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流星赶月

    大部分灵石还是他找红杏几个师姐东拼西凑借来的,旧账未还又添新帐,叫人情何以堪。不过为了修仙大业,王敬也只好厚着脸皮相借,数月来拼命炼制符篆还债。对这些施以援的师兄师姐,有能力了加倍奉还就是,想到这里,心理负担就轻了许多。

    玉液琼浆酿制工艺不复杂,关键是要上好的材料和细心的操作。王敬神念强大,过目不忘,反复推理,觉得没问题了才开始动。他先按照玉简秘术指导,将各种灵药按比例磨细浸泡,装进一个专门装灵液的紫玉葫芦,每日注入灵气细心的滋养。就这样辛苦了两个月,终于酿制出了两瓶伪玉液琼浆。

    这批灵酒尽管因时间和灵石原因偷工减料,也是集了王敬和十几位朋友的财力。第一次看到成功酿成了秘法灵酒,王敬不由心大是得意和激动,吞了吞口***就扒开了其的一个瓶塞。

    瓶塞刚刚拔出,一股香甜的酒味就飘散了出来,让人情不自禁的做起了深呼吸,吸引香味之后,神清气爽,法力也运转快了少许。

    王敬小心的点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在口,砸了砸嘴,闭目体味着。其灵气虽然不如传闻的极品灵酒那样浓郁,恢复法力的时间却远在吸收灵石速度之上,几个呼吸间就补满了他一半的法力,是斗法和危时刻的救命法宝。

    王敬品尝了一滴玉液琼浆之后,全身法力奔腾,触摸到了炼气期八层的瓶颈。于是又舔了舔嘴唇,拔开瓶塞大喝了一口,盘膝坐下炼化起来。玉液琼浆入口柔,入腹之后灵气迅速化开,气息奔腾如海。王敬引导灵气在筋脉游走一圈之后,滋养了血肉之后,缓缓向丹田移动。

    片刻之后,丹田就有灵气鼓胀的感觉,要想冲破瓶颈灵压稍显不足。为了防止冲击瓶颈功亏一篑,王敬赶紧又大喝了两口玉液琼浆。玉液琼浆灵气直接冲向丹田,一阵涨疼之后,听到“波”的一声想起,顺利冲破瓶颈达到了炼气期八层。丹田法力激增,神念探查距离又增加了数丈远,神念堪比筑基期四层修士了。

    享受了一口自酿灵酒,修炼了一夜,抵得上平时修炼十天时间。比聚灵丹效果好了一倍,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能满足口腹之欲。十年期灵药酿造的灵酒就有如此效果,让王敬满怀期待五十年份、上百年年份、上千年年份灵药酿制的灵酒效果,此后将走上一条长期收购玉液琼浆灵药的道路。

    第二日一早,王敬就去勤务殿领了外出的腰牌。最近他从大师姐刘艳的口打听到,宗门外崇山峻岭深处,有一处荒凉的山谷,里面有一处***里面有数不清的的蜚蠊,身体非常强劲,对法力攻击几乎免疫,只有物理攻击才能让其毙命,适合他炼体练身法。

    王敬进阶炼气期八层之后,踩着金色品法器飞剑飞行,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这得益于他神念的增强,对法力运用和控制更加精妙。在荒山野岭寻找了半个月,钻了无数山洞,灭了十几头一级妖兽,终于找到了一个神秘的山洞。

    山洞在半山腰处,山上怪石嶙峋,山洞外寸草不生,人迹罕至,鸟兽无踪。王敬通过天魔戒指,果然看到山洞里有无穷无尽的蜚蠊在黑暗翻滚着,一个个小点点消失了,又有一个个小点点生出。可惜神念在山洞里进入不到十丈就模糊不清,好像那个山洞石壁天然具有阻碍神识的效果。

    根据刘艳师姐介绍,这山洞存在了不知几万年时间,山洞里的蜚蠊皮粗肉糙,能经得起寻常下阶法器的物理攻击,对法术几乎免疫,但是绝不离开山洞。

    曾经有修为高强的修士进入山洞内探查,结果也没发现什么宝贝,除了无穷尽的蜚蠊还是蜚蠊,而且还是悍不畏死的攻击一切外来入侵者。有好奇的修士将其的强大蜚蠊拿出洞后,不到片刻就变得软弱不堪,用指就可以轻轻的捏死他们,让这些前辈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有炼体的修士,把这里当做修炼圣地。不过由于炼体修士的稀少,炼体灵药的珍惜,来此炼体的修士越来越少,能进入此地的修士大多成了蜚蠊的腹之物,此处渐渐被荒废。

    王敬从储物袋里取出九块黑色阵盘,那是他从顾静芳那里托人借来的。一般比较富裕的修士,在野外打坐休息时布置一个防护阵法,外人攻击时可以起到预警和缓冲作用。

    王敬将布置阵盘的玉简熟悉几遍之后,就摸索着布置这九个简易防护阵盘。经过反复调试,一个时辰之后,阵盘方才勉强布置好,一拳打上阵法光罩,立即被反弹而回。王敬在阵法之先打坐将休息,将体力恢复到最佳状态,然后向防护光罩打出一个法诀,光罩立即展开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门。王敬出来之后,小门自己消失,禁制也变得透明起来。

    王敬满意的看了看防护禁制,收起主控阵盘,然后大步向山洞里面行去。

    山洞高约五丈,宽约十丈,石壁上有无数刀斧开凿的痕迹。可能是过去那些前辈来此寻宝,发现山洞石壁的不寻常,想发掘点什么而开凿出来的吧。

    进入山洞之后不到丈,就有五六只黑乎乎的蜚蠊煽动着翅膀,向王敬飞来。蜚蠊身体未到,翅膀扇出的一道道劲风就让他脸颊生疼,不一刻就是皮开肉绽浑身鲜血。王敬一边运转强劲炼骨诀锻炼经脉,一边按照流星赶月步法躲闪蜚蠊攻击,同时握拳头,看准时向蜚蠊回击。

    蜚蠊长约一尺,翅膀展开尺,头上尖尖的触角也有两尺,王敬的拳头根本碰不到蜚蠊的身体就被它们坚硬锋利的翅膀给挡了回来。蜚蠊受拳头的震荡被击飞,却受伤不大,一会又振翅围攻了上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