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纯爷们

    上台之后,那胡琏对王敬恨声说道:“小子自求多福吧,我梦"qing ren"的屁股也是你能摸的。”

    “多谢师兄关心,在下福气一向很好,特别是艳福不浅。”王敬掏出厚厚一叠符篆,对胡琏扬扬,嘿嘿的笑道。

    “小子徒逞牙尖嘴利,等下别急着认输,我要将你大卸八块。”胡琏扬着短匕冷笑道。

    “王某人头可断血可流,你有本事尽管向这里砍,老子绝对不会认输。”王敬指着自己伸长的脖子,满脸不屑的笑道。

    “别废话,比赛现在开始!”裁判师叔看着二人在台上喋喋不休的打嘴仗,不耐烦的宣布战斗开始。

    “这小子不知死活,竟敢和胡琏对着干,人家全身极品法器,只怕连人家皮毛都伤不了。”

    “伤不了没关系,他不是喜欢捏人家屁股吗?捏捏屁股过过瘾。”

    “切,他是男人自然喜欢美女,那个胡琏五大粗的你愿意摸啊。”

    “怕什么,王敬符篆多,符篆砸不死胡琏,也恶心死他。这小子仗着有个金丹期的爷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今天正好光明正大的给他点教训。”一个弟子冷笑着说道。

    台下议论纷纷,对胡琏多有不满,只怕他平时却是惹得天怒人怨。胡琏气得孔生烟,瞬间激发的盾牌,一团金光裹着他巨大的身体,护得密不透风。他的匕首发出耀眼的寒光,附带冰冻属性,令人肌肤生冷。

    在胡琏举着盾牌和短匕冲来时,王敬抓住一大把火球符挥激发迎战,神念控制着几十个火球盘旋飞行,噼噼啪啪的打在胡琏撑起的盾牌上。

    尽管胡琏修炼了炼体术,肉身强健力大无穷,巨大的火球爆炸冲击力还是让他寸步难行。如果盾牌是下品法器,只怕一个回合就破裂了。可惜这极品盾牌上金色光芒晃了晃,火球都被扭曲了过去,打在他身后的擂台上,砸出一片密集的石坑。

    王敬边战边退,双如穿花蝴蝶一般,不停的激发火球符,一次十几张,顷刻间挥洒了上百张火球符。连绵不绝的火球满天飞舞,表面上打得胡琏郁闷无比,其实王敬心暗暗叫苦,他的火球符马上要见底了,支持不到一刻钟结束。

    胡琏单举着盾牌,在大量火球的冲击下全身战抖,刚前进一步,又立刻被火球击退一步。他心郁闷得不行,十成战力没有发挥半分,完全成了一个挨打的靶子。

    “这小子的乌龟壳真经打。”

    “再经打又如何,还不是摸不到王敬的衣角?”

    “唉,炼气期十层,一身极品法器,竟然被一个炼气期层的师弟打得毫无还之力,真丢人。”

    “平时的傲气哪里去了?被人这样打了半天屁都没放一个。”

    这种言论多出自火云峰之外的弟子,都是平常受了胡琏恶气的没有背景的。胡琏听在耳,脸如猪肝色,气得浑身发抖。

    就在胡琏准备奋力冲击的时候,王敬一激发最后的二十张符篆,如连珠炮一般砸在胡琏的盾牌上,巨大的冲击力打得他连连后退。如此多的火球符耗尽之后,盾牌的光芒暗淡了许多,却还没有破开对方的防御,王敬只好转身做了一个非常潇洒的动作,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王敬没有开口认输,跳下擂台的动作还是引得嘘声一片。虽然还有天雷地火符在,在这种比赛时用上真的不划算,万一将胡琏砸死,自己不但会暴露天雷地火符的秘密,而且难逃金丹修士的怒火。

    王敬离开擂台时,身后传来执事裁判的一声叹息。一个炼气层的修士,能战斗到第五场已经是个奇迹了,只是他寄托的期望太高。如果不是碰到这种富家长老后人,有打不破的乌龟壳,说不定王敬还能杀进前百名。

    “小子,你不是说不会认输的吗?跑什么?”胡琏站在擂台上气急败坏的骂道。

    “昨天师父奖励的灵酒喝得太多,在下一时尿急,想去方便方便。不让我离开,莫非想让我直接尿给你喝了?”王敬嘿嘿一笑的回道。

    “哈哈哈,有种,纯爷们。”台下传来一阵男弟子的哄笑。

    “这小子恬不知耻,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下流话来。”秦筱贞一跺**,满脸羞红的娇嗔道。云霞峰几十名女弟子一个个捂嘴偷笑,笑得花枝乱颤。

    胡琏站在台上差点气炸了肺,挥舞着的盾牌和匕首,愤怒的咆哮道:“有种就再上来大战百回合,看我不卸了你一双臭,撕了你的一张臭嘴。”

    “我在台上那么久都不见你上来大战,顶着个乌龟壳当宿头乌龟,挨了半天打都不吭声,对你这种人胜之不武,莫要脏了我的。”王敬大摇大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气得胡琏站在台上破口大骂。

    王敬看了几场其他修士的斗法,学习了不少斗法经验,也认识了不少宗门内的天才弟子。在领取了五块灵石的比试奖励,购买了一大批高档空白符纸和丹砂之后,他又回到云霞峰房间,进入了疯狂的制符和修炼之。

    这次借着大量火球符把胡琏往死里得罪,迟早是要被报复的。胡求碍着面子不会亲自出,那个胡琏只怕是不死不休,当务之急提升实力才是有道理。这种非生死比斗看着精彩,其实没多大历练作用,如果是生死搏斗,他完全有实力灭杀筑基期以下一切修士。

    修炼制符,个月时间一晃而过。王敬炼制了上千张火球符,制符水平日益提高,可惜法力增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此进展,他肯定不能在二十五岁的最佳时间进阶筑基。

    思索了两日,王敬决定利用的宗门贡献点,去藏经阁寻找相关的修炼经验,说不定是自己的见识太少,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影响了自己的修炼进度。

    藏经阁高大古朴,屹立在火云峰半山的树荫之。王敬一路打听过来,花费了小半个时辰。藏经阁门口站立两个炼气期十层弟子当值,王敬亮了身份令牌,缴纳了两块灵石方才准许入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