买卖赚灵石购买贡献点。只要不做宗门严禁的事情,其他段你们就各显神通。”刘艳将丰满胸部挂在桌边,双托腮,细细的为王敬解释着。

    “多谢师姐教诲,你的那个天香和灵茶的制作方法在藏经阁里也可以找到吗?”王敬感受了这里的天香和灵茶的好处后,不由心一动的问道。

    “只要你有足够的贡献点,宗门的一切法术秘术都会向你敞开,一些难见的灵药材料也会任你挑选。下个月宗门就要举行各峰弟子年一度的比试,希望你给我们云霞峰来个惊喜。”刘艳嘴角一挑,微笑着说道。

    王敬详细打听了比试规则,又问了一些修炼上的疑问,听取了一下制符,炼器,炼丹的秘闻。直到日落时分刘艳要修炼了,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洞府。

    这一趟王敬收获良多,有人指引一下,自己少走很多弯路,更坚定了他的修炼方向。回到自己的庭院,王敬开始规划以后的修炼。现在他靠着神识强大,在制符之术上成绩斐然。

    用两块灵石一打的高级符纸和两块灵石一瓶的丹砂制符,虽然成本费用高了一些,但是收益也相应提高了一大节。现在绘制低阶火球符的成功率在五成之上,已经称得上低阶制符师。

    如果全天安心制符,除去成本,一天也可以赚块灵石,一个月就是九十块灵石,身家富裕远超同时进门却没有一技之长的其他弟子了。如果把火球符进一步炼制成天雷地火符出售,利润更是十倍的增长,不过这种秘术暂时作为自己的保命段不出售。

    顾静芳和秦筱贞的两份灵石也该还给她们,虽然没有开口讨要,自己还是要自觉。毕竟她们也需要用灵石买丹药增进法力,购买材料练习一技之长。如果光靠宗门发下的丹药和灵石按部就班的修炼,此生就会停止在炼气期,匆匆百年之后化作一杯黄土。

    比试在即,短期内提升法力增进一层修为是不可能了,修习其他攻击法术也不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唯一能快速有效提升战斗力就是绘制更多符篆,更熟练的掌握符篆的激发技巧。

    为了能尽快回复法力绘制更多的符篆,王敬将前段时间炼制成功的符篆换成了二十五块灵石。每次法力干涸,就盘膝打坐,双各握一块灵石,拼命吸收灵气补充法力,法力充盈后接着绘制符篆。直到神念降低到严重影响制符成功率才放弃制符,接着体悟符篆的炼制和激发技巧。

    为了练习符篆使用技巧,王敬每日里都要实验几张符篆。他的房间经常传出砰砰砰的巨大响声,就算房间开启了禁制,外面的人也能够感到剧烈的震动。许多师姐暗暗的对王敬的修炼功法大感兴趣,经常有美貌的女弟子过来观察揣测。

    有好几次半夜时分,王敬一时兴起,试验二十张以上的低阶火球符同时爆炸。强烈的爆炸冲击波把房间禁制都打破了,欠下宗门数百灵石的维修费。幸亏这种简单的禁制宗门有很多备用的,要不然就只能露天修炼了。

    一个月时间转眼就到了,王敬接到比试通知就遗憾的走出那个每日爆裂声不断的房间。这段时间他虽然炼制了数百张低阶火球符,不过现在身上存下的不足百张,大多数在试验练用掉了。如此奢侈段,只有他这样有冲劲的人才有魄力实验。

    王敬静坐但思己过,在反复实验分析只后,掌握了激发符篆的几个技巧。他很自信,自己的大量火球符肯定会在比试大放异彩,一个月浪费上千灵石也算值得的。至于欠下宗门禁制维修费的灵石,有刘艳师姐作保,暂时不会被追讨。以后修为高了,有的是会还的,哪怕是逾期没还,那点利息还是承担得起。

    “师弟你在修炼什么强大的秘术啊,听说这段时间把房顶掀开了几次,影响了附近几个师妹的修炼。有几个还产生了心魔,正在用灵药调理气脉,你可要设法补偿她们的损失哦。”

    刚出房间,就看见一个全身火红宫装的丰满美女站在院,笑盈盈的看着他,正是对他颇有好感的红杏师姐。

    “师姐说笑了,哪有修炼什么秘术?我不过是在炼制符篆,想为比试提升一点成绩罢了。没想到这符篆炼制起来不好控制,画着画着就自爆了起来,我本人就差点被伤到了。”王敬嘿嘿一笑,编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

    “信你才有鬼,要是每个制符师都像你一样动不动就把房间掀了,那他们还有命制符吗?他们的身体难道都比房间的禁制强大?”红杏眨眨美目,娇笑着打趣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